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惊夜 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塞文不得不留下三个守卫阻挡敌人,让茉伊拉她们有足够的时..lā

    力量悬殊,谁都清楚被留下的人多半只有死路一条,年轻的骑士们却只是沉默地服从了命令。

    被母亲抱在怀中的朱恩渐渐停止了哭泣。茉伊拉并不怎么惊讶地发现,阿格尼丝比在这里住了十几年的她更熟悉洛克堡中的每一条路。他们沿着西南侧通常只有仆人们使用的楼梯顺利地下到了第一层,向南的庭院里却异常安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茉伊拉不禁忐忑地怀疑起自己的决定她总是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加自信,但是天知道,她的信心每一天都摇摇欲坠,唯恐一不小心做出什么愚蠢的决定,让这个国家让她的孩子和她所有的亲人们,都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但她已经没有退路。

    去南塔最近的路是穿过石榴厅左侧的走廊,那里有一扇隐蔽的小门通往前庭。横穿走廊时塞文依旧显得不够谨慎他甚至都没有左右看上一眼就直接跨了出去。

    然后他石化般僵在了那里。当他回过神来,慌乱地回身想要拦住茉伊拉时,走廊右侧那一片血泊已经映入了茉伊拉的眼中。

    她推开塞文的手臂,冲了出去,却本能地将女儿的头按在自己的肩上。

    她不能让她看到这些。

    石榴厅外的守卫没有得到国王的直接命令是不允许离开的,那原本也是茉伊拉的希望所在但现在,那些精心挑选出的、王国之中最优秀的骑士们静静地躺在自己的鲜血之中,惨白的脸上带着惊愕与茫然。

    他们中的大多数,甚至连剑都没有拔出来。

    茉伊拉僵直地站着,脑子里一片空白,无法控制地浑身发抖。她无法想象有什么敌人能让他们这样毫无反抗之力不,其实是有的,只不过她不愿相信她不能相信。

    心脏沉重地坠下去,坠下去她没有办法呼吸。

    阿格尼丝粗鲁地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臂,但她几乎感觉不到解救了她的是意料之外的,熟悉的声音。

    “陛下。”那浸了蜜一样的声音甜腻而殷勤,“这么晚了,您是要去哪儿呢”

    亚伦曼西尼。

    茉伊拉沉默片刻,转身时神情平静。

    她知道自己此刻看起来是什么样子衣衫不整,被汗水打湿的长发乱糟糟地贴在脸颊和脖子上,还光着一双脚但她微微抬起下巴,平静地注视着曼西尼,就像坐在王座之上,头戴王冠,骄傲而从容。

    “您这又是要去哪儿呢”她冷冷地问,“北塔上的房间不够舒适吗”

    阿格尼丝总是能把这样的话说得更加好听更加婉转而又充满了讽刺。茉伊拉偷偷向她学过一些,但现在,她只恨她过于良好的教养让她无法更直接地表达出更强烈的愤怒与不屑。

    菲利泽里提醒过她但大概连他也没有想到曼西尼会如此大胆。

    “当然不是。”曼西尼低低地笑着,“我怎敢挑剔囚禁过两位国王的地方”

    塞文一声不响地移动脚步,半挡在茉伊拉身前。即使是平常急躁大胆的他,也没有出手攻击。站在他们面前的“逃犯”独自一人,却毫无惧色,而在他们身后,还躺着骑士们狼藉的尸体情形如此诡异,连他都不由自主地变得更加小心翼翼。

    依旧面带微笑的费迪南德伯爵像是变了一个人并不只是因为他手中握着一根法杖。那法杖通体银白,长枪般笔直,顶端分出尖锐的五棱,隐约刻着几行符文,却没有镶嵌任何宝石,看起来几乎像是某种武器。

    手杖简洁到凌厉的风格与曼西尼堆积着脂肪的身材格格不入,却奇怪地并不显得十分突兀。

    他的眼神同样凌厉。凌厉得仿佛此刻装在那身体里的是另一个灵魂但茉伊拉知道,这或许才是真正的亚伦曼西尼,撕下了他谦恭、热情、油滑和狡黠的面具,显出其下隐藏已久的狰狞,比那个谁也摸不透的伯爵大人更加可怕却反而没那么令人厌恶。

    “陛下。”

    他像个真正的骑士般向茉伊拉伸出一只手:“这个夜晚似乎不太平静,也许您愿意让我送你去一个更加安全的地方”

    茉伊拉瞪着他,脑子里闪过无数种拒绝的方式,最后还是选择了最简单直接的一种。

    “不。”

    她直截了当地说。

    曼西尼收回手,一脸遗憾地叹了口气,却显然并不意外。

    他向前挥出手杖时太过随意,唯一及时反应过来的是阿格尼丝。

    她猛地把茉伊拉扯向自己身边,厉声吼出一句什么。茉伊拉根本听不懂,只是隐约觉得那像是一句咒语可阿格尼丝怎么可能会施法而且这里可是洛克堡

    在她一瞬间的恍惚之中,风尖啸着掠过她耳边,像是迎面而来的利刃。惨呼和怒吼声随之而起塞文的左肩就在茉伊拉眼前被撕裂开来,飞溅的鲜血直喷向茉伊拉的脸。

    茉伊拉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但血并没有落在她的脸上它被某种无形的屏障所阻隔,怪异地在她面前缓缓滑落。

    她的侍卫们却没有这样的幸运。塞文身体一歪,险些跪倒在地,勉强靠着墙壁站稳,却也只能脸色苍白地按住自己的左肩,试图阻止喷涌而出的血,根本无力挥剑;菲尔顿沉重地倒在茉伊拉脚边,再也没有动静他们身上那精致而坚实的盔甲,竟脆弱得不堪一击。

    茉伊拉浑身发冷,僵硬的手指用力拉住了另一个冲向敌人的侍卫。

    她感激他们至死不渝的忠诚,但这没有用处他们并不是曼西尼的对手。

    “你怎么敢”阿格尼丝怒吼,尾音却似乎在情不自禁的恐惧之中低了下去,顿时没了气势。

    “那么,陛下。”曼西尼并没有理会她,只是微笑着再一次向茉伊拉伸出手臂,“容我再问一次,您是否愿意”

    他没能把话说完。

    一声巨响,走廊朝向庭院的那一侧,一扇紧闭的玻璃窗轰然碎裂。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