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魅影(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艾瑞克……艾瑞克!……”

    埃德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但似乎依旧无法穿透袅绕在身边的迷雾。

    他有些不安地向四周张望着。神殿内的雾气比他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浓了许多,虽然还不至于完全遮蔽视线,却让周围的一切都像笼了一层轻纱一般,隐隐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如果不是迷雾之中毫无生机,眼前的景象几乎是美丽的,犹如传说中的幻境,云端之上的圣殿……埃德却只感觉到一阵阵的寒意。

    他恍惚记起在一次又一次跨入异界之环时,曾经走过的某一个世界。坍塌于地的古老建筑,残破的石柱苍白如枯骨,耸立在旷野之上的高塔直指天空,黑暗中只有一片死寂……一个被遗忘,被抛弃的世界,就像这迷雾中的神殿。

    斯科特似乎将这弥漫在整个平原,至今未曾散去的迷雾当成某种保护,埃德却始终心怀疑惑——费利西蒂所建起的神殿,不该以这种与世隔绝的方式来保护自己。是她让曾经被迷雾笼罩,远离人烟的水神神殿以更加庄严宏伟,却也更加世俗和亲切的方式耸立在人们面前,“隐藏”不会是她的选择。

    但他是否又有更好的方式?

    “……艾瑞克!”

    他把一声无用的叹息吞回肚子里,再次放声叫着,顺着走廊缓缓前行。

    离开之前,他必须得好好安置艾瑞克。让他一直一个人待在这里总是不行的,上一次见面时,他显然就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但把他带回克利瑟斯堡……埃德不知道他是否还能给予那个猝不及防地给了他重重一击的年轻圣骑士足够的信任。

    他已经失去了瓦拉……他绝对无法接受再以同样的方式失去娜里亚。如果她不愿与他们同行……她到底为什么不愿与他们同行?

    一声轻响让他惊醒过来,右手下意识地拔出了短剑,划向身侧——他已经不知不觉地走进了后院,**白色的浓雾翻涌着隐藏了一切。

    短剑敲在了盔甲上,挥起的风推开雾气,露出艾瑞克犹如雕像般站得笔直的身影。

    “艾瑞克!”

    埃德微微松了一口气,却并没有收起短剑——圣骑士的神情有点不对劲。

    他向他转过头来。却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他,空茫的目光穿透了他的身体,仿佛是望着他身后……或另一个世界里的影像。

    埃德不安地回头看了一眼,又伸手在艾瑞克眼前晃了晃。

    “嘿……”他轻声问道。“你怎么啦?……你在看什么?”

    艾瑞克的目光向下垂了一点,终于落在了他的脸上。

    “埃德。”他呆呆地叫道,认出了他。

    “是我。”埃德柔声回答,“你还好吗,艾瑞克?”

    “……我看到她了。”艾瑞克茫然地看着他。答非所问,“她在这里。”

    “……她?”埃德疑惑地重复,心中突然有一点微弱的希望,“……费利西蒂?”

    “我不知道……”艾瑞克回答轻如梦呓,被雾气围绕的憔悴面孔青灰如亡者,“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不,我知道的,我看到过,有人告诉过我……赫莉娜……赫莉娜?克利瑟斯——那是她的名字。她在这里,埃德……她在这里。她是存在的……我没有撒谎,我没有骗你……她在这里。”

    埃德惊讶地看着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他再次回头望向身后的迷雾,在一阵慌乱之后迅速冷静下来。他不喜欢这样的雾,但他可以确定,这里并没有危险……至少,没有来自死亡之地的危险。

    迷雾冰冷但纯净——有点像是伊卡伯德给人的感觉。那大概也是斯科特觉得这场大雾是那个牧师所制造的原因。

    这里不可能有鬼魂的存在。

    埃德当然记得那个名字。赫莉娜?克利瑟斯,可能被选择的圣者之一,一直没有被找到的,肖恩?弗雷切的罪证……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她应该是死了……至少艾瑞克声称他最后见到的,是被肖恩带走的,赫莉娜的尸体。

