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努力长大的埃德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火把在圣墓之中显得明亮许多——那或许是因为这里原本就比另一边的墓穴干净整洁。︾樂︾文︾小︾说|

    打磨过的地面和墙壁会反射,而不是吸收光线,但看着自己摇晃不定的影子,埃德却觉得他迈出的每一步都更加艰难。

    他走过斯科特的空棺,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握着火把的手微微发抖。

    旁边的石棺,在他的记忆中也是空着的,棺盖斜靠在一边……可现在,棺盖是合上的。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能迈步上前,用火把照亮刻在石棺上的名字。

    ——布劳德?山克斯。

    埃德猛地向后退去,眼前一阵发黑,像是被人当头砸了一锤。

    他不是没有准备的……他已经预料到这个,这甚至已经是他所有的猜测中较好的那一个——有人好好地安葬了死者。

    但他依旧无法接受记忆中熟悉的面孔已经成为石盖下冰冷的尸体,哪怕他知道有许多人死去,哪怕他亲眼看到过尸体……他依然希望他没有看到的那些人,其实都还活着。

    可他们死了,死在迷雾之中。他没能保护他们……甚至至今也无法确定到底谁是凶手。

    这么长的时间里,他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自责像一条冰冷的线,从心底升起,顺着血液流遍全身……却让他的脸和手心都开始发烫。

    他咬着牙一步步走下去,强迫自己看清每一个逝者的名字。那是他的错……是他永远不能放下的责任。

    他必须知道……他必须记得。

    走遍整个墓穴时他已经浑身是汗,却说不清自己是冷还是热。

    他无法控制地发着抖,但他数得很清楚——死了三十七个人。

    有几个名字他不那么熟悉,大概是在出事之前不久,刚从斯顿布奇的神殿过来的人……刻在石棺上的字不可避免地显得有些匆忙,但埃德依旧对所有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还为死去的同伴们举行了葬礼的人感激不尽。

    ——可他们去了哪里?

    当时聚集在柯林斯神殿的牧师和圣骑士,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人……剩下的人都去了哪里?为什么至今没有一点消息?是伊卡伯德带走了他们吗?哪怕他们不再相信他,至少也该与布鲁克?修安大人联系。但照艾伦从斯顿布奇得到的消息,布鲁克同样不知道他们在哪儿……却似乎对此也并不十分在意。

    他其实是知道的吗?

    埃德按住自己的头。觉得它正沉沉地往下坠。

    他拖着脚步往回走,知道自己不可能站在这里就能想清楚一切——除非突然有人跳出来告诉他。

    但他大概没有这样的好运。

    又一次经过斯科特的空棺时他停了下来,意识到那具棺材有点不对劲。

    棺盖是歪的。像是曾经被人打开过,又没有再好好地合上。

    可谁都知道斯科特的石棺里是空的……他们打开它干什么?

    埃德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伸出手,用力推开了棺盖。

    里面当然是空的——没有尸体,只有一柄长剑,和那位老牧师告诉他的一样……肖恩把一柄斯科特用过的剑放在了石棺里。

    但长剑被放在石棺的右下角,像是随随便便被扔在了那里。而不是端端正正地放在石棺中央。

    埃德不觉得肖恩会是那么随便的人……所以这又是怎么回事?有人曾经用这具石棺藏过东西吗?

    他疑惑地摇着头,把棺盖拖回原位,站在那里发着呆,直到入口处传来一声模糊的呼喊。

    那是艾瑞克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带着愤怒与惊讶。

    埃德惊跳起来,冲向入口。他没想过这里还会有敌人……他为什么要把艾瑞克一个人扔在外面?!他很可能都已经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他冲进了神殿。艾瑞克已经不在那里,周围也没有一点打斗的痕迹。

    他慌乱地向四周张望着,放声大叫:“艾瑞克!”

    没有人回答,却似乎有一点盔甲反射出的光芒从门外弥漫的雾气中闪现。

    他立刻冲了过去,却在台阶上差点被绊到。

    心迅速沉向冰冷的水底——他惊恐地意识到。他踢到的好像是一具穿着盔甲的尸体。

    .

