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家族 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明亮的光线无声地泄入昏暗寂静的房间,埃德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书架前猛然动起来的黑影就吓了他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惊喜地叫出声:

    “斯科特”

    斯科特向他微微点头,明明站得笔直,脸上却挂着仿佛刚从梦中惊醒般的恍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看起来不像是什么щ{lā}

    埃德迟疑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是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与他更想问却不知该如何出口的其他问题相比。与其说他想要知道答案,倒不如说横亘在两人之间的沉默让他觉得有些尴尬。

    斯科特一声不响地站着,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当埃德以为自己不会得到回答,准备换一种沟通的方式时,他却突然低声开口:

    “在他死的时候。”

    埃德一怔,脱口道:“布卢默”

    斯科特点点头,眼中的恍惚终于退去,露出其下深深的疲惫。

    “菲利说过,你可以感觉到”埃德想了起来,“所以你才能找到我。”

    “我也找到了他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处。”斯科特苦笑,“当我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他跌坐在椅子上,垂下头喃喃低语:“我无法阻止”

    他的下一句话低到埃德几乎要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什么“我甚至不知道该不该阻止。”

    不是“该如何”而是“该不该”吗

    心脏重重地一跳,无数疑问涌了上来,如同夏季泛滥决堤的洪水一般,再也无法控制。埃德呆呆地想了好一会儿,谨慎却大概毫无必要地关上门,才清了清发紧的嗓子,用他能想到的最婉转的方式,轻声问道:

    “伊斯有没有告诉过你一条龙的名字一条古老的,应该已经死了几千年的炎龙”

    斯科特蓦然抬头,埃德的声音被斩断在他过于凌厉的眼神中。

    错误的问题他慌乱地想着。

    错误的时机或错误的人。

    他无法分辩。

    他浑身紧绷,呼吸都停了几拍。斯科特的眼睛亮得骇人并没有他曾经见过的那种非人的金黄,而是依旧带着浅浅的蓝,却失去了通透,更像被烈火煅烧过的锋刃,在坚硬与冰冷之中,又透出一丝奇异的,

    危险本能在埃德耳边尖锐地嘶叫着。不是像是被一头噬人的野兽牢牢地锁在视线之中的那种危险,而是站在悬崖的边缘,看着脚下无底的深渊或翻腾的岩浆,进退无路般的危险。他甚至不自觉地准备好了一个逃生的法术,又烦躁地告诉自己那大概也没什么用处他能逃去哪里呢他有太多无法放弃的东西,他的生命也并不握在自己手中。

    他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埃德在愕然之中清醒过来,背后已经密密地出了一层冷汗。

    斯科特垂下了双眼,向后靠上椅背。埃德竭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与心跳,无法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一瞬间,盘旋在他脑子里的,似乎是不属于他的恐惧。

    那是种奇怪的、令人不安的感觉。像是灵魂里绝对不容许其他人踏足的禁地被莫名地侵入,哪怕只是个意外,也让人战栗不已。连他的胃都在抽搐着,似乎想要把昨天的晚餐通通倒个干净。

    他不知道斯科特感觉到了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感觉到的是什么。

    无数问题涌到唇边又被吞了回去。有很长一段时间谁也没有开口,直到斯科特低低地叹了一口气,终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缓缓站起身来。

    “跟我来。”

    他说,语气异常平静。

    目不斜视地跟着斯科特走了没一会儿,埃德就开始把头扭来扭去,好奇地环顾四周。

    这地方安静得像个坟墓有一瞬间尼亚的警告从脑海中滑过,又被他踢了出去。

    无论如何,至少这一点他还可以坚信不疑斯科特不会伤害他。

    随着斯科特匆匆的脚步,连绵不断的,坚固的石墙在他们身边延伸至无法照亮的黑暗,又突兀地转折;纵横交错的道路规整如棋盘,陷入其中的人却很可能再也找不到出口他听说过这个地方。就在一天之前,菲利轻敲着地图上的洛克堡,告诉他那些隐藏在地底、与这个城市一起诞生的秘密。就是在这个黑暗的迷宫里,菲利被莉迪亚袭击,那魔法的印记到现在还留在他的后颈上,谁也不清楚那到底会有什么后果

    菲利的叙述极其简短,带着说不出的懊恼和听天由命般的无奈。但即便是那么简短的几句话,他也停顿了好几次,眨着眼像是有什么已经想不起来。不需要尼亚那么敏锐的目光埃德也能看出,他隐瞒了一些事不过,他们之中,又有谁不是这样的呢

    他没有追问,只是希望能到所有被标记过的地方看看。这个迷宫和洛克堡里那个还残留着斯科特发黑的血迹的祭坛,原本被安排在最后,毕竟,现在的情况有点复杂

    他快走几步,紧跟上斯科特,不由自主地开始猜想斯科特的归来又会让事态有怎样的变化那已经不是靠绝对的力量就能够强压下去的混乱,何况斯科特自己的情况还如此微妙。

    各种各样的不安在心底如水草般纠缠在一起,难分难解。埃德茫然地盯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巨大的石棺,发了一小会儿呆才意识到,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斯科特落在他脸上的视线有隐忍的无奈。他心虚地躲避着,让自己猛盯着眼前刻满符文的石棺。兴奋与好奇迅速地压过了恐惧与不安,他小心地凑得更近,忍不住想要伸手摸上一摸。

    “这就是那个吗”他的声音里充满缺乏紧张感的惊叹,“道伦博弗德,那个法师国王的石棺”

    “是的。”斯科特无力地叹着气,“但我带你来这里,可不是让你看这个再说,里面是空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