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牺牲者 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有很长一段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从地面上传来的喧闹声似乎也无法渗入这里凝滞的空气,只是隐隐约约地漂浮在他们头顶,遥远而空洞,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声音。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死法。”似乎无法再忍耐那一片死寂,布里斯帕特森开口道,紧绷的声线听起来干涩而低哑,“就像是”

    就像是一团火焰从他的体内烧了出来,将他的躯体烧成一具空壳。

    埃德的身体微微一颤,想起几天前炙热地燃烧在他的血肉他的灵魂之中的火焰。或许只差那么一点点,他也会变成脚下这样一具尸体或某种更糟的东西。

    而那喷薄而出的力量去了哪里它消散在夜空之中,还是以某种形式停留在这个世界

    像是感觉到他的颤抖,娜里亚无声地抓住了他的右手,用力握紧。

    菲利转头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他们大略地看过了整个密室。根据帕特森得到的消息,这里实际上不过是个被废弃已久的储藏室,许多士兵都知道这个地方,它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士兵们私下赌博的地方,在因为某种愚蠢的争执出了人命之后,它才被完全封锁起来。

    被压在碎石下的尸体,的确有两三具属于守卫此地的士兵,在尸体被清理出来之前,他们不可能知道这些士兵是因为发现了什么而进来查看,还是参与仪式的人之一。

    但他们之前的猜测或许是正确的。这样的仪式并不需要什么特定的地点,甚至也不需要那些腥红的长袍,黄金的手杖

    古老的歌谣恍惚在耳边响起,轻易将埃德的意识拉入一片幻境。跳动的火焰,摇晃的黑影,无尽的愤怒,遮蔽天地的,巨大的双翼

    埃德猛地一惊,挣脱出来,额上已冷汗津津。

    一只手拍上他的肩头,让他不由自主地一缩,僵硬地回头。

    “回去吧。”菲利对他微微皱眉,语气却十分温和,“这里还有好一会儿才能完全清理出来,你一直待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处。如果有什么可看的东西,我会派人去找你的。”

    埃德勉强一笑,轻轻点头。

    回家的路上他依旧失魂落魄。娜里亚拉着他穿行在人群之中,灿烂的阳光晃得他几乎睁不开眼,身体却似乎始终是无法被温暖的冰冷从心底冷到指尖。

    布卢默空洞的双眼像一张钉死在他眼前的画面,无论如何也无法抹去。他不由自主地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想起那个英俊的年轻骑士,金发蓝眼,笑容明亮,崭新的盔甲外斜披着蓝色的披风,蓝底上五朵白玫瑰簇拥着一座白色塔楼,塔楼顶上一颗晨星闪烁。

    他的笑容或许是假的,他清澈的蓝眼睛里藏着无人可见的阴影,但他年轻的生命是真实的,他曾经拥有的希望

    埃德突然停下脚步,涌动在心底的某种情绪让胸腔里那团僵死紧缩的肉沉重而剧烈地跳动起来。

    娜里亚惊讶地回头。

    “怎么啦”她轻声问他。

    “我得去见一个人。”埃德回答得仓促而含糊,“我得我必须得去见他。”

    娜里亚沉默片刻,放开了手。

    “去吧。”她说,“要小心。”

    埃德怀着无言的感激向她匆匆点头,转身冲向城西。

    雇一辆马车会更快。

    气喘吁吁地闯进耐瑟斯神殿的后院时,这个念头迅速地从脑子里滑过去又消失。他脚步未停,冲到肖恩的房前时也没有丝毫犹豫,甚至没有敲门就直直地撞了进去。

    门没有锁,肖恩也在那里就像几天前一样,坐在自己床前的椅子上,平静地注视着他,像是从来不曾离开。

    埃德瞪着他,却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几天前他就站在这里,为了与布卢默的“交易”

    “他死了。”他突兀地开口,“布卢默克利瑟斯他死了。”

    肖恩保持着沉默,脸上的神情丝毫未变。

    没有什么能比这个让埃德更加愤怒。

    “他死了。”他重复,“他曾经说过,他愿意告诉我一切,来交换一个和你见面的机会一个他再也不会有的机会,但我想我知道他想要问你什么。”

    他停了下来,再次开口时心中涨满属于他和不属于他的怨恨与怒火。

    “为什么”他问,“肖恩弗雷切为什么”

    他并没有指望能得到答应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指望什么。

    但肖恩终于开口。

    “我会回答他。”他说,“总有一天或许不会太久。我会回答他,如果他依旧执着于一个答案的话。”

    埃德怔怔地站着,怒火在沮丧和迷茫之中冷却下来,渐渐意识到自己的可笑他到底想要得到什么呢无尽的忏悔和悲伤的眼泪吗那不是肖恩弗雷切会做的事。

    或许并不是毫不在意,或许也会怀有一丝愧疚,但肖恩十分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无论别人如何看待,无论牺牲了什么,他不会后悔,也不会回头。

    埃德垂下头,默默地转身离去。

    “我不会让他的牺牲毫无意义。”

    毫无意义的,肖恩在他身后低声说了一句。

    牺牲。

    如果有必要,他大概连埃德,或者斯科特都可以“牺牲”掉。

    埃德苦笑,疲惫得无力去分辨那是在承认什么还是在承诺什么。

    他在走廊上茫然地站了一会儿,直到某种异样的感觉让他清醒过来。

    斯科特的卧室里似乎有什么动静。

    斯科特不在的时候,除了小白,就算是菲利和尼亚也不会随意进入那个房间而小白现在并不在神殿。

    菲利把它带进了洛克堡,保护茉伊拉和她的女儿。那头白色的豹子其实从来没有伤害或攻击过什么人,但它的独特,而不只是它跟随在斯科特身边所获得的“圣兽”的光环,让它即使趴在那里不动,也具有某种令人畏惧又安心的力量。

    埃德迟疑片刻,下意识地放轻脚步,走过去推开了斯科特的房门。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