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玩具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长剑砸在另一柄剑宽厚的剑身上,溅起的火星照出安特脸上扭曲的笑容。

    到这一刻,斯科特也依然有一种不怎么真实的感觉。即便从安特的尸体失踪时他就猜到会有这一天,菲利也曾告诉过他,弗里德里克声称看到过自己的父亲,“还活着”——如果这样也还算“活着”的话。

    安特的巨剑被斯科特挡到了一边,却寸步未退,反而上前一步,抡起剑横劈过来。

    斯科特闪身避开了这一剑,惊讶于对方非人的力量。

    他对付过亡灵……他甚至对付过野蛮人的亡灵战士,单从力量而言,安特并不比他们逊色,动作却更加迅速和灵活。

    他熟悉安特用剑的方法,就像安特熟悉他的。最初认识的时候他觉得安特是个十分勇敢的骑士,就是因为那种奋不顾身的战斗方式。

    “我从不后退,因为我没有退路。”

    在他们还是朋友的时候,安特曾经在一次半醉时这么告诉过他……那句话中隐藏的含义,与斯科特所理解的或许不尽相同。

    讽刺的是,那个成为国王之后逐渐消失的,战士的灵魂,仿佛又回到了安特的身上。

    再一次的,他没有了退路。

    或许因为感觉不到疼痛,他的攻击更加肆无忌惮。斯科特知道他得尽快解决掉他——在他的保护之下,莉迪亚才是更可怕的敌人。

    但这并不容易。他的长剑锋利无匹,也暂时无法破坏女法师加在安特身上的防护。

    莉迪亚的咒语声响起,斯科特敏捷地侧身闪到安特身后。亡灵的身体为他挡掉了一半的伤害,却也让他意识到,正如菲利所说,法术对安特一样没有什么用处。

    明亮的电光没入安特的体内。同样的痛楚让斯科特不由自主地咬紧了牙关,身体有片刻的僵硬,皮甲和血肉被烧焦的味道拉回许多糟糕的回忆……但安特却连晃都没晃一下。

    巨剑在斯科特努力找回对身体的控制时当头落下。他向后急退,后背却一阵发寒,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

    他猛地转身挥剑。凌厉的风声里,莉迪亚的身影如鬼魅般飘开,苍白的笑容里微微有一丝遗憾,手心中红色宝石的光芒从斯科特眼角一闪而过。

    是的。她当然会试图靠近他,碰触他……但她为什么要告诉他?

    斯科特在疑惑中举剑格挡,剑刃顺着巨剑的剑锋一路划过,刺耳的摩擦声里,他看见莉迪亚对他微笑着眨了眨左眼。

    他撤剑下蹲。长剑砍向安特的右腿——暂时没什么用。

    他的左手顺势拍在地面上,骤然升起的尖刺绊住了安特,但很快被他的巨剑粉碎。

    尖刺是岩石化成。斯科特随手抓起一块有着锋利棱角的碎片塞进了安特的靴子里——安特根本感觉不到它,但它能持续不断地一点点消磨掉他的防护。

    这是属于冒险者的、不那么光明正大的招数……但对付一个曾经杀过他一次的亡灵,卑鄙一点应该也情有可原。

    现在,他能争取到的任何一点时间都是宝贵的——他甚至都无暇为自己疗伤,哪怕那不过是转念之间的事。

    但他并不后悔没有掌握更多的法术,即使科帕斯?芬顿不止一次“婉转”地提醒他,空有力量却只会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加以运用,是相当愚蠢的。

    被他并不了解。也无法控制的力量所诱惑……才是真正的愚蠢。

    他不自觉地看了莉迪亚一眼——他们或许并没有什么不同。

    莉迪亚正将一块小小的水晶抛向半空,而斯科特认出了那个法术。他及时翻滚开来,避开了从天而降的巨大冰块,安特却嘶哑地咆哮起来。

    他没有躲开。虽然不惧寒冷,但冰块的钝击对亡灵也不是全无影响。

    “噢,好吧……抱歉。”莉迪亚的嘟哝声毫无诚意可言。

    斯科特在短暂的时间里趁机治好了刚才那道闪电的伤害,跳起来砍向安特的脖子。

    安特本能地闪避着。那是他唯一致命的弱点——虽然对一个已经死掉的家伙来说,“致命”这个词显得有些可笑。

    湿滑的地面让他有点失去重心。在他后退时,斯科特再次猛拍地面,突起的石块又一次绊倒了安特。让他身不由己地向后跌倒。

    莉迪亚正在他身后。

    身材纤细的女法师伸手按向他的肩头。那看起只是一种下意识的举动……如果她唇边没有带着一丝笑意的话。

    但微笑很快被惊讶所代替。她不动声色地用力推了安特一把,像是在帮助他恢复平衡,安特却猛地扭身,一边踉跄着。一边用巨剑向她横劈过去。

    “**!”他轻蔑而粗俗地怒骂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莉迪亚的脸色离立刻沉了下去,斯科特却忍不住想要微笑。

