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信使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莉迪亚的法术有着众所周知的华丽——华丽,却并非华而不实,这是女法师颇为自傲的。本文由  首发

    但面对斯科特的时候,她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最简单的法术,在最短的时间里,毫不留情地将所有形式的伤害通通倾泻在对方的头上。

    尽可能的快,是她唯一的机会。

    要对付一个不受任何精神控制,有令人恼怒的魔法抵抗能力,能忍耐伤痛,又能迅速为自己治疗的对手,已经够叫人头痛的了,手心那颗红色的宝石,更让她心烦意乱。

    至少有一点她没有撒谎——她是真的还没能完全掌握这颗由她自己创造出来的魔法宝石。

    它勉强算是合乎她的期望。就像镶嵌在希德尼平原的耐瑟斯神殿穹顶上的那些宝石一样,它能够吸取许多种力量。生命,魔法,灵魂……却偏偏不能为她所用。

    她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那位“陛下”或许帮得上忙……不,在确定某些事情,或弄清楚奥伊兰那个老头子是用什么方法禁锢了他之前,她不会冒险放他出来。

    飞弹如烟花般拖曳出明亮的弧光。斯科特终于被迫以火为盾,以抵消部分的伤害——他一直在避免使用法术,而莉迪亚很清楚那是因为什么。

    她曾经千方百计地引诱他施法……但现在,她并不想面对一个失控的斯科特。

    “你就不能好好听我说句话吗?!”

    在召唤出一个足够纠缠他一阵儿的风元素战士之后,她恼怒地叫道:“如果我死了,就更没人能救得了菲利?泽里了!”

    话出口的时候她也终于反应过来——他不会杀她。她只是……多少因为前两次的交手而有些不安。

    “不只是为了菲利。”

    斯科特用低沉的声音回答。他有些气喘……但还远远没到无力支撑的时候。

    “……所以这是为了肖恩?”莉迪亚嗤笑,“不管怎样,他不是已经醒了嘛?再说,你到底知不知道他有多少事情瞒着你?”

    “那不重要。”

    “哦,那很重要——你以为他真的不知道你死在哪里,死在谁的手上?差不多十年……他,和那位你曾经敬若神明的圣者,可都没有过一点要为你复仇的打算!”

    长剑微微顿了一下。又狠狠地落在已开始如呼啸的寒风般哀鸣的风元素身上。

    “那不重要!”

    ——但你相信了。

    莉迪亚冷笑。“信任”就像珍贵的宝石,无论有多么坚硬而纯粹,只要出现一点裂缝,就能被轻易粉碎。

    转眼间。应召而来的元素已被送回自己的世界,斯科特如风一般疾冲到了她的面前。魔法长剑当头劈下时,莉迪亚强迫自己垂下了双手,纹丝不动。

    剑停在了她的额上。隔着差不多已经消耗殆尽的防护,剑刃散发的寒意在肌肤上激起一层寒栗。

    “如果你想杀了我。那就杀吧……虽然你也很清楚,那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她直视着斯科特双眼——并未变成金色的,熟悉的浅蓝色双眼,“信或不信……我们有同样的敌人。你需要我,斯科特……就像我需要你。”

    长剑动也不动地悬在她头顶,斯科特的神情没有一丝变化。

    ——他曾经愿意为她的一句玩笑而赴汤蹈火。

    女法师掐灭了心底那一丝不合时宜也没有意义的惆怅。

    “看看这个地方。”她向着那空荡荡的石棺抬了抬下巴,“你以为它为什么存在?二百年前你所信仰的那一位让这个王朝得以诞生,但二百年来,从卡萨格兰德一世到道伦?博弗德,他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吗?他的高塔被扭曲。他的名字被遗忘,他的祭坛被荒废……他放弃了一个王国的心脏而把目光转向寒冷偏僻的北方森林,是因为什么?”

    她仔细分辨着斯科特眼中闪过的疑惑与犹豫,小心地控制着方向。

    “有另一种力量在暗中操纵这一切。”她告诉他,“从很久之前就已经开始。肖恩知道,费利西蒂也知道……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你甚至不会再那么相信肖恩,但至少有一个人不会骗你——去问埃德?辛格尔,斯科特,去问你亲爱的外甥,另一个被诸神捉弄的、不幸的家伙……他会给你证据。”

    她微笑着缓缓抬起手。让斯科特能够看清她手心的宝石而不感觉到威胁:“他或许也能告诉你,留在菲利脖子上的那个标记,到底有什么意义。”

    .

