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诱饵 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圣骑士索性拖过一张椅子,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斯科特对面。

    他什么也没再问,但他的眼睛里明明白白地写着“我可没这么好打发你知道的”。

    当小白无聊得开始没心没肺地打起呼来,斯科特终于无奈地打破了沉默。

    “我找到了安特。”他说。

    菲利脸上的肌肉有一瞬间的紧绷。

    “他在哪儿”他脱口问道,“你没杀他。”

    后一句话已经不是什么疑问。认识了这么久,他能从对方眼神里一点细微的变化看出许多东西。

    “没有。”斯科特平静地回答,却避开了前一个问题。

    “你最好有足够的理由。”菲利皱眉。如果茉伊拉知道这个如果弗里德里克知道诸神在上,他实在已经受够了这些死去活来的麻烦。

    “他的确知道一些关于博弗德王朝和这个城市的秘密。”斯科特低声说,“一个古老的契约你知道吗二百多年前,当卡萨格兰德博弗德起兵叛乱的时候,几乎没人认为他能够成功但他成功了。”

    那时的卡萨格兰德仅有伯爵之位,拥有当时还不到维萨城一半大小的斯顿布奇,和周围一片时常被泛滥的洪水淹没的平原。曾经,当格利瓦尔的精灵还足够活跃的时候,从维萨城直到尼奥的商船大多停泊在精灵的码头,一河之隔的斯顿布奇西港也简陋得只能容纳一些小小的货船和渔船。但当精灵们一点点退回森林深处,斯顿布奇开始成为南方最重要的港口之一。当时的国王奥斯本克利瑟斯十分希望能够建起一支能与尼奥城和它控制下的海岸城市相抗衡的水军,并为此而不止一次地想要将卡萨格兰德的领地收归王室所有。

    在所有的记载之中,这一点都被当成卡萨格兰德起兵叛乱的原因。

    卡萨格兰德的领地继承自祖先,他的家族甚至曾经在短暂的时间里在这片小小的领地上自立为王,像当时遍布大陆的许多个“国王”一样直至克利瑟斯家族的铁骑挟着属于北方凛冬的寒意席卷了半个大陆,让破碎的鲁特格尔重归统一。

    他的愤怒和反抗都不难理解,但在当时,那被认为是自寻死路的愚蠢之举。

    “他还不如把自己的领土双手奉上,至少能够完完整整地死在床上国王陛下为了补偿而赐给他的财富大概都足够他用秘银铸上一张床。”

    一位在那场叛乱之中选择了冷眼旁观的贵族在一封信中这样不无嘲讽地评价,大多数人在最初的一个月里都抱着同样的观点。

    即使奥斯本克利瑟斯唯一的儿子,他的继承人刚刚在一场意外中死去,他自己也陷入颓废之中,但他的威望仍在,他早死的兄弟还留下了一个儿子可以继承王国,他还拥有许多忠诚的追随者

    或许因为根本没有把卡萨格兰德放在眼里,奥斯本在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几乎什么也没做。当他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卡萨格兰德已经联合了沿途大大小小七位领主,浩浩荡荡地沿着维因兹河岸北上。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对国王的不满多少总是会有的,奥斯本克利瑟斯一直被认为过于强势,但他公正,勇猛,拥有无法否认的个人魅力那些隐约的不满根本没有强烈到摧毁整个王朝的地步,何况克利瑟斯家族自古以来都被认为得到了水神的庇护。

    当奥斯本的头被插在维萨城外的木桩上,这场战乱在许多人还处于茫然之中时,就以谁都没有意料到的结局迅速地结束了。

    博弗德家族的后代把这场令人惊讶的胜利视为诸神的祝福,正义的战争,以弱胜强的,永恒的传说但其中实在充满无数疑问。

    即使在加冕为王之后,卡萨格兰德也从未表现过对任何一个神祇的热忱他唯一的热情献给了斯顿布奇,他想要用岩石建造起的永恒之城,甚至因此而死他的后代却根本不知道斯顿布奇下隐藏的秘密。

    不过二百年而已一个精灵才刚刚度过他生命的五分之一,克利瑟斯王朝建立时的种种传说都还流传在整个大陆上,这短短二百年的历史,却已经破碎扭曲,迷雾笼罩。

    尤其是在道伦博弗德去世之前的那段历史,充满各种诡异的自相矛盾,无法解释的疑团,如那三重高塔一般扭曲黑暗。

    但终究还是有东西流传了下来。

    即使已经成为不死的亡灵,安特博弗德也清楚地记得年少时曾经近乎狂热地追寻着某个叔叔漫不经心地提起的,一个古老的契约。虽然不清楚代价到底是什么,那个契约许诺了博弗德家族“如神一般的永恒”那是他们显然并没有得到的东西。

    在当时,无论安特如何努力,能找到的都只是些零碎模糊的片断,像是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刻意打碎了一般。到最后,无论他对力量与“永恒”之类的字眼有多么痴迷,也开始怀疑那不过是前人刻意为博弗德王朝涂抹的一点神秘的光辉。

    直到斯科特给了他那张画出了洛克堡地底几乎所有密道的地图而他在莉迪亚的暗示之下,找到了那个被遗忘已久的祭坛。

    地图是斯科特为了寻找失踪的尼亚和伊斯而第一次进入克利瑟斯堡的迷宫时找到的。克利瑟斯王朝覆灭之后,奥斯本的追随者们并未就此死心,但那张地图大概是他们唯一留下来的东西他们无声无息地消失,没人知道他们是选择了放弃,还是在失败中默默无闻地死去,只有克利瑟斯迷宫第一层的墙壁上,还留着他们刻下的徽记。

    那尘封的祭坛勾起了安特的回忆,但他并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莉迪亚告诉了他而他选择了斯科特作为祭品。

    “敬我自己。”斯科特低低地笑着向菲利举杯。

    他们已经谁都不记得那壶酒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桌上。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