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被忘却之事(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没有人确切地知道,布卢默?克利瑟斯是怎么悄悄地带着永恒之杖离开维萨城的,甚至没有人能确定永恒之杖依旧在他手中。因为没能带领士兵们穿过柯林斯平原的迷雾,找到斯塔内斯特尔湖上的那座白色神殿,布卢默被安特劈头盖脸地痛骂了一顿,“满脸羞愧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闭门思过。

    那是亚伦?曼西尼家中的守卫和仆人们最后一次见到他。在埃德试图刺杀安特的那一晚,为布卢默送晚餐的女仆声称听到了布卢默在门后回应她的声音,而在那混乱而血腥的一夜之后,两天的时间里,曾经被万众瞩目的年轻人几乎被所有人遗忘。

    当奎林?阿伊尔想起来的时候,布卢默已经失去了踪影。

    和他一起前来维萨城的家族成员,他的叔叔,对此一无所知。从布卢默跟着安特离开营地的那一刻天开始,他就再没有见过他。亚伦?曼西尼诚恳地承认了自己的疏忽,却又一脸委屈地表示,在那样的混乱之中,他的守卫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看守住所有人……结果,奎林?阿伊尔只能默认那是他的错。

    他向布鲁克?修安表示了他的歉意。无论如何,永恒之杖依旧是水神的圣物……但修安的法术既无法找到永恒之杖,也无法找到布卢默,仿佛他们已经完全从这个世界消失。

    从那时开始,水神的圣职者们一直在默默地寻找着,却始终没有一点消息。

    “连斯科特也找不到……那个年轻人没有回自己家族的领地,也没有出现在任何一个神殿寻找支持……”茉伊拉满怀歉意地看着埃德,似乎觉得连这也是她的错:“我也希望能派出更多人手,尽快找到他。但我们现在能动用的人实在不多,而斯科特,他说这件事用不着我再插手……他没有告诉过你什么吗?”

    埃德摇了摇头:“我昨天去耐瑟斯的神殿找过他,但他不在那里……我听说他最近经常待在洛克堡?”

    要对着一个如此真诚而善良的女人说谎让他很不自在,但茉伊拉大概一点也看不出来。

    一丝尴尬从她眼中掠过,视线不自觉地飘向一边。

    “他的确……偶尔会住在洛克堡,通常是在他因为某些事耽误得太晚的时候。这里……发生过一些奇怪的事。而他向父亲保证过会保护我……”她试图解释。简单的几句话却说得磕磕巴巴,最后懊恼地叹了口气,向后一靠。索性坦率地直视着埃德,耸了耸肩。

    “我大概知道你听说了什么……希望不会太难听。”她说,“但那不是真的。我很感激你的舅舅,也相信他并无意夺取弗里德里克头上的王冠……老实说我觉得他根本不在意那个。但有时候……有时候他让我觉得害怕。”

    她垂下双眼。指尖不安地挠着扶手上精致的绣花,神情渐渐有些茫然。

    “我一点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说。低低的声音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连父亲也问过我是否……不,那不可能,他对我来说就像是另一个世界里的人……有时候他看起来甚至都不再像是一个人……”

    她突然停了下来。像是被自己吓到,然后飞快地看了埃德一眼。

    “……抱歉。”她说,“我以为我已经学会了怎么小心点说话。但在你的面前。总让人觉得说什么都没关系……虽然都是圣者,你们给人的感觉可完全不一样。”

    埃德忍不住苦笑。

    茉伊拉猛地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捂住了嘴,难为情地对他一笑。

    “我不是故意的……”她说,“可是,也没人能说你不再是水神的圣者吧?如果能找回永恒之杖,也许……”

    埃德无奈地点了点头:“的确……可也没人能确定我就是。我想要找到永恒之杖并不是为了证明什么,而是……那是我的错。”

    他舔了舔嘴唇,舌间全是苦涩的味道。

    “是我把他交给了布卢默?克利瑟斯。”他说,“无论它是不是真的属于我,我都不该就那样把它交出去。找回它是我的责任……无论我到底是谁,至少我得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

    多么冠冕堂皇——他不由自主地在心底讽刺着自己。

    他的确想要找回永恒之杖,但他也很清楚,在这件事上,他能做到的极其有限……却是一个绝妙的,掩饰他回到斯顿布奇的真正理由的借口。

    他需要给出一个半真半假的目标,这样多少可以引开一些人的注意力,让他可以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但这同时也意味着,他必须得欺骗一些他并不想欺骗的人。

    在这一切都结束之后,他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呢?偶尔想到这些时候,心底会隐隐生出些恐惧。

    “我会看看有什么是我能做的。”

    送他离开时茉伊拉这样告诉他。埃德微笑着表示感谢,知道消息很快就会散开……但他离去时的脚步一点也不比来时轻松。

    他沿着环绕城堡内庭的回廊走向右翼,并不急着离开洛克堡——这里还有他需要拜访的人。

    洛克堡里的人不多,他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认出了他,脚步却不自觉地越来越快。

    脑后有微风拂过时,他本能地迅速低头,敏捷地躲过了那一击。

    他回过头。偷袭他的“敌人”正以一种惊讶、欣喜……却又十分恼怒和不满的眼神瞪着他,一点也没有要逃走的意思。

    埃德沉默片刻,乖乖地把头送了过去。

    菲利?泽里大笑起来,一把揽过他的头,用力把他梳理得整整齐齐的头发揉了个乱七八糟,然后给了他一个更加用力的拥抱。

    “臭小子。”他叫他,低沉的声音里竟有一丝哽咽。

    “抱歉……”埃德呐呐地开口。

    “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吗?”菲利对他皱眉,“比如连招呼也不打一个就准备走人之类?”

    “呃,我正准备去找你。”埃德老老实实地说。

    “那你还有什么好‘抱歉’的?”菲利笑着随手猛拍他的背。

    他的笑声似乎引来了更多好奇的目光。菲利左右看了看,不耐烦地抓了抓胡子,搂过埃德的肩膀,不由分说地把他拖向另一条走廊。(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