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暗火(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这是迁怒穆雷自己也十分清楚,但他索性将这一点也怪在了诺威的头上。这个不像精灵的精灵,总是能让他不知不觉地,像中了什么毒一样,用更直接和激烈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情绪。

    把纸卷扔到诺威脸上的时候,他懊恼地承认,偶尔,这样的发泄比把一切都死死地压在心底,摆出一副冷漠、从容、高深莫测的面孔要痛快得多。

    细小的纸卷上只有寥寥几行字。诺威一个字又一个字,反复地仔细看着,仿佛那是他无法理解的语言他的脸色渐渐苍白,喃喃吐出一句:“夏焰之夜”

    夏焰之夜对精灵来说是个算不上盛大却极其美好的节日这样的节日精灵们有许多个。但现在,那个意味着焰火、欢笑、整夜不停的音乐和芳香扑鼻的果酒的夜晚,听起来几乎像是一声不祥的哀叹。

    “无论那一晚到底会发生什么,你应该知道那都是从你的朋友骑着冰龙从天而降,从银叶王无视长老会的意愿,让你活着离开空庭开始。”穆雷用低沉的声音毫不留情地指责,末了却又勉勉强强地加上了一句:“或许从更早之前就已经开始。”

    佩恩银叶并不是长老会所满意的精灵王。如果不是他的兄长太早死去,那个温和谦逊的精灵或许能以更平和的方式处理与近千年来真正掌握大权的长老会的关系。但佩恩却有着耀眼到刺目的光芒,从一开始就让长老会感觉到了咄咄逼人的威胁。年复一年,年轻的精灵王似乎渐渐被磨去了锋芒,但由始至终,他从没有真正放弃过自己想要的变革。作为诸神的宠儿,拥有各种天赋的、长寿而美丽的种族,精灵们在漫长的历史变得倦怠,他们保留了骄傲却失去了好奇,保留了优雅却失去了激情他们从创造者变成了旁观者。固守在自己的世界里,留恋着昔日的辉煌。那是佩恩不能容忍的但对长老会来说,任何试图打破传统的改变才是不能容忍的。

    暗中的争斗从未停止。佩恩得到了一些年轻精灵的支持,但古老的精灵家族盘根错节。而大多数精灵并无意改变自己生存的方式。历史从财富变成了桎梏在还没有足够的力量与长老会正面抗衡时,佩恩一直忍耐着,小心谨慎地从细微处一点一滴地开始变革,试图在不与长老会对立的情况下,用漫长的时间达到自己的目的毕竟。他有的是时间。

    但近百年的努力,在他决定放走诺威的那一刻灰飞烟灭。

    预言,征兆,古训,那是长老会恪守千年,绝对不允许违背的东西。在第一次有精灵称呼诺威为“最后的逐日者”时,他的死亡就已经注定。佩恩并不相信这些,但在证明诺威如预言中一般探寻着安克兰的秘密时,他无法再置之不理也无法阻止长老会派出那些黑暗中的舞者。

    长老会的意愿十分坚决。穆雷知道,为了不过早地与长老会决裂。银叶王原本已经准备牺牲诺威。真正让他改变决定的并不是从天而降的龙与圣者,也不是那个为了所爱的人连精灵王也敢刺杀的人类女孩儿而是佩恩银叶自己不能因为任何原因而抛弃的正直。

    错误的方式不可能有正确的结果。

    穆雷与兰斯私下交谈过许多次。对佩恩的了解让他明白,或迟或早,精灵王与长老会的冲突在所难免但那个让矛盾瞬间激烈得难以弥合的精灵,偏偏是他最讨厌的家伙。

    “我并没有再遭到追杀”诺威垂着头,声音低不可闻,“我以为我曾经希望一切能就此结束”

    “你没有再遭到追杀,因为让你活着更能激怒还对废除银叶王有所犹豫的长老们。”穆雷冷冷地告诉他,“活生生的挑衅比一个已死的威胁要有用得多,不是吗”

    “如果”诺威迟疑着开口。却立刻被穆雷打断。

    “如果用你的尸体就能解决问题的话,相信我,就算会被割断脖子,我刚才也会毫不犹豫地一剑刺进你的心脏。”他说。“但现在,你是死是活已经无关紧要。火已经点燃你的血并不能让它熄灭。我得感谢你没有贸然出现在格里瓦尔但仅仅是你回到南方的消息,已经足够让那把火烧得更旺。你问我有什么是你能为他做的,老实说,我不知道”

    他突然停了下来,脑子里有个念头一闪而过。

    “但这样或许也不错。”

    这句话脱口而出的瞬间。连他自己都诧异不已但这样或许也不错。

    他们几乎已无路可走,面前这个从来不循常规的精灵,却或许能给他们带来意料之外的转机。

    离开星夜旅馆好一段距离之后,依旧有飘渺的歌声,若有若无地萦绕在耳边。

    诺威的脚步从不曾如此沉重。他早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容易解决但真正卷入其中时,他才越来越深地感觉到自己的无力。

    晃动的树影间,一个小小的身影猫一样无声无息地蹭到了他的身边。

    “所以怎么样”泰丝抱住他的手臂,仰起头问他,“问到你想要的消息了吗”

    诺威沉默半晌,轻轻点头。

    “很糟吗”泰丝撇撇嘴,“你的脸看起来就像拉了三天的肚子或者三天拉不出一样。”

    无论心情有多低落,精灵还是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

    “也许你是对的。”他说,“也许我不该回来。”

    “我可以说我早就告诉你了吗”泰丝用力瞪他,“我早就告诉你啦我们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吗”

    “恐怕是来不及了。”诺威苦笑。

    泰丝毫不意外地耸了耸肩:“我就知道算了,既然没办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只好死皮赖脸地去改变还没发生的事。”

    “也许你可以用一个好听点的词”诺威叹气,“比如尽力之类”

    “没有尽力到死皮赖脸的地步,算什么尽力”泰丝翻了一个白眼,伸手安抚般拍了拍精灵的胸口,“放心我好好教你的。”

    一丝暖意透过肌肤缓缓渗入心底。精灵无声地微笑着,挺直了身体,在依旧深沉的夜色中一步步向前走去。

    马上就要5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5红包榜,到5月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