    娜里亚找到埃德的时候,他正蹲在后院的蔷薇花架下。双手笼在袖子里缩在怀中,双目无神地瞪着天空,嘴巴还微微张开,活像个大冬天里在难得的阳光下晒太阳取暖、已经有点痴呆的糟老头子,就差鼻子里拖下一道从没擦过的鼻涕。

    她疑惑抬头看了看暮春湛蓝的天空。

    除了几朵优哉游哉不知世间疾苦也毫不关心的云,天上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伊斯。

    啊。伊斯……她想念那个没心没肺的混蛋,但她打定主意再也不会去找他,因为显然,他们对他并没有那么重要。一只乌鸦几天前为他们带来了他的信,上面只有简单又潦草的一句话:“我在远志谷。”

    ……然后呢?为什么在那儿?什么时候回来?还回来吗?到底在闹什么别扭呢?……

    没说。

    他根本就用不着写那几个字,单单看着那只乌鸦他们也能猜到它是打哪儿来的。它甚至会在吃饱喝足之后回答娜里亚犹犹豫豫问出的问题——“他还好吗?”

    “好着呢,好着呢。”它嘎嘎地这么回答,因为一张嘴就像在笑,还笑得十分狡猾,这话听起来总觉得不那么可信。

    它留了下来,每天在城堡里飞来飞去,用鸟屎标记着自己的领地,没事儿就以捉弄莫奇为乐。泰丝发誓要拔光它的毛,但精灵对它和它的主人都满怀感激和敬意。

    “它们救过我。”他说,“而且我想它会很愿意为我们传递一些消息……如果被拔光了毛的话,那可就不一定了。”

    这句话并没能完全阻止泰丝。但发现在她的宠溺下肥成个球的小莫正因为被迫的运动逐渐恢复曾经的敏捷之后,她似乎也没那么执着了。

    娜里亚花了几天的时间想要写封回信……到今天也还是没有写出来。

    她不想显得太过担忧,或太过热情。毕竟那家伙又一次不告而别,连一个理由也没有给她。昨晚她在信纸上写下了同样简单的“知道了。”……一觉醒来又懊恼地把信撕成了碎片——她自以为淡定的语气,隔上一晚,看起来就活像个赌气的小女孩儿。

    她发了好一会儿呆,才轻轻踢了踢一直在发呆的埃德:“你在干嘛?”

    “……不干嘛。”

    埃德回过神来,长长地叹了口气:“我只是想清醒一下……可脑子里还是像塞了一整窝小鸡仔,叽叽喳喳互相踩来踩去,就是一只也不肯出去。”

    娜里亚忍住笑把他拖了起来:“也许一顿美味的午餐能让它们暂时安静下来?”

    埃德冲她笑了笑,但笑得有些勉强。

    回来这么久,他终于开始习惯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像个人样,但脸色依旧不怎么好看。太多东西困扰着他……而娜里亚不知道还能怎么帮他。

    “……也许你可以写封信问问远志谷里那个老法师?”

    脑子里有个念头一闪而过,她脱口道,“如果伊斯在那儿……他总不能不理你。”

    “可是……”埃德迟疑着。

    娜里亚很快就明白过来。她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犹豫——他依旧相信他们,这很好……但他不再像从前那样天真地几乎相信每个人。他甚至对斯科特都心存疑虑,至今也没有告诉他任何事,何况因格利斯?奈夫这样很难用简单的善或恶来评价的法师。

    她不知道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只是总有些怅然。

    眼角黑影一闪,半空里突然有一个小小的东西坠了下来,撞向埃德的头顶。她本能地想要拔剑砍过去,手伸到腰边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带剑……而埃德已经下意识地伸手接住了那东西。

    “噢……”他低低地叫出声来,惊讶地看着手心那只绿胸脯的小鸟。

    那是只漂亮的小家伙,还不及他半个手掌大,眼周有清晰的白线,蓝绿色羽毛微微地泛着光,只是有些凌乱,胸口急剧地起伏着,像是已经筋疲力尽的样子。

    它歪着头,用乌溜溜的圆眼睛看了埃德一阵儿,忽地张嘴发出一连串清亮的音符,在他们耳边袅绕着,好半天都没有停下。

    “呃……它在唱歌?”娜里亚疑惑地开口。

    她不认识这种鸟,但也听得出那过分婉转的曲调,实在不像是平常的鸟叫。

    “嘎……”

    花架上传来一声粗哑的叫声,娜里亚抬起头,正看见那只来自远志谷的乌鸦低头打量着它的同类,眼神似乎还带着一点点轻蔑……或鄙视。

    然后它懒懒地伸展着翅膀,张嘴叫了起来:“来信啦!来信啦!嘎!”(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