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被抛弃的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水气在呼吸间涌进肺里,喉咙里隐隐有一点令人反胃的、腥甜的气息。水滴从发梢落进脖子,让埃德硬生生地打了个哆嗦。

    他的衣服几乎都湿透了……就像他一直呆立在雾气之中,而不曾有片刻沐浴在那清澈易碎的阳光之下。

    那是曾经发生过的真实,还是被扭曲的幻境?是谁想让他看到这些,又是为了什么?费利西蒂,费利西蒂……她到底希望他能做些什么?他到哪里可以找到真正的答案?

    他失魂落魄地站了好一会儿,才回头望向身后。

    “艾瑞克?”他不抱什么希望地叫了一声,如预料中一样没有得到什么回应。

    他摇摇头,再次挪动的脚步异常沉重。

    他觉得自己像是撞进了一个走不出的迷宫……可就在这片迷雾里,有人告诉过他,“埃德?辛格尔,如果你一直待在这里不动,是不会有任何用处的。”

    他只能继续前行,哪怕被撞得头破血流。

    骤然再次置身于迷雾之中,让他有点弄不清自己的位置——他还待在那条林间小路上,他们上岸不远的地方吗?还是站在神殿前的草坪上呢?他真的有走动过吗?……

    他走得异常谨慎,却还是没走出几步就脚下一空,还没来得及咒骂一声,就直挺挺地往下跌落——是的,他知道草地上有个洞,就在原本的水池所在的地方,伊斯为了救他而砸出来的那个……可他们不是已经把它给遮上了吗?!

    他本能地伸出了手,试图抓住什么东西——他也的确抓住了点什么。脆弱的草根根本无法承担他的重量,但至少让他不至于摔断腿。

    双脚触及地面时他屈身就地一滚,幸运地并没有受伤,心头却不自觉地涌起一阵懊恼——为什么他总是会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呢?

    这会儿就算开口抱怨,也不会有人来安慰……或取笑他。他只能默默地爬起来,环顾四周。

    他很难看清什么东西。唯一的光芒来自他头顶,微弱而迷蒙……但雾气并没有伴随着光线一起侵入这里。

    墓**之中异常干爽,虽然依旧有无法消散的陈腐的气息。却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潮湿。在墙壁上摸索到火把并且顺利点燃时,埃德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火焰是暗红色的,显得有气无力,奄奄一息。但至少可以驱散周围的黑暗与阴冷。

    找到那朵诡异的黑色“花朵”并不费力,它离他跌下来的地方不远……也并没有消失。

    它安静地开放在那里,就像斯科特带他们来看到它时一样。细如蜘丝的黑色金属盘绕成过于繁复的花瓣,和**的符文一起,依旧如呼吸般在他的注视中一明一暗。

    埃德小心地凑近。**那条细缝依旧像是在沉睡的眼,却隐约有令人不安的翕动。

    更令他不安是靠近中心的金属的颜色——它们不再是那种泛着寒光的深黑,而像是开始枯萎一般,显出毫无生气的灰白。

    不需要谁来告诉他,他也知道这是危险的——如果这真是伊卡伯德的杰作,也确实保护着柯林斯神殿,他所利用的也是一种危险而不受控制的力量。那会导致怎样的后果,恐怕没人能说得清楚。

    但埃德不敢碰它……他根本不知道它是如何被制造出来,又是以何种原理运行。

    要承认自己的无知实在令人沮丧。也许当初他还是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待在伊卡伯德的图书室里的。

    ——也许他还能在那里找到点什么?

    埃德苦笑着对自己摇了摇头。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他被一个又一个谜团驱赶着四处奔走……却解不开其中的任何一个。

    他又一次忐忑地望向那力量和混乱的源头,护着火把上越来越微弱的火焰转身离开。却无意间发现地面上,围绕着那黑色的花朵,另有一圈符文。

    它原本就在这里吗?还是有人后来画上去的?他已经记不清了。

    “伊卡伯德?”

    他怀着一丝侥幸开口叫道,理所当然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叹气着低声嘟哝,再次确定自己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可做的。

    .