    女神在上。

    蹲在椅子上看着艾瑞克苍白憔悴,胡子拉碴的脸时,埃德真心实意地在心底称颂着尼娥之名,哪怕他自己刚刚说过,她很可能是不存在……或根本不值得信仰的。

    艾瑞克并没有死。他只是晕倒在台阶上,额头上一道老大的伤口,看起来更像是他自己摔倒时磕在了石头上。

    埃德没法问他发生了什么事。迷雾对他没有什么伤害,却也的确会吸收魔法,他的治疗术根本没有什么用处……却也让他省却了烦恼,别无选择地把艾瑞克带回了克利瑟斯堡。

    那可真费了他不少的力气。

    现在。艾瑞克额头的伤已经消失,却依旧昏迷不醒……他也的确需要好好地睡上一觉。

    埃德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心情有点复杂——上一次他这样看护着另一个圣骑士醒来……得到的却是他难以承受的背叛与伤害。

    他离开房间,轻轻关上门。却看见娜里亚迎面走来。

    “他醒了吗?”她问他,“我给他准备了点儿吃的——他应该很久都没有吃过什么像样的东西了。”

    她捧了个托盘,上面只有简单的面包,牛奶和一点点水果,看上去却十分美味。

    埃德摇摇头,又点点头。伸手为她推开门,又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看着她把托盘放在床边的桌子上,再紧跟着她离开房间。

    “……你什么毛病?”娜里亚挑起眉问他。

    埃德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口。

    “……你担心他会伤害我?”娜里亚很快明白过来,眼神和声音同时柔和下来。

    埃德点点头,一脸沮丧地承认:“我觉得糟透了……像这样,不能再相信别人……哪怕我真的很想相信艾瑞克,却还是会担心……”

    “哦……至少你可以相信我。”娜里亚轻轻碰了碰他的肩膀,“我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埃德呆呆地看着她——她看起来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不再那么没精打采,神情黯淡。

    “……所以,你会跟我们一起去格里瓦尔吗?”他满怀希望,又小心翼翼地问道。

    娜里亚笑了笑

    “不。”她说,“至少现在不行。”

    埃德呆呆地看着她走远——现在不行……那到底是什么时候行呢?

    “蠢货……你就不会说点什么好听的吗?”

    埃德呆呆地转过头,看着一边不满地冲他皱眉的泰丝。

    “说什么好呢?”他诚心诚意地问。

    “‘我需要你,甜心,没有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之类。天呐,都没人教过你这个吗?难怪你追不到女孩子!”泰丝用力拍着他的胸口,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以前好像说过的类似的……”埃德丧气地垂下头,“那对她并没有什么用处……她并不需要我啊,至少不是那种需要……”

    “是哦,她拒绝了你呢。”泰丝同情地点着头,瞬间脸色一变,跳起来猛拍他的后脑勺,“她拒绝了你一次并不表示她会永远拒绝你啊!你就这么轻易放弃了吗?你这样才真的配不上我的甜心呢!蠢货!”

    埃德被她突然的攻击拍得头晕脑胀,一边躲闪一边分辩:“我没有放弃啊……不,这根本是两回事……不……你怎么知道她拒绝了我?!”

    他大叫起来,不由自主地红了脸。他不觉得娜里亚会告诉泰丝……不,她大概根本就没把那个当回事吧……

    “我偷听的。”泰丝理直气壮地瞪他,“怎样?”

    “不……不怎样……”埃德嗫嚅着。

    他又敢拿她怎样?

    “我得说,如果那算是告白的话,真是个糟糕顶透的告白。”泰丝忧伤地叹气,“从头到尾,你甚至都没有明明白白地告诉她‘我喜欢你呀!’……你只会说,‘如果我并不只想做你的朋友呢?’——那算什么狗屁!我五岁的时候都能说得比这个动听!”

    “……真的有那么糟吗?”埃德愁眉苦脸地反省。老实说,他当时脑子里一片混乱,压根儿记不清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就是有那么糟。”泰丝板着脸说,“她还那么忧心忡忡地怕伤了你的心——你的心就是该被砸碎个几次然后重新铸起来,说不定还能结实一点点。”

    埃德低下头不说话了。

    “……好啦,其实也没有那么糟。”泰丝心软了,“告诉你个事儿,也许能让你高兴一点——她也一样会拒绝伊斯,如果那家伙有胆子告白的话。用甜心的话来说,就是——”

    她清了清嗓子:“‘我就非得喜欢这种幼稚又任性,什么也不懂的孩子气的家伙吗?’”

    她学娜里亚的声音学得惟妙惟肖。

    “……哈?”埃德呆呆地说,脑子拼命地想要转,却就是转不动。

    孩子气?他吗?呃……原来娜里亚更喜欢成熟的男人?

    以及……伊斯也喜欢娜里亚吗?!

    不,也许他不该这么吃惊啊……

    “加油,埃德。”泰丝笑眯眯地踮脚摸了摸他的头,“我觉得你还是比伊斯有希望一点的——至少你在努力长大呀!”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