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各自的圣所(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

    “整个斯顿布奇都找不到这么好吃的泥!”里格利生气地瞪了娜里亚一眼,似乎挑剔他的食物比说他是个讨厌的家伙还要不可原谅。

    “那是在我改进了你的肉酱配方之后!”娜里亚毫不客气地拿勺子指他,“在那之前,这东西就是一堆屎!”

    里格利皱了一会儿眉才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哦……那是你。”

    娜里亚给了他一个白眼,花了一点时间观察着店里闹哄哄的客人们,摇摇头,又换上了更为认真的神情:“说真的,里格利……你要是继续在这里卖酒,对这些人根本没有任何帮助。”

    “我可从来没有逼他们买我的酒。”里格利从鼻子里笑了笑,“而且,谁说过我是要‘帮助’他们?如果他们就爱瘫在那里变成臭水沟里的淤泥,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这里可不是神殿,我也不是神……或者什么圣者之类的玩意儿。”

    埃德的心不由自主地抖了一抖。

    他正在努力吃着他的“泥”——在冰原上待过半年之后,把这的确更像是屎的东西塞进嘴里并没有什么难度,何况它尝起来比他自己烤的兔子还要美味……就是口感有些难以形容。

    但他的确没什么胃口。

    这地方让他紧张……或者说,周围过于拥挤的人让他紧张。

    几年前他跟着父亲四处经商的时候——甚至向北去寻找伊斯的时候,也别无选择地住过这样喧闹,肮脏,破旧的旅店,桌上摆着更难吃的食物,旁边坐着更不友善的客人……但那时,他很喜欢兴致勃勃地观察着所有人,猜想他们各自的故事,他也很愿意跟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搭上几句话,哪怕多半并不会得到什么友好的回应。但现在。他偶尔抬头看向周围,却只会不自觉地寻找某个藏在暗处的影子,或一双沉默地窥视着他们的眼睛。无意间与人目光相接时,他再也不会露出微笑打个招呼。只会匆匆移开视线……

    他变得警惕……和多疑。

    前者是他所需要的,而后者……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够摆脱。

    “……来点儿酒吗?”里格利把酒壶往他面前推了推,“你看起来需要一点儿……虽然朗格跑了之后我们的酒质量有点下降,但还是比斯顿布奇城里一大半的酒馆要货真价实得多。”

    “我也需要一点儿——非常需要。”

    一个陌生的……却又似乎在哪里听过的声音,从埃德身后传来。

    他还没有来得及扭头。一个黑影从他身边晃过,来者已经大大咧咧地坐在了他身边,甚至旁若无人地把腿架到了唯一一张还空着的椅子上。

    那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一头乱糟糟的金发和同样乱糟糟的胡子,露出的脸十分苍白,颧骨和鼻尖上却都染着不健康的红晕,始终眯着一双没有睡醒般的眼睛,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酒气。

    一个酒鬼。

    里格利目光阴沉地瞪着他拖过酒壶给自己满满地倒上一杯,一口气灌了下去。

    “那是我的杯子。”他咬牙切齿地说,“而且。你得先付钱!”

    “真的?”男人诧异地举起杯子闻了闻,“我很肯定这是我给你的酒。”

    “但我付了钱,你就得花钱才能再买回去!”里格利一把夺过他的杯子和酒壶,显然对面前的男人十分厌恶,却也并没有赶他走——从他们对话判断,这个男人很可能是朗格拉图斯跑去尼奥“避难”之后给鹦鹉螺号供应水的私酒贩子。

    “如果没有我的酒,这些人根本不会到这儿来。”男人满不在乎地耸耸肩,“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可以……更亲密一些。”

    里格利阴沉地瞪了他好一会儿,转过头不再理他。

    “……嘿!”男人把注意力转向了埃德和娜里亚,“这对儿干干净净的年轻人打哪儿来?你们不是本地人吧?我还没在这儿见过你们呢。”

    “你又打哪儿来?”娜里亚直爽地反问。用并不亲切的语气保持着距离,却也不至于咄咄逼人到触怒对方:“听起来你也不是本地人嘛。”

    男人的斯顿布奇口音并不标准,却听不出是混合了哪里的腔调。埃德有些惊讶地看了他好几眼,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他——他长得并不特别。和他在安克坦恩认识的许多北方人都有几分相似……

    似乎察觉到他的视线,男人咧嘴冲他一笑,烛光照耀下,一种奇异的光芒从他眼中一闪而过……然后埃德猛然认了出来。

    他不知所措地眨了眨眼,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个人突然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他面前大概不会是因为好玩——他又不是泰丝。

    他只能低下头默默地对付他的晚餐,借以掩饰他的惊讶。

    男人并没有回答娜里亚的问题——他的注意力似乎又已经迅速地转移了。他懒洋洋地半瘫在椅子上。眯着眼似醉非醉地看着店里来来去去的客人们,突然莫名其妙地笑出声来。

    “你看见那个家伙了吗?”他凑过来顺手搂过埃德的肩膀,亲热得像相识多年的老友,“那个肩膀宽得像一头牛的家伙……一个月前他还追着我的船大吼大叫,差点一箭射穿我最喜欢的斗篷,现在却只能坐在这里喝我的酒——生活真奇妙,不是吗?”

    埃德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又一眼,然后诧异地发现,他居然认识那个壮得像头牛的家伙。

    那并不是另一个走私贩。正相反,道森沃斯巴卡是斯顿布奇……曾经是斯顿布奇所有走私贩的天敌,甚至连正经经商的商人们,对他也怨声载道。因为他所带领的稽查队,除了惯于将收缴的走私货物纳为己有,也时不时地会“误扣”普通的商队货物,却很少有人能百分百地把自己货物拿回来。

    对辛格尔家来说,给这样的人一点好处以避免麻烦,是简单到理所当然的事,连埃德都从未觉得这样的贿赂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况这个出身平民的骑士有着强硬的后台,招惹他根本得不偿失……他怎么会沦落至此?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