    他想这多半是某种幻觉——那证明艾瑞克的确不能再继续待在这里,他显然已经濒临崩溃。

    “……我给你带了点儿吃的。艾瑞克。”他提起手中的篮子,试图引开圣骑士的注意力,艾瑞克却始终用那种迷茫、恐惧……却又似乎带着一点点迷恋与狂喜的目光,怔怔地在迷雾中寻找着什么。

    “她在这里。”他低声重复,毫无预兆地突然动了起来,眨眼间便消失在雾气中。

    “……艾瑞克!”埃德有点气急败坏地追了过去。猛然间意识到,那年轻的圣骑士……或许是莫名地爱慕着那个甚至没有对他说过一句话的,神秘的金发女人,就像爱着一个飘渺而美丽的梦境。

    .

    凭着脚步声和对神殿的熟悉,埃德居然奇迹般地没有跟丢。他在浓雾中紧追着艾瑞克,跑过后院里小小的池塘,跑过空寂无人的训练场,跑过北塔下幽静的小花园……一直跑到了湖边的小码头。

    一阵水声之后,艾瑞克的脚步声停了下来。埃德眯起眼缓缓走过去,捕捉到了雾气中盔甲上微弱的反光……然后一脚踩进了水里。

    他后退一步,看着艾瑞克一动不动地站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雕像般的背影在雾中忽隐忽现。他不知道艾瑞克是不是又看见了什么,也不敢再开口询问。在他面前,雾气被湖面的微风吹拂着,变幻不停,有极短的一瞬间,他似乎也能看见一点白影飘过,像是女人拖曳在水面的裙裾……那当然只是雾而已。

    更真实的是湖水依旧永不停息地拍打着岸边的声音,温柔细碎如低语,轻易在他心底激起难言的酸楚。

    这里曾是告别之地……他却没有机会向许多人说再见。

    那些死去的人会被好好地埋葬在圣墓之岛吗?……老实说,他并不觉得伊卡伯德会在意这些。就像岛上那个无名的老牧师说过的,“我们诞生自虚无,也归于虚无。一切都终将被遗忘……”

    可他们不该被遗忘。

    不远的地方,还有一种空洞单调又极有规律的撞击声,一下又一下地响着……

    埃德突然想起来,那应该是码头边的白船——斯科特曾经带着他和娜里亚乘船最后一次踏上圣墓之岛。在那之后,再也没有人能靠近……

    他心中一动,忍不住望向白船的方向。斯科特和菲利上一次返回神殿之后告诉过他,他们再也无法靠近圣墓之岛,他也就没有再尝试过……也许那片古老的圣地不会拒绝他?

    他一边唾弃着自己无端的自信……或希望,一边不由自主地迈步走向白船。伸手摸到船边的时候他犹豫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咬咬牙,拖着船返回艾瑞克身边。

    水声短暂地吸引了年轻圣骑士的注意。他低头看了看白船,又抬头看看埃德,突然像是被吓到似的向后猛退了一步,差点滑倒在水中。

    “你不能去那儿!”他在慌乱中脱口叫道,低哑的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恐惧。

    “为什么?”埃德轻声问他,“那里有什么?……你去过吗?”

    艾瑞克只是不停地摇着头,没有回答。

    那反而让埃德更加好奇。

    他跳上了白船,向艾瑞克伸出手。

    “我得去那儿看看伊卡伯德留下的东西。”他说,“要跟我一起来吗?”

    艾瑞克依旧拼命摇头,但埃德注意到,伊卡伯德的名字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那并不是他所恐惧的。

    他独自在这里待了半年多的时间……他看到过什么?他知道什么?

    “我一定得去。”埃德让自己的语气更加坚定一些,又恳切一些,“……你不能来帮帮我吗?”

    艾瑞克怔怔地看着他,眼神在恐惧与愧疚之中动摇不定,片刻之后,终于垂着头爬上了船。

    穿着盔甲的骑士比埃德要重很多。船身倾斜着,开始在湖面缓缓地打起转来。当然,现在不会再有什么魔法将他们送往湖心的小岛,而艾瑞克事实上也帮不了什么忙——他只是不放心把他扔在这里而已。

    埃德无声地叹了口气,让小船恢复了平衡,拆下一块船板,努力分辨着方向,划向圣墓之岛。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