第五百九十四章 受敌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斯科特在石棺前停下脚步。

    第一次路过时他就在这里耽误了不少的时间,那或许原本足够让他及时找到夏雷尔……和菲利。

    但他没办法移开目光。

    连菲利都能认出地上的符文,他更不可能忘记……它们曾经印在他濒死时逐渐扩散的瞳孔里,模糊又鲜明。

    他曾经以为那时的愤怒已经熄灭,却发现吹开覆盖其上的那一层灰白,依旧有一团暗红的火焰,在灰烬之下忽明忽暗,微弱而持久地燃烧着。

    愤怒并不曾消失他做不到那样的宽容。哪怕他知道安特博弗德并不是他真正的敌人……或许也从来不是他真正的朋友,背叛带来的伤害仍旧如此之深,即便是神的力量也无法愈合。

    何况他的神明根本不在乎这个。

    他对自己嘲弄地一笑,从容地抬起头。石棺的另一边,迷宫的边缘,莉迪亚不知何时已无声无息地出现。

    她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裙。那一直是她所喜爱的颜色,能衬托出她的黑发绿眼和白皙的皮肤,鲜明而亮丽,即使在黑夜之中,也能轻易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但此刻她站在那里,却像是一团被黑雾包裹的红色虚影,朦胧而黯淡,没有热度,没有声息……连苍白的面孔都模糊不清。

    “你还活着吗?”斯科特开口问道。

    莉迪亚轻声笑了起来,按上胸口的右手纤细惨白,犹如枯骨。

    “我的血一日冷过一日,我的心脏却依旧在跳动。”她说,“所以,是的,我大概还活着吧。”

    “……你对菲利做了什么?”斯科特问她。

    莉迪亚根本就没有回答。

    “你不奇怪里面为什么会是空的吗?”她把目光投向石棺,自顾自地说着,“如果道伦博弗德曾经躺在里面,如今他去了哪里?如果它从来都是空的。为什么它会在这里?”

    “你对菲利做了什么?”斯科特平静地重复。

    莉迪亚终于看了他一眼。

    “所以你回到这里只是为了他吗?”她冷笑着问,“真令人感动。”

    “他是我的朋友。”斯科特回答。

    莉迪亚沉默了一小会儿。

    “我也曾经是你的朋友。”她突然开口,“就算不是你的情人,也至少曾是你的朋友你为我做过什么。斯科特克利瑟斯?”

    斯科特微微有些惊讶地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又提起这些。她该知道他已经不会再轻易被那些“曾经”所打动。

    他提高了警惕,莉迪亚却悠然抬头望向石棺上方。

    “你就死在那儿。”她说,“隔着一层石头,另一个祭坛上。安特博弗德把你献祭给了……你的神。有点讽刺不是吗,圣者大人?”

    “……我不需要知道我已经知道的东西。”斯科特的语气不自觉地生硬起来。

    莉迪亚对他嫣然一笑:“是我教他的。”

    斯科特的眼角抽搐了一下。

    他并不是没有想到过……但听她如此坦然承认,却依旧会让他觉得愤怒而不解。他的确没能在她需要的时候帮助她那超出了他的能力。如果她因此而心怀恨意,他能够理解。但那仇恨真的强烈到要用这种方式置他于死地的地步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莉迪亚的微笑中带着轻蔑与讽刺,“不,斯科特,你并没有那么重要……我的确恨你,当我在你看不见的阴影里注视着你和你的朋友们大声谈笑,仿佛哪怕周围就是战场,明天就会死去。阳光也会永远照亮你的金发……那一刻我比你拒绝帮助我的时候更恨你。但我告诉安特那个祭坛的存在只是为了看看它到底有什么用处他并不是没有选择,但他还是选择了你……最好的朋友,真令人羡慕呢。”

    斯科特不自觉地握紧了剑柄,在她冰冷的目光中感觉到一阵寒意。

    “那真的很容易比我预料的还要容易。甚至根本用不上什么魔法,只需要一点诱惑,一点挑拨……知道吗,他怀疑他天真可爱的妻子喜欢你,哪怕她怀里正抱着他的儿子。”莉迪亚咯咯地笑着,“他怀疑你会夺走他的妻子,他的儿子。甚至他的王冠。那让他寝食难安……而你一点都没有察觉,对吗?”

