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血脉之疑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在翻过每一页时都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唯恐那已经变成褐色的、不知用什么制成的纸张瞬间粉碎,朽烂成泥。`乐`文`小说`

    虽然有一些已经剥落消失,纸页上被时光模糊的字迹还勉强可以辨认——在确定那并不是“自己”的笔迹时,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曼西尼称之为“故事书”,但在埃德看来,这更像是一本不知何人撰写、也已被人遗忘的历史书。写作者的笔迹工整得近乎拘谨,文字的风格也是同样,一字一句,一板一眼,用古朴的通用语平直地描述着一个被他称为“昂加”的人类城市的兴衰。

    尽快在书中看起来仿佛是世界的中心,埃德却从未听说过“昂加”这个名字,那让他微微觉得有些悲哀。人类拥有自己的语言才不过数千年,却已经有大半的历史湮没无闻……或只在从精灵或矮人为自己而写的记录中留下漫不经心的只言片语。

    他们并非刻意忘却或轻视,只不过,过去的数千年里,人类在大半的时间,的确只是这个广袤的世界中无足轻重的一员……甚至或许还不如兽人重要。

    埃德起初还颇有兴趣,但没看几页就被那索然无味,“淳朴”到无聊的文字所打败——这本书被人遗忘,大概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他揉了揉发涩的眼睛,抬头看了曼西尼一眼,希望他能够告诉他到底要在这里面找什么,但曼西尼这会儿却一言不发,只一脸期待地回望着他,热情地示意他继续看下去,似乎希望他能给出什么答案。

    良好的教养有时也是一种令人心累的负担——埃德只能硬着头皮。目光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掠过那些如刀刻般一丝不苟的字迹,看着昂加人如何像精灵一样选出自己的“国王”,看着他们在国王的带领下远离故土,寻找一片更加富饶的栖身之地……直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突然跳了出来。

    艾拉弥。

    或许是找不到相似的读音,也或许是出于敬畏,这个精灵城市的名字是用精灵语写出来的。古艾拉弥城位于大陆中北部,约莫在达马兰与维萨城的中间。维因兹河曾经的河道边。如今它的残骸大概还躺在维因兹河底的淤泥之下。但它的名字并未随着被淹没的城市而消失。

    那是巨龙陨落之地……那是精灵和矮人前所未有地并肩而战,抵抗巨龙的攻击,那是诸神最后一次展示了他们神圣的力量和确凿无疑的存在的地方。

    即使不复存在。它的名字也是不朽的。

    昂加人定居在离艾拉弥不远的一片小小的平原上,背靠森林,面前是宽阔的维因兹河。精灵们容忍了这一点,甚至给予他们许多帮助……尽管那些帮助看起来更像是恩赐。昂加人依旧满怀感激。在他们眼中,精灵几乎是与神差不多的存在。美丽,长寿,高高在上,强大无比……直至巨龙来袭。

    埃德看过许多关于艾拉弥之战的描述。尤其是在因为成为“圣者”而跟伊斯大吵一架之后……无论是精灵和矮人都不曾提起,而伊斯……他那经历了那张战斗的祖先大概根本不会在意,最先挡在它们面前的。是人类的战士。

    昂加派出了自己几乎所有的战士,和精灵与矮人一起守卫艾拉弥。活着回来的人却寥寥无几。

    即便是最终的胜利,即便是诸神创造的奇迹,对昂加人而言,也在难以形容的悲恸之中失去了光芒。

    矮人和精灵在大战之后很快就有了新的争端,昂加人的牺牲几乎被完全无视。因为怀疑一个人类战士在混乱之中骗走了一位精灵女孩儿,精灵们甚至不由分说地搜查了整个昂加城,将长剑指向任何敢于质疑他们的人……所有憧憬与敬慕就此破碎。在冲进艾拉弥,愤怒地指责了那些“一如巨龙般骄傲而冷酷”的精灵之后,昂加王的女儿拉贝雅带着剩下的老弱妇孺离开了尚未完全建成的昂加,向北而去。

    “我们会找到自己真正的家园,或许不受荫庇,却也不受摆布。”

    拉贝雅在精灵面前扔下的最后一句话掷地有声,却很快就不得不祈求诸神的帮助。疾病袭击了旅途中疲惫不堪的人们,而森林中还有兽人与地精出没……或许是因为愧疚,一小队精灵士兵沉默地在暗中保护着他们,却无法为他们抵挡另一种攻击。

    “祈祷吧。”

    最终,一个精灵走出森林,如此告诉拉贝雅:“愿诸神宽恕你的无知与冒犯。”

    拉贝雅并没有别的选择。

    她步入波涛汹涌的维因兹河,大声向水神祈祷,声音中不无愤怒。然而尼娥回应了她……在冰冷的河水之中,诞生了第一位人类牧师。

    “像她这样的人从不曾有过,从此我们亦是神的子民。”记录者直白的描述中也有满溢的骄傲……埃德却只觉得满心苦涩。

    书的最后几页残缺不全,埃德匆匆看了几眼,沉默片刻,再次抬头望向曼西尼。

    “……抱歉。”他说,“这是本极其珍贵的古籍……但我没看出其中记录的任何东西,与克利瑟斯家族的血脉有什么关系。”

    “怎么会!”曼西尼伸出双手,过于夸张地表现着他的惊讶:“您看到最后了!尼娥的第一位人类牧师,她给了她承诺!她的子孙将统治整个大陆!她的力量会在她的血脉中流淌!拉贝雅,她难道不就是克利瑟斯家族的祖先吗?”

    “呃……”埃德有些哭笑不得,却又松了口气:“我很感激您的热情……但这样的结论,是不是有点牵强?”

    “……是吗?”曼西尼放下双手,看起来十分沮丧,“但那些法师是这么说的……”

    “那些法师”大概也榨了他不少金币。

    “那或许是真的,或许不是。”埃德微笑着,因为盯着那些模糊的字迹看了太久而有点头晕眼花,“但我已经不再在意这些,大人……我所继承的或许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做出怎样的选择,成为怎样的人,不是吗?”

    曼西尼看着他,微微叹息,有一刻,他的遗憾看起来是真实的。

    “您说得对。”他轻声说,“您说得对……但有的时候,我们别无选择。”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