    是的,他们都知道莉迪亚想干什么。她会随时改变她的盟友,寻找对她最有利的位置。如今她已经证明那颗宝石对安特并没有用处,如果安特能够冷静一点。从此刻开始,至少在击倒斯科特之前,他们会是真正的“同盟”……但已逝的国王似乎比生前更缺乏“忍耐”这样的美德。

    斯科特觉得自己大概该因此而对他表示感谢。

    他格开了安特的剑,让莉迪亚有足够的时间退得够远。下一个法术依旧落在他的身上,但那已经不是攻击,而是保护。

    无论是否愿意承认……他们仍有足够的默契。

    不用回头斯科特都能知道莉迪亚会使用怎样的法术。她解除了安特的防护,让他脚下的地面变得油腻不堪。斯科特多少会受到影响,但他无论如何也比安特要敏捷许多。

    没过多久,安特再一次跌倒在地。斯科特无视他挥舞的巨剑,冲上前砍向他的脖子——他想过要不要“留他一命”……但他的敌人已经够多了,已死的人最好还是在地底安眠。

    魔法长剑划出冰冷的光弧……却莫名地停在了半空。

    火焰骤然从地面腾起,凶猛地直舔上他们头顶的岩石,带着吞噬一切的气势,眨眼将安特和斯科特全部卷入其中。

    .

    莉迪亚将双手藏回宽大的袖子里,脸上挂着一丝冷笑。

    那突如其来的火焰眨眼间无声地熄灭……安特也随之消失不见。

    斯科特缓缓站起身来,他毫发无伤,脸色却比莉迪亚还要难看。

    “你就这么把他烧成灰了吗?”女法师懒洋洋地问。

    长剑无力地垂下,斯科特盯着空荡荡的地面,没有回答。

    “还是有谁找到了新的玩具?”莉迪亚轻笑着向他靠近,在他耳边低语,“感觉不太好是吗?这样被操纵和玩弄,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斯科特的双唇微微动了一下,依旧没有回答。

    “他会听到吗?如果你害怕的话,那就安静地听我说。”莉迪亚轻蔑地挑起眉,“你总是问我,‘你到底想要什么,莉迪亚?’……这就是我想要的——我想要自由。我想要不被任何人,任何神,任何力量所控制,我不想听谁来告诉我‘你不能做这个’、‘你不能做那个’、‘这是不被允许的’……我要做一切我想做的事,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束缚。”

    她的声音很轻,轻得就像呼吸,每一个字却都清晰而坚定。

    斯科特低垂着双眼,不能否认有一刻也为之动容。但当莉迪亚的手悄无声息地靠近他的手臂,横在那里等待她的却是冰冷的剑锋。

    他早已学会在面对她时,一丝一毫也不能放松警惕。

    剑刃微侧,毫不留情地横推出去,却在无形的阻碍之下歪到了一边。

    莉迪亚从容地向后退去,一脸遗憾地摊开双手:“我们刚才其实配合得很不错呢……就像从前一样,不是吗?”

    “如果安特没有反手给你一剑……你们配合得也很不错。”斯科特淡淡地回答。

    莉迪亚不以为意地耸耸肩:“那家伙活着是个蠢货,死了也一样是个蠢货——你不会真以为我认真想过跟他联手吧?我告诉了我的秘密来换取一点信任……”

    “你告诉我是因为知道菲利还活着……他必然会提醒过我,无论如何都别让你碰到。”斯科特打断了她,“何况我也怀疑那里面到底有多少是真的。”

    莉迪亚安静了片刻,无声地笑了起来。

    “再也不可能像从前一样了,是吗?”她轻声叹息,“我们再也不可能给彼此一点信任。”

    斯科特沉默以对。

    “所以……”莉迪亚举起左手,“就算我告诉你怎么解除菲利身上的标记,你真的能相信我吗?”

    斯科特犹豫了一下。

    “而且我是真的不知道。”莉迪亚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但有一点是真的——它会保护我,毕竟,它得靠我来吸取力量。”

    “……这就是你所得到的自由吗?”斯科特冷笑。

    “哦……我还在努力。”莉迪亚反唇相讥,“而你……别担心,我确定你的神最终还是会对你微笑的,不管怎样,你至少比安特那家伙好看多了。”

    斯科特没有理会那刺耳的嘲弄,只是向女法师伸手虚握。

    莉迪亚的身体晃了一晃,眼底不自觉地掠过一丝慌乱,但很快恢复了冷静,微笑着开口:“告诉过你了。”

    斯科特一声不响地收回了左手,却再次举起长剑。

    莉迪亚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固执的蠢驴。”她低声咒骂着,振作起来。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