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魅影(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没划出多远,埃德就彻底失去了方向。

    他们完全被雾气所包围。船在水面轻轻地摇晃着,远不如坚实的地面那样令人安心。埃德觉得他们像是漂浮在虚空之中,整个世界混沌未开,无论往哪一个方向驶去,等待他的都只有无尽的迷雾。

    他们再也无法离开这里。

    他压下心中渐渐堆积的恐慌,一声不吭地继续向前划——不,他其实根本就已经分不清前后。

    他停了下来,犹豫着是不是该冒险施个小小的法术……然后艾瑞克低低的声音从他对面传来。

    “别想。”他说。

    埃德愣了一下,一时间没能明白圣骑士到底在说什么。

    “别想。”艾瑞克低声重复,却并没有多做解释。

    隔着朦胧的雾气,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让埃德心中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那根本就不是艾瑞克,只是一副盔甲……一个假人,一个幻影,就像艾瑞克眼中的赫莉娜,引诱着他一步步踏上无归之路。

    船安静地停在水面。迷雾冰冷潮湿地拥抱着他们,吞噬着他们……埃德听着自己越来越沉重的心跳,咬咬牙,再次挥动船板。

    无论是什么把他带到这里,他不会轻易放弃。

    水声能让他感觉到一丝平静——那至少能证明他们依旧行驶在斯塔内斯特尔湛蓝的湖面上。有一阵儿他的脑子里是空的,没有试图寻找正确的方向,没有怀疑艾瑞克的出现是否另有目的,没有忧虑他可能面对的、未知的危险……只是一下又一下地划着,专注地倾听着那单调而平和的,哗哗的水声……

    然后他突然明白过来。

    ——“别想。”

    他不再执着于什么“正确的方向”,索性把脑子放空,随心所欲地划着。

    心中的恐慌、焦躁与疑惑都渐渐平息。闭上眼,拂过耳边的微风恍惚如昔日般温柔,凝结在发丝上的水珠顺着脸颊滑落。痒痒的竟也有几分惬意……

    也许所有的不安,都只来自于他心底。

    船身微微一震,他们靠岸了。一片混沌之中,埃德却十分确定。他们到达了那座神圣的小岛。

    他能感觉到某种混乱的力量流动在空气之中,似乎并不危险,却也并不友善……让他不自觉地想起那朵盛放在墓室之中的黑色花朵。

    它还在那里吗?

    艾瑞克沉默地跟着埃德跳下船,始终低垂着头一言不发。埃德听着他沉重而缓慢的脚步声,迈步向前。

    他不得不想起那个独自居住在岛上的老牧师——他应该还活着吧?就算敌人曾经侵入这里。谁又会在意那样一个衰老得像是下一刻就会死去的老人呢……

    但他没敢放声呼唤,仿佛担心他的声音唤来的只会是鬼魂。

    他走得很慢,脚下却还是被树根之类的东西绊了一下,收势不住地踉跄着向前冲出几步。

    终于能稳住身体时,金色的阳光洒在了他的身上。

    埃德惊愕地抬头——他看见一片蔚蓝的天空。

    几抹白云之下,温暖的阳光明亮却并不刺眼。没有风,空气如水晶般清澈透明,呼吸间隐约有一丝令人愉悦的清凉……

    埃德茫然地在原地转了一圈……又一圈。

    雾散了——或者从来就没有存在过。艾瑞克不见踪影,他独自站在那条通向老神殿的小路上,整个世界都像被洗过一样干净清爽。古老的橡树下还铺着没有化尽的残雪……可现在已是暮春,就算是北部冰原的雪也该融化了啊……

    埃德呆呆地站了好一会儿,在一阵混乱之后突然平静下来,抬了抬眉毛,继续向前。

    他倒想知道,事情还能变得有多奇怪。

    没有雾,连身体都似乎变轻了许多。走在熟悉的林间小路上,埃德意识到两旁的树似乎并没有他记忆中那么古老——他记得那些橡树的枝叶已经相互交错,在他头上形成天然的穹顶,仿佛一座宏伟的宫殿。在他第一次踏上小岛时,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此刻,阳光倾泻而下,路旁的大树生机勃勃地舒展着枝叶。却还不足以遮蔽并不宽敞的道路,也完全不是他记忆中的沉稳与庄严。

    它们都还年轻。

    隐约的预感让心跳逐渐加快。当那片熟悉的草地出现在眼前,阳光照亮草地中央那小小的圆形水池……和水池旁一个身着白袍的女人披散在身后的白发时,埃德却还是猛然停下了脚步,连呼吸都在一瞬间停止。

    “费利西蒂……”

    他难以置信地低声叫出那个名字,然后在油然而生的狂喜之中无法控制地扬声呼唤:“费利西蒂!”

