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海盗与龙(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头刚刚冒出水面,一颗石头擦着伊斯的耳边飞了过去,咚一声掉进水里。【全文字阅读】

    伊斯吐掉嘴里的水,黑着脸瞪向岸边的岩石。

    “抱歉。我还以为是敌人……”吉谢尔从岩石后露出半张脸,所谓的“道歉”听起来更像是讽刺:“或一条小小鱼儿什么的。”

    伊斯收回目光,吸了一口气,再次告诫自己不要跟一个别扭的半精灵计较。一晚的时间已经足够他看清,这个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的家伙,简直是在存心跟每个人过不去,却没人对她生气——他不明白他们到底为什么对她如此宽容,也懒得去问。

    说到底,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帮他们弄回那条船,他就可以把这混乱又丢脸的一晚彻底翻过去,永远不再记起。

    “我以为你会一个人偷偷溜掉。”

    在他爬上岸的时候,吉谢尔在他背后冷冷地说:“为什么你不走呢?那样对我们彼此都更好。”

    伊斯咬咬牙,还是没理她。

    “……嘿!我在跟你说话!”又一块石头擦着他的肩膀飞了过去,“没人教过你这样是很没有礼貌的吗?”

    “……我被教过只需要礼貌地对待那些懂得什么是礼貌的人。”伊斯头也不回地扔给她一句,“你的问题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在那个张牙舞爪胡乱咬人的半精灵从岩石上跳下来之前,他已经从容地一头钻进了他们藏身的dx,并且对自己的成熟十分满意。

    但他还是不能变回成人的大小……那个雀斑法师表示那会破坏他的干扰法术,而他确实也还没有准备好。

    这个新的藏身之地事实上根本不能算个dx,只是岩石之间的一个空d,两边都是通的,好处是无论敌人从哪一个方向过来,他们都能迅速发现……但呼呼的风吹得连火堆都无法点燃,可怜的小法师只能缩在角落,更加努力地把自己蜷成一团。詹西则体贴地紧贴着他坐在地上,明明折腾了一晚,却还是精神十足地拿藤条编着什么东西。

    “……你们真的打算一直等在这里,直到伯特伦给出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信号吗?”

    伊斯不怎么客气地开口问道。

    他可不能一直等在这里——他还得回去弄清楚精灵和罗莎完成了他们的任务没有呢……但愿他们没有不自量力地想要“救”他。

    感激詹西的热情。他已经了解到,这几个人里,只有法师泰瑞和半精灵吉谢尔是跟伯特伦一起冒险的同伴——而另外两个,一个已经在与黑帆的战斗中牺牲,另一个不知死活。剩下的邦布。石头和詹西,都只是独角兽号上普通的水手而已。伯特伦他们在两年前雇了格鲁菲德船长和他的独角兽号,在南方诸岛之间跑来跑去,并没有找到过什么惊人的宝藏,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伟大事迹——最伟大的也不过是帮一个大概还没有维萨城大的小海岛王国的公主从黑帆手中夺回了自己的国家……却也因此而正式跟黑帆海盗们结了仇。

    突然间失去了同伴,船和大部分的水手,剩下这几个人的确有点不知所措……敌人比他们强大太多,甚至肆无忌惮地直接在他们上一个藏身之地的岩壁上轰开了一个d,而不是从水底钻进去……没有接受吉谢尔“在水底偷袭敌人”的建议的伯特伦,至少在这一点上是明智的。

    但他就这样把其他人都丢给了伊斯……仔细想一想。简直居心险恶——他显然是认定了他不会扔下这些毫无用处的人类吗?

    “为什么不呢?”邦布无聊地拿着根树枝在地上戳来戳去,“伯特伦会有办法的……他总是会有办法的。”

    “是吗?”伊斯忍不住冷笑,“他可没能保住你们的船。”

    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伊斯不禁有些后悔。他知道有些话是不该说出口的,但立刻道歉好像又有点……

    “……你应该道歉,伊西。”詹西走过来,一脸严肃地蹲在他面前,“我们失去了我们的船,但我们都尽力了。伯特伦已经尽力了,他救了船长的命……你不能这么说他。你要向他道歉。”

    多嘴的邦布应该已经告诉所有人他是一条龙……但詹西大概根本不信,而他奇怪的口音总是把“伊斯”念成“伊西”……伊斯觉得他应该生气,却又有点气不起来。即使他如此幼稚地让他“道歉”……他真的拿这种善良,单纯。又过分认真的人没辙。

    “……你有什么主意吗?”

    格鲁菲德船长放下了他依然没有半点火星的烟斗,平静地将他从尴尬中解救出来。

    “你说得没错,那是我们的船,我们的人……我们不能只是在这里等着。”他说,“如果你有什么计划,说说看?也许我们能让事情变得更顺利一些——你需要我们做什么呢?”

    伊斯张了张嘴。他的确有个计划……一个只需要他自己的计划。但是,现在,那句“你们就待在这儿”,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

    罗莎抬起头。太阳已经升了起来,海面跳跃着金色的光芒,但藏在岩石遮蔽下的海盗船,看起来依旧黑沉沉的,y冷而潮湿,仿佛已经被某种诅咒拖进永恒的夜色。

    “你在看什么?”

    阿朵拉好奇地问——她们头上只有岩石与桅杆。

    “我在想,你们的海盗旗是怎样的?”罗莎微笑着反问,“朗格常常跟我说起各种各样的海盗旗……虽然大多都是黑色,但他说,海盗们大概把自己少得可怜的艺术天分都涂在了旗子上……他挺喜欢那些旗子。”

    “我们没有那个了。”阿朵拉的语气里也有一丝遗憾,“九趾说黑色的帆就是我们的旗……再也不会有比那更大、更醒目的旗帜了。反正现在只剩下了一支海盗,我们也已经不再需要假扮什么商船去玩偷袭——真可惜,我还挺喜欢假扮点什么的。”

    罗莎笑了笑,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两声短促的号角宣告了“客人”的到来。

    “是那条龙。”阿朵拉灿烂地笑了起来,“噢……我得去问九趾能不能让我骑上它!”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