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真实的碎片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在这里坐上一会儿,你差不多能听到这城里所有眼下最热门的话题。”娜里微笑着在埃德耳边低语,“对这些舌头都已经被酒泡烂了的人来说,‘别人家的故事’绝对比我的肉酱更好下酒。”

    ——她带他来到这里是为了让他能得到更多的消息。

    埃德终于明白过来,带着感激与羞愧。这原本是他所擅长的……他是什么时候忘掉的呢?

    鹦鹉螺号从不打烊。夜色渐深时,酒馆里依旧有人不停地出出进进,几十张桌子,甚至柜台前,几乎就没有空着的时候。那个奇怪的男人并没有在埃德身边坐太久,就摇摇晃晃地走开,热情地跟他认识的人打着招呼,不动声色地蹭够了酒之后,又摇摇晃晃地离开了酒馆。

    他甚至都没有报上过姓名……而里格利也似乎根本不屑提起。

    埃德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的黑暗之中,不自觉地发了一会儿呆。

    他们一直坐到了将近午夜的时候。酒馆里太吵,几乎每个人都在大吼大叫着,试图让自己的声音盖过其他人,虽然难免头昏脑涨,伴着里格利充满各种冷嘲热讽的评点,他们的确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迅速地知道了斯顿布奇最近所发生的许多事。

    小国王弗里德里克博弗德在半个多月前离开了洛克堡,前往西南的奥德加,坎索伯爵的领地,准备从布兰堡开始他的第一次巡视——这是埃德他们在半路上就已经得到的消息。一个带着他的全副装备……也是他唯一的装备的年轻骑士在一家被鹦鹉螺号更小更破却温馨许多的乡间旅店里,十分激动地跟他们谈起过将在布兰堡举行的比武大会,连普通的农夫们对此也颇为兴奋。在战乱平息之后,这样的一次巡视,对刚刚即位小国王和整个国家似乎都是有益的。

    但在斯顿布奇,人们所关注的则全完全是另一件事——跟着弗里德里克离开洛克堡的是他的外公沃尔特卡洛斯和他的舅舅嘉德卡洛斯,最该跟他一起出行的茉伊拉王后反而留了下来。一个女人独自掌管这个刚刚稳定下来的国家,在鲁特格尔的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事,但人们却并不怎么惊讶。毕竟,茉伊拉身后有着同样在鲁特格尔的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坚实且强大无比的后盾——斯科特克利瑟斯。

    十几年前,水神的圣职者们自内战中将安特博弗特推举为王,作为回报。新建的水神神殿无比宏伟,圣者费利西蒂和圣骑士团长肖恩弗雷切,在斯顿布奇拥有超过任何一个贵族和领主的威望与权力,至少在表面上,安特对他们始终恭敬有加……但即便是那个时候。王权与神权的联系也从不曾如此紧密。

    埃德在听到“茉伊拉王后即将嫁给斯科特”这种匪夷所思的消息时把酒呛进了气管里,咳得差点一命呜呼。

    在斯顿布奇之外,大概不会有人敢如此肆无忌惮地谈论这种话题。埃德从前就惊讶地发现,作为最直接地在国王统治下的城市,斯顿布奇人奇怪地对任何一种权威都缺乏敬意。无论是国王,还是神灵……这一点很像******尼奥,但尼奥人至少也会尊敬金币和法师,斯顿布奇人却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哪怕是在斯科特驱散瘟疫,拯救了整个城市之后。短暂的感激与崇拜,也迅速地渗入了更多的怀疑。

    最近这段时间里,斯科特越来越少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他已经干脆住进了洛克堡——而这个消息得到了刚刚被逐出洛克堡的某个前守卫的证明。

    王廷之上,洛克堡内外,权力的交替快得令人目不暇接,而斯科特似乎根本不屑于掩饰他对这一切的影响。虽然绝大多数变化都令人拍手称快,耐瑟斯神殿迅速膨胀的势力依旧渐渐让人们心生疑虑。

    几乎每一个话题最终都与斯科特有关。埃德怔怔地听着,无法分辨“斯科特和茉伊拉原本就是一对恋人,所以斯科特才会被妒火中烧的安特国王暗中杀害,如今正义得以声张。这段伟大的爱情得到了神灵的庇佑”和“斯科特从一开始就想要夺得王位——毕竟他是上一个王朝的统治者的后代,他接近茉伊拉只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尽管被亲人们保护者离开,可怜的、失去父亲的小国王大概也已经活不了多久”……和更多种异想天开却都振振有词的猜测。到底哪一种更接近事实……或更容易接受。

    艾伦一天比一天阴沉的脸色不是没有理由的……他告诉他们的时候却太过轻描淡写,让埃德误以为那不过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闲言碎语。

    也许今天没能在第一时间见到斯科特,其实是件好事……埃德觉得他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这个。

    他十分清楚,在这种地方听到的消息,虽然很可能有一半都是真实的——就像一堆被打碎了的镶嵌画的碎片那么真实,你需要用自己能够确实掌握的。用自己的理解与判断将这些‘真实的消息’重新组合,才能得到最后的真相。但坐在这里,听着自己熟悉和尊敬的人……听着自己的家人被人们如此谈论,却让他心里相当不是滋味。

    酒越来越苦,耳边的声音开始变成一片无法分辨的嘈杂。他的头渐渐垂了下去,直到娜里亚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

    “我想我们该走啦。”她说,“我困了。”

    她说得如此自然,仿佛那是真的……但埃德看得出,她的精神比他要好得多。她褐色的眼睛依旧清醒,明亮像是被水洗过。

    他只能对这样的体贴感激地一笑,向里格利礼貌地告辞——虽然里格利看起来也不怎么喜欢他。

    离开酒馆没多远,夜的寂静就完全吞没了那扇半开的木门后的喧闹,从更远的地方传来的、维因兹河水拍打礁石的声音却显得分外清晰。他们沿着灰袍巷缓缓前行,一路沉默无语,却在某一个瞬间,突然不约而同地望向彼此——

    他们被跟踪了。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