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 访客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我们不是敌人。,”

    马绍尔开口的第一句话让菲利有些意外:“我们需要您的帮助,大人就像您也需要我们的帮助。”

    菲利大大咧咧地叉开腿坐在椅子上没动,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敲着大腿,好一会儿没有开口。

    这个房间位于北塔之下,但并不是审讯室,而是被监禁的典狱长卡特伦的接待室,书架上不知多久没人动过的书落满了灰尘,整个房间里隐约漂浮着一种微微发酸的霉味。赫里福伯爵在菲利面前拉过一张椅子,端端正正地坐了下来单看坐姿的话,他倒是更像那个被审讯的人。

    已近中年的伯爵大人相貌堂堂,开始泛灰的亚麻色短发整整齐齐地向后梳着,蓝绿色眼睛看起来平静又诚恳。

    他来到斯顿布奇,原本是为了参加婚礼康吉尔伯爵那位死在曼西尼家地底的外甥的婚礼。当婚礼变成葬礼,作为康吉尔伯爵的好友,他显然不能就此离去。这位平常一板一眼,安静内敛得缺乏存在感的伯爵,几天前在石榴厅上也始终保持着平静,但他开口的每一个问题,都看似温和,却让埃德和菲利有口难辩。

    那时的怨气还若有若无地堵在胸口,让菲利一时之间很难接受对方友善的示意。

    “我们从来不是敌人。”在气氛彻底变僵之前,他淡淡地开口。

    “的确。”马绍尔赞同地点头,并不怎么在意他的冷淡,“如果我曾经对您和辛格尔大人有所冒犯,希望您能够见谅。我只是无法相信在斯顿布奇会发生那么可怕的事这个城市简直像是中了什么诅咒,自从被瘟疫袭击或者在那之前就已经开始。”

    “我不知道您也会相信诅咒这种东西。”菲利干巴巴地回答。

    伯爵苦笑起来。

    “看来您比我预料的更了解我。”他说。

    巴斯马绍尔对所有无法解释的东西都抱着怀疑的态度,对神和魔法都敬而远之。在他领地之内的水神的牧师曾经抱怨过他对待神的仆人就像对待商人但讽刺的是,他的小儿子却是一个狂热的魔法爱好者,在他强烈的反对之下,仍不惜放弃一切与家族决裂,独自跑到尼奥,成为了一个卑微的法师学徒。

    他的直率让菲利有些尴尬地意识到自己的焦躁和失控他实在没有必要表现得这么无礼。

    圣骑士收回长腿,默默坐直。

    “我明白您的疑惑,大人。”马绍尔的语气依旧平静,“让我们长话短说。在德鲁在我的儿子无论如何也想要成为一个法师之后,我不得不对魔法有所了解,我也一直与德鲁的老师,师塔的斯托贝尔大人保持着联系相信我,当他前天晚上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也十分惊讶但他迫切地希望能跟您谈一谈。”

    菲利微微皱眉。

    他并不怎么意外。老实说,师塔直到现在才掺合进来他已经觉得很奇怪更有可能的是他们一直偷偷摸摸地掺合在其中。但这个要求见面的方式却是他没有料到的。

    “我觉得我好像并不难找”他漫不经心地玩笑般开口。

    “这关系到我们所有人,大人。”马绍尔低声回答,“他声称他冒着危险来到这里,而他相信我我无法向您保证他所说的都是实情,但如果您愿意的话,至少可以先听一听。

    他抬手击掌,一个全副武装的卫兵应声推门而入,在菲利面前摘下头盔,轻轻一笑。

    “久仰大名,圣骑士泽里”他说,“我是尼克斯托贝尔,奉克尔曼桑托,伟大的塑石者之命而来。”

    地图在面前缓缓展开时,埃德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这只是一张斯顿布奇的地图只是标注了一些奇怪的符号。

    “斯科特画上去的。”菲利告诉他,“而他说这些符号是肖恩给他的我猜你认识”

    “我见过。”埃德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但我并不知道”

    “并不知道它们代表着什么。”菲利抱起双臂,神情有些冷淡,“我听过了。”

    “我是真的不知道。”埃德尴尬地试图解释,“我只知道它们大概与精灵有关远古的精灵。”

    “我认识这个。”尼亚伸手戳在地图的某一点上,“那块被拜厄抢走的骨头上刻着这个。”

    “旧街市场。”菲利看了一眼,眉心皱成一团,“这简直毫无道理。那地方确实有个祭坛,仪式却根本不在那里举行是我们弄错了什么吗还是”

    他猛地闭上嘴,恼怒地抓了抓胡子他在下意识地怀疑肖恩。

    他拿出这个是希望能找到布卢默尽管它在他们寻找埃德的时候其实并没有任何帮助,但被标注的地方,确实存在着在这个城市建造之初就设下的祭坛。

    洛克堡遭到袭击的那一晚,城堡里失踪了两个博弗德家族的年轻人。虽然不知道曼西尼为什么想要带走茉伊拉,他们还是不得不回到最初的担忧同样的仪式会再一次被举行。

    而在魔法的保护之下,那些祭坛十分隐秘。乔伊和他的老伙计们对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了如指掌,之前却也只知道其中的一个。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埃德突然疑惑地想到这个问题,“你和斯科特。”

    地图上曼西尼家所在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标记。

    “直觉”菲利茫然地耸耸肩,“或者某种联系那时我们正准备离开纳斯提喷泉那地方除了被封闭了几百年的空气之外屁都没有,他突然一脸像是见了鬼的表情,冲出地底就直接传送要不是我追得够紧及时抓住了他,他大概就把我扔在那儿了。”

    他说起来仍有些愤愤,更多的却是无奈。

    斯科特依然没有回来,肖恩再次闭门不出他们只能靠自己。

    埃德双手撑在桌面上,垂头瞪着地图。他熟悉几乎每一个符号它们就像是刻在了他的脑子里,却全然无法理解这种感觉实在让人分外焦躁。

    它们以不同的顺序排列,其中有两个是那两块石板上不曾出现过的。这样的符号到底有多少个那样的石板到底又有多少块它们是真的来自安克兰,还是某种更古老的东西

    埃德歪着头,把地图转了个方向他觉得他好像看出了一点什么。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