    从墓**通向神殿的门是开着的。埃德刚刚钻出门,一眼就看了艾瑞克。

    淡淡的雾气飘浮在他四周。年轻的圣骑士呆呆地站在女神像前,抬头凝望那古老而严肃的面孔,茫然又疲惫,仿佛筋疲力尽的旅人,却忘记了回家的路。

    埃德松了一口气。走到他身边,小心地轻拍他的手臂。

    艾瑞克转头看了他一眼,神情依旧茫然。

    他把目光转向女神脚下,水波中挣扎呼喊的人们。突兀地开口:“我小时候差点淹死在池塘里。”

    埃德轻轻点头:“我听说过……你听到了从水中传来的呼唤。”

    他知道每一个牧师、每一个圣骑士进入神殿的原因——他觉得他至少该了解这个。

    艾瑞克被他的父母送到神殿,是因为他在水中消失了很久,被人找到时却依然还活着……那当然是个奇迹。

    “……不。”艾瑞克唇边扯出的笑容苦涩而僵硬,“我那时候吓得要死……如果真有什么呼唤,那也是死神的呼唤。我没死是因为我抓住了岸边一个同伴的脚,把他也拖下了水。惊动了其他人——我根本就没有在水里待很久,只是没人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掉进水的。领头的男孩儿担心会被大人们责骂,才编出了那样的谎言。”

    埃德怔怔地看着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我不是你,埃德……我的父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样,我告诉了他们……他们把我送到神殿只是因为他们养不活那么多的孩子。我很清楚这个。”艾瑞克的声音平静而空洞,“你不知道一个十岁的男孩对这种事会有多敏感……而他们谈论这个时候甚至都没有想到要避开我。”

    埃德咽了下口水。

    他不喜欢这个话题……但如果艾瑞克想说,他也愿意听下去。

    “我以为我很快就会被赶走。”艾瑞克低声继续,“我以为那些穿着白袍和盔甲的人,神的使者们,很快就会发现我其实是个假货……但他们没有。他们抚育我,训练我……一天又一天,连我自己也开始相信我是被神所选择的战士,她赐予我力量来守护这个世界……可那是真的吗,埃德……那是真的吗?”

    埃德眨了眨眼。他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不是在他自己也心怀疑虑的时候。

    “她真的存在吗?我们的力量到底来自何处?”艾瑞克再次把目光投向女神像冷漠的面孔,埋在心底的疑问终于脱口而出,“她会审判吗?她会宽恕吗?她真的……会在意我们吗?”

    埃德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他总是会这样。

    可站在他面前的,是比他更不知所措的人……他的灵魂比他更深地迷失在雾中。如果他不能拉住他,他会去向哪里?

    “……我不知道。”他迟疑地开口,“曾经,我以为我能听到她的声音,可后来我发现,那或许根本不是她。我无法肯定地告诉你,到底是谁,又是为什么赐予我们力量,也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在意我们或这个世界……”

    他只能告诉他,他所知道的。

    “但我知道有人在意。”他说,“我知道我的亲人和朋友们关心我,在意我,我知道我在意你,艾瑞克,菲利?泽里在意你,不管他会骂你骂得有多难听……我也知道,至少那个跑了那么远的路来看你,送了你那个不怎么好看却结实得要命的烟草袋的,你的姐姐潘妮,她在意你……你还留着那个烟草袋吧?哪怕总是有人取笑你。”

    艾瑞克下意识地把手伸向腰边——他的确还留着它,尽管它其实毫无用处……他根本不会抽烟。

    埃德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如果你已经无法从自己的信仰中找到力量,至少还可以为他们而战……有时我想那大概也算是一种信仰。”

    艾瑞克惊讶地看着他,眼神迷茫……却似乎不再那么死气沉沉。

    “你在让我抛弃我的信仰?”他说,“抛弃女神?”

    “我在告诉你……至少你不能抛弃你自己。”埃德轻声回答,意识到他也是在回答……或说服自己。

    艾瑞克若有所思地垂下头,许久没有再开口。

    埃德安静地陪着他站了好一会儿,然后悄悄走向另一边的墓**。

    他不想打扰艾瑞克,也希望他不会再到处乱跑……他还有另一件需要确认的事。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