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 最深的恐惧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整个世界突然安静下来,静得能听见自己粗重的喘息和急促的心跳。

    埃德眨眨眼,脱力般坐倒在地上,恍然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嘿……你没事吧?”

    尼亚拖着左腿走了过来,担忧地对着自己的脸比划了一下:“你满脸都是血。”

    “……还好。”埃德抬起手臂拿袖子用力擦脸,“就是……有点饿。我错过了几顿饭?”

    尼亚嗤嗤地笑了。

    “我喜欢你,小家伙。”他对他比出个拇指,“你比小时候可爱多了——跟伊斯完全相反呢。”

    “别让他听见,他会嫉妒的。”埃德笑嘻嘻地回答。

    他知道一切并未就此结束——他们都知道。但既然幸运地又一次死里逃生,他有权放松那么一小会儿。

    “再等会儿,小家伙,我们会想办法把你从这个鸟笼子里放出来的。”尼亚随手向后指了指,“我得先去看看那个老……”

    他及时地把最后一个词吞了回去,向埃德挤挤眼,转身一瘸一拐地走向肖恩。

    肖恩显然伤得不轻,却还是拒绝了他的搀扶,倔强地用长剑驻地,自己站了起来,以缓慢而平稳的步伐走到笼子前面,在埃德来得及阻止之前就伸手抓住了那刻满符文的秘银枝条。

    他戴着一双手套,看起来已经十分老旧,裂开的皮质之间隐隐露出的金属环却依旧细密紧致。

    “……你从哪儿拿到的这个?”

    埃德脱口问道,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更像是质问。

    他认出了这双能够反制魔法的手套……这东西原本是放在柯林斯神殿的圣器室里,并在那场迷雾降临之后和其他所有东西一样失去了踪影。

    肖恩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只是扔下长剑,用力将那比手指略细的金属枝向两边拉开。

    秘银极轻又坚韧无比,但硬度还不如白银,如果能够克制住附加其上的魔法,将它拉开并不是不可能的。

    埃德沉默地瞪着那正试图救他的老人,心底却隐隐燃起怒火。他张了张嘴,目光掠过肖恩右肩上涌出的鲜血,把已经涌到舌尖的另一个问题咽了回去。

    秘银上的光芒渐渐暗了下去,但始终纹丝不动,片刻之后,手套上冒起了青烟。

    肖恩坚持着,直到覆盖在手套上的皮甲像被什么东西腐蚀了一般收缩碎裂,金属环也开始黑,才脸色阴沉地松开了双手。

    “也许……是时候去叫斯科特来收拾残局了?”尼亚试探着建议。

    肖恩无声地点了点头。

    尼亚十分明显地松了口气,小声嘟哝着挪向出口。

    埃德一直等到他的背影消失才再次开口。

    “你从哪儿拿到的这个?……”他问,“你知道伊卡伯德……和剩下的那些人在哪儿?”

    他没法不问。那些愧疚、不安与疑惑在他心里压得太久,每一天都变得更加沉重。

    “他们没事。”

    肖恩平静地直视着他,答非所问。

    “……所以你什么都知道吗?”埃德低声问,“你什么都知道,却什么也没做吗?”

    那是无端的指责,他知道。肖恩不可能在五月节那么重要的时刻故意让自己落入莉迪亚手中,随之生的一切也不是他所能控制的。

    但在埃德……在柯林斯神殿所有人最需要的时候,肖恩不在那里。而他所隐瞒的一切,都成为敌人最有力的武器。

    即便如此,也没有多少人责备肖恩。伊卡伯德,和那些从袭击中逃生的牧师和圣骑士们,显然也依旧相信肖恩更胜过埃德。

    他一次又一次地进入迷雾中的神殿,呼唤过每一个他记得的名字,没有人给过他一点回应……远在斯顿布奇的肖恩,却似乎知道一切。

    埃德觉得疲惫,愤懑……又不自觉地有点委屈。看着肖恩的神情他就知道他不会再告诉他更多,可是凭什么呢?是他让他成为圣者……他曾经因为自己得到了肖恩弗雷切的承认而那么骄傲,可到头来,对肖恩而言,他大概从来不是——也永远不会是真正的圣者。

    “你会知道的。”或许是因为虚弱,肖恩声音听起来居然有点温和,“……总有一天。”

    “……为什么不能是今天?”埃德恼怒地问,“你也知道永恒之杖在哪儿吗?”

    “这个我并不知道。”肖恩微微皱眉,“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更能感应到它的存在……”

    “我‘应该’吗?”埃德心底压不下去的火苗轰地窜了起来,“哪怕我并不是那个我本该是的,‘唯一能使用永恒之杖的人’?”

    “你的确是那唯一的一个!”肖恩的语气又硬了起来,“它接受了你!”

    “你可以对布卢默克利瑟斯说同样的话——又或者你已经说过?”埃德忍不住冷笑。

    肖恩眼中有什么东西飞快地闪了一下。

    愧疚——埃德迅地辨认出来,就像他在镜子里无数次看见自己眼中闪过同样的黯然。

    但那并不是对他的愧疚……而是对布卢默的。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埃德愤怒地追问,“对他,还有赫莉娜克利瑟斯,那个死在柯林斯神殿的女人……艾瑞克誓说他没有说谎——他有说谎吗?”

    “……没有。”

    “……是你杀了她?”

    “不是。”

    “……那么你到底想干什么?!”埃德猛地伸手,差点就控制不住地拍在笼子上,“还有谁知道这些?斯科特知道吗?……费利西蒂知道吗?!”

    最后一个名字带出了他内心最深的恐惧。

    他相信费利西蒂。她帮助过他,两百年前就不求任何回报地帮助过他,两百年又因他而死——但如果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个骗局,甚至连那短暂的,曾被凯勒布瑞恩封锁的记忆都并不是真实的,或并不完整……

    他还能相信什么?他还能相信谁?

    “嘿!”

    尼亚大叫着一跳一跳地跑了回来,“我有两个消息一个好一个坏你们要先听哪个?——算了我都告诉你们吧。斯科特已经找过来了,但外面那个跟他长得挺像的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逃掉了呢!”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