    .

    白发垂腰的女人猛然回头。

    那的确是费利西蒂。像路旁的橡树一样年轻而充满活力。身材挺拔,腰肢纤细,右手握着一根不起眼的木质手杖,滑落的长袖下露出肌肉结实的小臂,蓝色双眼明亮而锐利……

    但她好像没有看到他。

    她的眉心在疑惑中皱出细细的纹路,她的目光正对着埃德的方向,缓缓来回扫视,却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

    “……费利西蒂?”

    埃德试探着再次呼唤,她却只是若有所思地垂下双眼,把头转了回去。

    ……她真的没有看到他。

    浓浓的失落感从怀念与欣喜之中涌出。埃德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背影。她没有再扎着高高的、晃来晃去的马尾,披散的长发让她看起来成熟了许多……她既不是他两百年前见过的那个活泼的少女,也不是他在柯林斯神殿里面对的那个爽朗而慈祥的老人的幻影,更不是曾出现在他梦中的小女孩儿……

    他全心全意地相信着她,没有一点怀疑。但他对费利西蒂?安珀到底又了解多少呢?

    站在水池前的费利西蒂笔直地面对着旧神殿的大门——那座方正朴实的神殿看起来倒是一点也没变。

    没过多久,两个裹着厚重长袍的男人从神殿里走了出来。那袍子与其说是白色,还不如说是灰色,看起来就像它们的主人一样历经风霜,苍老而冷漠。

    隐藏在斗篷下的脸模糊不清,埃德好奇地看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其中一个男人正在开口说话……而他什么也没有听到。

    到这会儿他才反应过来,从跌进阳光之中的那一刻起,他就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并不只是环境的变化,而是他除了自己的声音之外,什么声音也听不到。就像他被封进了一个透明的茧里……或他其实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他只能紧盯着男人的双唇,因为并不会读唇语而懊恼。

    但他至少能看得出,这两个应该是牧师的男人与费利西蒂的交谈并不愉快。他们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眼神却始终是冰冷的——冰冷,漠然,雕像般没有一点温暖。

    埃德小心翼翼地靠近,一点点蹭到能看到费利西蒂的脸的位置——然后被那满脸的怒容吓了一大跳。

    他不知道原来费利西蒂也是会生气的。

    当费利西蒂利落地将手杖插进泥土之中,张开双臂时,埃德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白发的女牧师一瞬间散发出了逼人的气势……几乎可以称之为“杀意”的气势。

    法术的力量似乎让整个空间都开始扭曲。埃德目瞪口呆地站在一边,看着刚刚一直没开口的另一个男人突然向前一步,用双手在虚空之中铸出华丽的光盾,看着火焰凝的利箭直射向费利西蒂的胸口,看着另外两个更为年轻的牧师从神殿之中跑了出来,其中一个手里握着的居然是一柄长剑……

    他从头到尾,身不由己地旁观了一场无声的战斗。

    已经隐隐有些绿意的平整的草地,被划出一道道怪异的痕迹。神殿的门楼被轰塌了一角……他还记得那个缺口可他以为那是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自然崩塌的!……

    耳朵里轰隆隆地响成一片,像是有成群的野马来回乱跑,把他的脑子踩成一滩烂泥。

    他完全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

    混乱的气流扬起费利西蒂的白发,让她显得凌厉而凶猛。她看起来如此陌生……陌生得就像埃德根本不认识的另一个人。

    他甚至没有意识到战斗是什么时候停止的。

    两个牧师倒在了地上,不知死活。费利西蒂笔直地站着,另外三个牧师在片刻的僵硬之后,向着她深深地低下头去,半跪于地。

    埃德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心脏砰砰地狂跳不已。

    他想他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什么了。

    那是费利西蒂踏上圣岛,被与世隔绝的牧师们承认为圣者的那一刻……但过程显然不是传说中那样和平又庄严,费利西蒂手中握着的也并不是永恒之杖。

    所以,她是用纯粹的力量为自己夺得了“圣者”之名?

    埃德茫然地站在那里,注视着费利西蒂迈步走向神殿的大门,却在步上台阶的那一刻突然回头,看向他所站立的方向。

    她应该是看不见他的……可隔着数百年的时光,静默之中,埃德恍惚觉得,他们真真切切地目光相接。

    而后迷雾隐藏了一切。

    .(未完待续。)

    ps:  六百达成!……居然六百了我是不是要啃个鸡腿儿庆祝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