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 乌鸦 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那一天埃德回家的时候,天都已经~щ~~lā娜里亚站在门外,满脸的忧虑和焦急在看见他身影的那一刻变成了欣喜和宽慰又很快地变成了恼怒。

    她的脸色阴沉下来,叉着腰瞪着埃德,似乎如果他不能给出一个让她满意的解释就不会让他进门。埃德努力向上扯起嘴角,笑得难看,嗫嚅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娜里亚摇摇头,迅速地心软了。她转身走进院子,在发现埃德还是呆呆地站在原地时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终于反应过来的埃德赶紧跟了上去。

    屋子里已经点起了蜡烛,餐桌上摆得满满登登。黑发女孩儿早就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新鲜的面包,薰鲱鱼上细细地洒着黑椒,肉菜汤的香味还隐约散在空气里,陶罐里装着清凉的啤酒

    汤已经凉透了,而娜里亚显然也没有再加热的打算。埃德手忙脚乱地接住她扔过来的面包,老老实实地埋头吃饭,什么也不敢说。

    他们沉默地坐在桌子的两边。娜里亚的餐刀重重地敲击着餐盘,如果盘子不是木质的,大概都已经被她给敲碎了。

    但她什么也没有问。当吃完这食不知味的一餐,收拾桌面的时候,她似乎也已经冷静下来。反倒是埃德,从头到尾惴惴不安,心思重重,一次又一次欲言又止。

    “娜里亚”

    当女孩儿收拾完毕,伸手解开盘起的长发时,他终于忍不住开口:“我知道我答应过你,不会对你撒谎,也不会对你隐瞒任何事,但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不得不这样你会原谅我吗”

    话没说完时他已经沮丧得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多么怯懦又贪心就算娜里亚毫不客气地给他一掌或者把他踹出家门,他也无话可说。但是

    娜里亚沉默片刻,意外地没有生气。她拖开长凳坐了下来,安静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心平气和地开口:“说得好像你以前就什么都没有瞒过我一样。”

    埃德的脑子里嗡的一响,张大了嘴却无从辩解她说得一点也没错。

    他与她分享许多秘密,却也暗自隐藏了许多。一些是为了她的安全,一些是为了他自己如果娜里亚知道他居然跟一个死灵法师做了交易,她会怎么看他

    “我讨厌这样。”娜里亚坦然直视着埃德的双眼,“艾伦总会说这是为了你好这是我最讨厌的借口。但有时候我也会想一想,如果他什么都没有骗过我,如果一开始我就知道伊斯根本不是人类,而且随时有可能变成一条危险的巨龙,也许我没办法那么开开心心地把他当成自己的弟弟,也不会毫无顾忌地把他带进克利瑟斯堡。也许他根本不会遇上你,我们也不可能成为朋友那会改变一切,而与被欺骗相比,我更不喜欢那样的改变所以我会原谅你,埃德,虽然我依然讨厌被骗,但我愿意相信你相信你有足够的理由做出这样的选择,无论我喜欢还是不喜欢。”

    她猛地闭上嘴,脸上神情变幻,突然间又莫名地恼怒起来。

    “总之就是这样”

    她硬邦邦地扔下这句话,起身跑掉了。

    埃德怔怔地看着她逃跑般冲上楼梯,好一会儿没有回过神来。

    然后他慢慢地趴在了桌子上,把头埋在双臂之间,各种各样的情绪像煮开的肉菜汤一样在心底沸腾,许许多多不同滋味混杂在一起,让他既想哭又想笑。

    埃德辛格尔,你是个多么幸运的家伙。

    他无声地对自己说着,满怀感激。

    这本该是一个不眠之夜有太多东西他根本无法接受。但推开卧室的窗准备睡的时候,埃德心中却异常平静。

    总会有办法的他面对过许多危险,现在不也还好好地站在这里吗

    他的窗前种了棵不大的月桂树,枝条堪堪高过他的头。在夜风掠过树梢时细碎的声音里,埃德听到了鸟儿扑腾双翼的声音。

    漫不经心的目光捕捉到了浓密的树叶间那个小小的黑影,洒落的月光照亮它黑色羽毛和乌亮的双眼。

    那是只乌鸦。

    埃德愣了一下。斯顿布奇的城区很少能见到乌鸦,而且这一只看起来有点眼熟

    那只为伊斯传过信的乌鸦,在他们离开克利瑟斯堡时围着他们盘旋了两圈,展翅飞回了北方但埃德可不是精灵,他根本分不清一只乌鸦和另一只有什么区别,何况这一只还藏在树叶的阴影中,根本看不清。

    他歪了歪头,那只乌鸦也歪了歪头,十分平静地与他对视。

    “呃你好”

    埃德试着友好地打了个招呼,又觉得自己有点傻。

    克利瑟斯堡的那只乌鸦,会在有人对它说话时嘎嘎地叫两声,像是在不耐烦地回应:“听到了,要干嘛”至少泰丝是这么形容的。

    但他眼前这一只,只是又伸了伸翅膀,在随风起伏的树枝上站稳,一声不吭。

    风渐渐大了起来,月亮在被撕扯的云层后忽明忽暗,似乎有一场暴雨即将来临,这只乌鸦却始终站在那里没有飞走。

    “要进来吗”埃德用精灵语说,他甚至站开了一点,让它能够飞进房间,“要下雨了。”

    乌鸦低沉地叫了一声,看着他的眼神像看着个傻瓜却又并不令人讨厌。

    在埃德以为它会接受他的邀请,拍拍翅膀飞进来的时候,它却突然发出一声粗哑而响亮的叫声,蓦地冲上天空,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埃德茫然地眨了眨眼,觉得有点莫名其妙那只乌鸦说不定也有同样的感觉。

    他摇摇头,在开始淅淅沥沥响起的雨声中任由窗子敞开着,滚倒在自己的床上。

    说不定它还会回来呢

    他迷迷糊糊地想着,在沉闷的雷声从远方的天空轰隆隆地滚过来时沉入了睡梦之中。

    那一晚,他睡得异乎寻常地安稳。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