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乌鸦 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夏天的雨总是突如其来。,细细的雨丝眨眼间就变成了豆大的雨滴,石头一样重重地砸在乌黑的羽毛上。

    乌鸦本能地发出一声不满的大叫,奋力穿过雨幕。雨夜中的斯顿布奇在它双翼之下模糊得像一幅被水晕开的炭笔画,晦暗中隐隐透出一丝朽败的气息。

    这个建成才不过两百年的城市,却似乎已经快要走到尽头。

    乌鸦歪歪扭扭地飞向西方,在空中划出怪异的轨迹,它的目标十分明确只是一阵儿一阵儿的,它会忘掉。

    耐瑟斯的神殿耸立在西侧的城墙之外,三重塔的阴影之下,此刻看起来是一片犹如骸骨般的灰白。乌鸦疾冲下去,黯淡的火光之中,它能看见那一小方被走廊环绕的庭院,走廊上一个男人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忽地抬起头来,目光穿透雨幕,紧紧地锁在它身上。

    乌鸦一头撞了过去。

    它落在了走廊上,抖了抖身体,低头梳理着自己的羽毛,在男人试图靠近时发出警告般的大叫声,拍打着翅膀飞得更远。

    它已经忘了它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大概只是来避雨的吧。

    眼前的世界如漩涡般旋转着急速远离。伊斯猛地抬头,晕乎乎地向后退了一步,心头升起莫名的恼怒。

    他在那只被控制的乌鸦冲进庭院的那一刻与它失去了联系耐瑟斯神殿有了某种魔法防护,那是在他离开时还不存在的东西。

    但至少他已经看到了他想要看到的东西。

    “被赶出来了吗”

    白鸦幸灾乐祸的声音此刻就像是火上浇油,“我告诉过你,如果是我的话,可不会用这种粗糙的法术来做这么危险的事你得庆幸自己是条龙,你知道有多少不自量力的小法师因为这样失败的尝试而变成白痴吗噢,不,小龙,你得回头让我瞧瞧,你要是变傻了,我可就没办法离开这儿了嘿小龙”

    伊斯回头阴沉地瞪了她一眼。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冻住那张嘴大概是因为太无聊,这个女人变得一天比一天啰嗦。

    女法师靠在门框上,笑眯眯地看着他,毫不在意。无论他对她态度如何恶劣,她好像从来都不会生气,只是觉得有趣这反而让伊斯总是越发地容易怒气冲冲。

    “要不要来做个交易”白鸦问他,“如果你能解开禁制,让我出去逛逛,我可以把你传送到斯顿布奇再传送回来,你可以亲眼看看你的朋友们和你亲爱的哥哥是否安然无恙,而不用每天在这里暴躁地转来转去,一副想要放把火烧掉整个山谷的样子如果你不想要,我还是很愿意把这里变成我的城堡的。”

    她无法离开这栋看似脆弱无比的木屋,但伊斯也无法阻止她站在门内对着院子里的他冷嘲热讽。

    “别做梦了。”

    他冷冰冰地扔给她一句话,昂首从她身边挤了过去。

    钻进试验室再砰地一声关上门,他的双肩立刻就垮了下去,愣愣地站了好一会儿,才走到房间中央那张巨大的木桌边。

    穆德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看起来就像是一根木头。

    伊斯垂头看着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木头脸,心中说不出的难过。他的确很想亲眼看看埃德他们是否安全尤其是在得到那个半龙的警告之后。距离对他根本不是问题,他不需要魔法,他有双翼,但他担心一旦回到朋友们身边他就再也无法离开,而现在他不能离开这里在完成他的承诺之前。

    因格利斯死了。

    老法师坚持到了他从白石岛回来的时候,但已经无法再教给他任何东西。

    最后的两天里,他躺在床上艰难地喘息,一句话都没有说没有指责,没有警告,没有教诲。

    他该说的话都已经说过。是伊斯自己放弃了那些仅有的、能够从他那里学到更多的时间,去做那些他自以为更重要的事。

    然后,他只能呆呆地坐在那里,满怀懊悔,看着因格利斯奈夫,那伟师的生命之光也抵挡不了时间无情的吞噬,无法挽回地一点点熄灭。

    白鸦始终没有进过这个房间,她只是偶尔会冷着脸靠在门边,看着因格利斯皱巴巴的、被死亡的阴影所笼罩的,发灰的脸,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当他们目光相接的时候,伊斯会十分尴尬地觉得,自己才是多余的那一个。

    这一次,穆德在老法师停止呼吸的那一刻才彻底倒了下去。

    伊斯已经对这个山谷的一切了然于心。如果他无法让穆德“活”过来,远志谷的防御将变得不堪一击,而一旦被侵入,木屋包括困在其中的白鸦,会被拉入图书室所在的空间,从这个世界里完全消失,再也无法进入。

    那是因格利斯对他一生所创造和积累的财富最后的保护,尽管他更希望有一天它们能被正确的人,以正确的方式所使用。虽然他告诉过伊斯,如果他不得不选择放弃这个山谷,放弃他的誓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说这句话时平静得有点漫不经心,让伊斯格外地生气一条龙从不会违背自己的誓言,哪怕他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因格利斯是有意把他绊在这里的。

    但他既不曾试图用他强大的法术来控制伊斯,也没有阻止过伊斯去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

    所以,现在他不能离开。

    他把老法师的尸体埋在了河边,有永不凋谢的远志花和潺潺的流水陪伴。哪怕只是为了守护那个简陋的坟墓,他也不能就这么离开。

    穆德有自己的“灵魂”,但如果无法与另一个活生生的灵魂相连,那就像是无根之火,根本无法燃烧。

    木屋里有所有他需要的材料,让它复活对伊斯的耐心仍是前所未有的考验它异常繁琐,且容不得一点失误,否则,对伊斯的伤害倒不是十分严重,却有可能完全摧毁穆德原有的灵魂。

    当然,他可以创造一个全新的穆德但他得花多长的时间,才能让它学会泡出那么恰到好处的花草茶呢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