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惊夜 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茉伊拉被惊醒时其实根本就还没有睡着。  .

    她坐起身来,有一小会儿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敲击着耳膜,却说不清那种不安从何而来。

    但很快,她意识到这并不是因为她似乎再也无法消除的焦躁窗外隐隐的喧闹声也不是她的错觉。

    她抓起床头的铜铃,迟疑片刻又轻轻放下,随手抓起一件斗篷裹在身上,赤着脚走向门边这些天里一直陪伴着她的伊妮德安格斯大概睡得正香,没必要无谓地吵醒那已经累得够呛的、可怜的女孩儿她本该陪在弗里德里克身边,但不知为什么,那一向温和乖巧的女孩儿却执拗地违背了父母的意愿,坚持留在洛克堡。

    不她或许是知道原因的。

    拉开门的时候茉伊拉唇边不由自主地带着一点笑意,门外的守卫却显然吓了一跳。

    长枪在他们猛然转身时撞在一起。头顶上那铿然一声轻响让原本还有点迷糊的茉伊拉差点惊跳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她有些恼怒地压低了声音问,“外面为什么这么吵”

    守卫们匆匆向她行礼,然后面面相觑。

    “我们也不清楚。”塞文,已经跟随她好几年的谢维尔家的长子终于轻声回答:“但您最好还是待在房间里,陛下。”

    茉伊拉微微皱眉。她不喜欢这个答案,但她知道这没有什么可苛责的,这些骑士们负责寸步不离地保护她的安全,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洛克堡的每一个角落里发生了什么事那很有可能只是某个喝醉了酒的年轻侍从又在胡闹而已。

    她甚至希望是这样,但守卫们却显得异常地紧张。即使并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他们也似乎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沿着走廊逼近,茉伊拉不自觉地拉紧了斗篷,但出现在视线中的人却让她松了一口气。

    带着近十个守卫迎面而来的是她的侍卫长,也是嘉德的老师韦恩怀特。这个强壮的中年骑士对卡洛斯家的人来说差不多算是半个亲人如果不出什么意外,他的女儿很快就会成为嘉德的妻子。

    斯坎侯爵留下了他最忠诚的骑士来保护女儿的安全。

    “您最好还是待在房间里,陛下。“

    韦恩开口的第一句话却跟塞文一模一样,“北塔那边出了点意外但很快就会平息下来的,您不用担心。”

    “自己人”的好处就在于,他不会撒谎骗你,也用不着小心翼翼地粉饰太平。茉伊拉轻轻点头,甚至回以微笑,心中却还是隐隐抽紧。

    洛克堡北塔那一片事实上算是监狱。尊贵的犯人囚禁在塔顶,其他的则关在塔底和附近的地牢。安特就死在北塔

    别再想这个

    茉伊拉恼怒地告诫自己,正准备关上房门,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又一群卫兵跑了过来,只不过身上的罩衣并不是红色,而是墨绿。

    “格里姆”韦恩叫出了为首者的名字,声音里透着不满:“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洛克堡中的守卫有着不同的职责,绿色的罩衣代表他们负责外围的防御,没有允许是不能随意进入内庭的。

    “大人陛下”格里姆有些慌张地躬身行礼,将来不及收回鞘中的长剑垂下地面,“十分抱歉但恐怕有一两个逃犯趁乱跑了进来,卡特伦大人让我们”

    韦恩不耐烦地挥手制止了他。

    “去别的地方找吧,别来惊扰陛下。”他说,“就算真有逃犯窜到这里,也用不着你们动手。”

    格里姆再次深深地弯下腰去,看起来惶恐不已。

    茉伊拉微微有些不忍。即使同样拥有骑士的身份,同在洛克堡,不同的出身依旧会让他们面对截然不同的命运。这似乎并不公平,却无法改变至少她不知道要如何改变。

    但她至少可以给这些只是服从命令,恪尽职守的骑士一些鼓励。

    剑光在眼中闪过时,她还在怔怔地想着该说些什么那些未能出口的嘉奖,冻结在一片血色之中。

    片刻的死寂之后,一声凄厉的尖叫脱口而出。

    她几乎听不出那是自己的声音。

    直到被塞文硬拖着奔跑在走廊上的时候,茉伊拉的脑子里那可怕的画面依旧挥之不去格里姆从下往上直直地插进韦恩下颌的长剑,喷涌而出的鲜血,韦恩难以置信地睁大的双眼和渐渐扩散的瞳孔

    每一个细节她都记得那么清楚,随之而来的混乱却反而一片模糊。盔甲和武器的反光晃得她头晕,还有血她想大概是谁的血溅到了她的眼睛里,她用力擦了一次又一次,眼前却还是一片血红。

    伊妮德在她身边低低地啜泣着,而她甚至都不记得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上来的。

    她的侍卫在出其不意的攻击之中死伤了一半,剩下的几个人来不及关门据守,只能带着她和伊妮德沿着走廊且战且退,大声呼救。

    并没有人应声而来。

    洛克堡中的守卫的确人手不足她让弗里德里克带走了尽可能多的人,毕竟这里还有斯科特和菲利他们今晚都不在这里。

    她紧抓着伊妮德的手,竭力保持清醒,但真正把她从那一片充满恐惧、茫然和愤怒的混沌中扯出来的,是一阵响亮的号哭声。

    “朱恩”

    她放声叫道,扔下了伊妮德,挣脱了塞文,跌跌撞撞地向前冲去。

    弗里德里克带走了他的弟弟布兰登,但朱恩还太小她早该把她送回卡洛斯家的领地的这个城堡大概是真的被诅咒过。

    “谢天谢地。”阿格尼丝不耐烦的声音被朱恩的哭声压得几乎听不清:“这孩子哭得我头都快炸了”

    一片黑影当头压过来,茉伊拉下意识地伸手,准确地接住了阿格尼丝迫不及待地扔过来的小女儿,紧紧地把她按在胸口。

    “让她别哭了”阿格尼丝暴躁地吼道。

    她披头散发,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长裙,神情几乎能用狰狞来形容。

    茉伊拉扑过去用单手用力地抱了她一下。

    “有看见其他人吗”她问。

    “一群傻瓜被堵在了那边的走廊,另外那些蠢货大概还在不知道哪里追捕所谓的逃犯。”阿格尼丝冷笑着挥手,“还是别指望他们吧。”

    “我们得去南面。”茉伊拉在朱恩声嘶力竭的哭声里迅速冷静下来,“弗米利安和他的人在南塔。”

    弗米利安是韦恩怀特的儿子,从小和他们一起长大他不会背叛他们。

    韦恩濒死时睁大的双眼又一次浮现在脑海之中。

    “我们往南往石榴厅”茉伊拉咬咬牙,开口命令。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