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残局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静谧安宁,犹如梦幻般的美景,只持续了极其短暂的一瞬。

    缀满星辰的夏日夜空迅速远离。埃德眨了眨眼,突然意识到,斯科特放开了他……他居然就这么在半空里放开了他!

    一声惊呼还没有叫出口,他就结结实实地摔到了草地上——他们离地面并没有多高,但这一下还是摔得他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被菲利一把拉起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周围并不是真的那么“静谧安宁”。惊呼和哭叫和怒骂声在大地尚未完全停息的轰鸣之中响成一片。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原本属于亚伦曼西尼的豪宅,已经大半坍塌陷落,连同南侧相邻的伦弗鲁家的花园也遭了殃。地面上陷下去一个巨大的洞,甚至有几条裂缝横过路面,一直延伸到另一边的小树林。

    埃德抬起头,斯科特却已经失去了踪影——他当然没有跟他一起掉下来……所以,他是飞走了吗?像伊斯一样?……

    他怔怔地想着,脑子里还是乱哄哄的。

    “……该死!”菲利在他身边低声咒骂,“他居然跑了!……他是打算把这一团乱扔给我来收拾吗?!”

    整齐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斯顿布奇的守卫已经赶到。菲利恼怒地又骂了一句什么,认命地迎了上去。

    埃德呆呆地瞪着地面上那个大洞看了好一会儿,才把目光转向四周。【文学楼】

    震动已经停止,周围的人却越来越多。他没有看见肖恩——那一直不愿公开露面的老人大概又躲回了耐瑟斯神殿。

    尼亚也不见了。埃德记得他摔下来的时候还听到过他的声音……

    “埃德!”

    黑发的女孩大叫着他名字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敏捷地闪过试图阻拦她的卫兵,直冲向他。

    接受了娜里亚短暂而有力的拥抱……和后脑上不轻不重的一掌之后,埃德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这才感觉像是回到了这个真实的世界。

    “到底出了什么事?”娜里亚惊讶地看向地面上的大洞,“这是你们干的吗?……还是伊斯干的?”

    埃德并不奇怪她会想到伊斯,像这样声势惊人的场面,的确像是一条巨龙才能制造出来的。

    “不是他。”他说,突然万分希望此刻伊斯就在他们身边——他有太多事情想要告诉他,有太多疑问找不到人可以倾诉……哪怕是对娜里亚,有些事也只能闭口不提。

    “总之……说来话长。”他苦笑着挠头,“我们最好还是先离开这儿。”

    他已经没办法再无视周围异样的眼神和人们的窃窃私语。

    “……当然。”娜里亚拉起了他的手,“其实……我们有个客人,也许你会想要见见他。”

    摇曳的烛光之下,埃德心情复杂地瞪着眼前的“客人”。

    他起初还惊喜万分地以为娜里亚说的是诺威……但精灵和泰丝都还没有回来。有时他忍不住会怀疑他们大概根本就不打算再回来——诺威一直不怎么希望把他们卷入“精灵的麻烦”之中。

    他沉默且脸色阴沉的客人有着像精灵一样灿烂的金发……虽然颜色更浅,还凝结着血迹。

    布卢默克利瑟斯扯了扯嘴角,给他一个被愤怒、沮丧和嘲弄扭曲的笑容,抬起手臂扭了扭肩膀。

    “多谢治疗。”他说。

    “……你自己做不到吗?”埃德低声问道。

    布卢默干笑了一声。

    “做不到。”他说,“我既不是牧师,也不是圣骑士……当然更不是什么圣者。有人教会了我如何使用永恒之杖——准确地说,是教会了我如何让永恒之杖对我继承自远古不知道哪个祖先的力量有所回应……但也仅此而已。”

    “……谁?”

    “这还需要问吗?”布卢默冷笑,“别告诉我你真有那么傻。”

    埃德沉默下来。他的确不该问的……他知道答案,哪怕他直到现在仍然不愿接受。

    “也许你真的是被选中的那一个。”布卢默喃喃低语,疲惫而失落地向后靠在椅背上,“你居然能活下来……你总是能活下来。有人告诉我诸神已不复存在……但你得到的这一切,总不可能都是因为好运。”

    “……我也失去了很多。”埃德不自觉地愤怒起来,“你觉得那都算是‘好运’吗?”

    布卢默眯起眼看着他,神情同样愤怒……且不屑。

    “你知道你母亲死了。”他说,“那又怎样?——我从来就没有过母亲……她生下我就死了。而我的父亲根本不承认我是他的儿子,哪怕我有跟他几乎一模一样的金发和蓝眼——他不知为什么就认定了我是他弟弟的儿子。”

    他拍着木椅的扶手哈哈大笑,眼中却满是怨恨。

    “他没有教过我任何东西……他甚至都不愿意找人教我识字。我只能偷偷去学一切我能学到的东西,期望着哪一天能在某个比赛……或一场战争之中为自己赢得声名,成为骑士,能够离开他,拥有自己的领地……”

    他突然停了下来,呆呆着盯着烛光,茫然的眼神之中不无怀念。

    “……然后他找到了我。”他说,“最初那两年他在我眼中几乎就像是神……或者我本该拥有的父亲。肖恩弗雷切……被所有人敬畏,连国王也要在他面前低头的,伟大的圣骑士……我曾经告诉自己,我愿意为这个人而死,无论他想让我去做什么——结果呢?结果他其实并不需要我,而一旦他发现这一点,他毫不犹豫地抛弃了我,就像我们相处的那两年根本不存在。”

    埃德保持着沉默。眼前这个人需要一个宣泄的机会,而他大概只需要倾听。

    但布卢默忽地倾身向前,逼视着他。

    “他拼了命去救你……你大概会因此而感激涕零。”他冷冷地说,“别再那么天真了,埃德,他会这么做只是因为你对他还有用。”

    “……他并没有杀你。”埃德平静地回应,“我想他其实做得到……这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

    “杀了我对他也一样没什么用。”布卢默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你又凭什么觉得那不是因为他不想浪费力气?”

    埃德不说话了。他突然意识到布卢默真正无法相信的其实是他自己……他不能相信自己对于肖恩来说,并不只是一个被弃之不用的工具。

    “……来做个交易吧,埃德辛格尔,你应该很擅长这个。”

    沉默片刻之后,布卢默再次开口。

    “我会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我甚至可以告诉你永恒之杖的下落……只要你为我做一件事。”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