    斯科特皱了皱眉。这实在荒谬,他不知道安特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他那时甚至都没有单独跟茉伊拉说过一句话而且他要拿什么去争夺王位?他是个圣骑士,他没有一兵一卒。除了一个已经被毁灭的王朝的血统之外,他拥有的只是一个破败不堪的古老城堡而已

    “我看着你流血而死……”莉迪亚的声音低了下去,“却没料到那并不是结束。那该死的祭坛的确有用,我却知道得太晚。”

    斯科特看着她脸上恼怒的神情,突然意识到她所说的“有用”并不是指对他他的复活大概算是一个意外。

    “并不是你……让安特变成了现在这样?”他问。

    “我想我只能算是帮了他一把。”莉迪亚懒懒地理了理头发,“否则他大概需要更长的时间……之类。不管怎样。他已经完全脱离了我的控制,如果他做了什么好事……你应该知道该算在谁头上。”

    斯科特沉默了一阵儿才再次开口:“至少菲利泽里脖子上的标记,可以算在你的头上。”

    “啊……那个。”莉迪亚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仿佛现在才想起那个她没有回答的问题,“你想知道我对你的朋友做了什么?”

    她缓缓伸出一只手。

    斯科特下意识地紧张起来,但莉迪亚并没有施法她只是单纯地伸出手,掌心向外,让斯科特能看见那一点闪烁在她手心的光芒。

    她手心有一颗红色的宝石……并不是被她握在手心,而是嵌在了那里,半陷入血肉之中,看起来就像是手心多了一颗诡异的血红色眼睛,

    “事实上。”女法师幽幽地叹着气,“如果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我会感激不尽。”

    斯科特再次皱眉。

    “这原本是一颗完美的无色宝石。”莉迪亚耐心地向他解释,“像清晨的露珠,或女神的眼泪那么纯净无暇。用你的血和你的力量处理过之后……”

    她对着斯科特眉间越来越深的纹路耸耸肩:“没错,你的血和你的力量鉴于你曾经刻意挥霍一般用它们来拯救这个被瘟疫袭击的城市,要弄到它们实在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斯科特的双唇微微张开,又无力地闭上。

    他的确不够谨慎……但现在后悔也没什么用了。

    “总之,”莉迪亚收回手,“它变成了红色……正好是我喜欢的颜色。我把它镶在一枚戒指上,它让我多少能在洛克堡施法,甚至能保护我不受火焰的伤害那真的很有用,尤其是在对付你的时候。不过我或许该时刻谨记,你用剑远比用法术拿手。”

    斯科特的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剑柄上的纹路上一次找到她位于马里叶山脉的藏身之地时,他的确是靠剑,而不是法术击倒了她。

    那时他就察觉莉迪亚对他最拿手的法术有更强的防御……但她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个?

    “不久之前,我得到了……另一种力量。”莉迪亚对着自己手心的宝石叹息,“是我太过贪心地想要让它变得更强大一些……那也不算是一个失败的尝试,但多少出了点意外。”

    “你永远不用担心会弄丢它……这样不是很好吗?”斯科特不无讽刺地开口。

    “是挺好如果它不是在吸取别人的生命和力量的同时,也吸取我的生命与力量的话。”莉迪亚扯了扯嘴角,“如果我不能让它满足,它会要了我的命……老实说,我原本想试试像你这样的祭品是否能够让它满意。”

    “……是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斯科特低声问道。

    莉迪亚微笑着眯起了眼睛。

    “谁说我改变了主意?”她用近乎温柔的声音回答,“也许你终于能为我做点什么了……斯科特。”

    沉重的脚步声在斯科特身后响起。不用回头他也知道,那无法隐藏行迹的敌人会是谁。

    “我以为你并不能控制他。”他平静地说。

    “哦,我并没有控制他啊。”莉迪亚无辜地将黑发向后拨去,“我们只是友好地达成了协议,他完全是出于自己的意志来帮助我你知道他有自己的意志,对吧?他可不是什么只会服从命令和本能的亡灵。他恨我,但他更恨你,斯科特……也许你该反省一下,为什么你的朋友,最后总会变成你的敌人,连艾伦……和你养大的孩子都抛弃了你。你独自来到这里,是因为太过自信,还是因为再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能帮你?”

    即使明知那并不是真的,这句话依旧狠狠地戳在了斯科特的心口。

    身后的脚步声停止时,他脸色阴沉地拔出了长剑。

    他来找他们,而他们都在这里这不是很好吗?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