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 最真实的幻影 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那双绿色的眼睛沉默地注视着她。沉得发黑的绿,仿佛密林中无底的深潭,没有一丝温度,不起一点涟漪。

    刚才那一瞬间的温暖与明亮,恍惚只是阳光带来的错觉。而这深不见底的冰冷,才是他隐藏已久的真实。

    莉迪亚微微抬头,毫不退缩地回望着他,也不曾收敛眉目间的笑意。她很清楚,对方大概能够轻易而举地碾碎她但那绝对不是他这样出现在她眼前的目的。

    “你拿走了某些属于我的东西。”他说,全然无视她笑容里暗藏的挑衅,天生柔和的声线在冷漠之中变成了令人不安的阴郁与空洞。

    “那要看我们如何定义属于。”莉迪亚好整以暇地理了理几乎曳地的长袖。

    对方再次沉默下来,那漠然的神情让莉迪亚意识到,他根本不屑于与她争辩这个。

    “或许,你也可以把这视为某种补偿”女法师耸耸肩,明智地换了一种方式,“毕竟,在你的手下把各种罪名栽到我头上,让我被那些圣骑士或者圣者什么的追得无处可逃的时候我可也没说什么。”

    “那与我无关。”他淡然否认。

    这样的回答倒是让莉迪亚稍稍有些惊讶。她眯起眼,突然意识到,这或许并不是推卸责任。

    这么长的时间,一次又一次有意或无意地被“利用”之后,她当然不可能对隐藏在亚伦曼西尼和阿格尼丝身后的影子一无所知。而她所了解到的一切都在告诉她,那位在她的推测之中强大,多疑,野心勃勃且难免有些自大的“尊者”跟眼前这个实在不像是一个人。

    她若有所思地望向曼西尼,回想这半个月里他种种出人意料的举动。素来狡猾的弗迪南德伯爵大人抛弃了他的谨慎,变得大胆而强横,所有的行动似乎都完全不计后果,也没有给自己留下一点后路作为一个纯粹的利己主义者,到底是什么样的目标才能让他愿意付出这样的牺牲

    她原本以为最后的进攻已经开始,事态的发展却颇有些暧昧不明。该有的混乱一波又一波涌起,却也一波又一波被压下去,疲软无力得连她这个打算浑水摸鱼的旁观者都兴味索然。

    但如果

    笑意从唇边漾开,莉迪亚对这场意料之中的会面生出了新的兴趣。

    “阿格尼丝她知道吗”她好奇地问曼西尼,“知道你已经跟随了另一位主人”

    “在她需要知道的时候,她会知道的。”在短暂的静默之后,被揭穿的曼西尼微笑着,从容地回答,“她不会失去更多,却能得到更多我们亲爱的莫里斯伯爵夫人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总是能做出明智的选择。”

    莉迪亚笑而不语。

    明智的选择这多半是说给她听的吧。

    她早已做好了打算。她很清楚自己的筹码,也知道自己能够换来什么但现在,她却不那么确定了。

    她看不透面前的“尊者”。他以真实的面貌向她索要“属于他的东西”,却又似乎并不那么在意。他不急不怒,不在乎她的嘲弄与试探,在她故意绕开话题去跟曼西尼说话的时候也没有显出一丝不悦,只是目光沉沉地看着她眼中却丝毫没有她的影子。

    “如果您能告诉我您到底想要拿回什么,我愿意奉还。”她缓缓开口,“如果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我也乐意效劳。”

    “那么,你想要什么”

    作为回报吗无论如何,这倒是个十分干脆的家伙但在确定自己能够得到什么之前,莉迪亚并不急于回答这个问题。

    “也许”她微微笑了起来,“您可以先告诉我,我该如何称呼您”

    “你知道我的名字。”

    “是的而我可以就这样称呼您吗”莉迪亚不自觉地迟疑了一下,她的声音无法控制地微微发抖,在兴奋与惶恐之中低下去,低得几乎像是一声卑微而虔诚的祈祷:

    “安克兰”

    .

    埃德在将醒未醒时陷入了恍惚的梦境。

    画面模糊又晃动不停,像是投在水面上的影子,风一起便碎成无数涟漪。幽暗的通道在他面前消失又出现,过了好一阵儿他才意识到,这似乎是龙翼之峰下的地下河道,湿滑的岩石泛出细碎的微光他们发现了一顶头盔,还有一些杂乱的脚印,湿润的空气里沁出淡淡的血腥。泰丝清脆的声音断断续续,怎么也听不分明,他心不在焉地滑了一跤,娜里亚一把抓住了他,手指冰冷而有力。

    他抬起头,看见的却是伊斯带着嘲弄的面孔,他对他说了什么,但被呼啸的北风吹得零零碎碎。大片的雪花拍打在他的脸上,脚下的积雪没过了小腿,每一步都异常艰难。他埋头向前,无边无际的雪地白得刺眼。

    只是一眨眼,北地的冰原变成了斯顿布奇街头那家小小的珠宝店,他站在楼梯下,看着小莫一跳一跳地窜上楼,暗淡的光线从楼上透下来,泰丝似乎在他身后埋怨着什么,他知道他该走上去,却又无法动弹,只是呆呆地抬头向上看着,等待着

    隐隐的不安像湿冷的雾气般弥漫在脑海之中。埃德有些茫然,无论是在梦里还梦外他隐约知道这不过是一个梦,梦见的也不过是一些似是而非的,记忆的片段,可这记忆里似乎缺了什么东西

    心脏猛地一沉,埃德惊醒过来,头痛欲裂。

    还没完全清醒他便察觉到,房间里并不止他一个人。

    鼻端有一种腥甜的气息,分不清是不是来自梦里,他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喷嚏,根本没办法继续装睡,只能伸出一只手懒洋洋地去揉眼睛,另一只手则不动声色地摸向枕头下的短剑,同时努力挣脱脑海中的迷雾,想要准备一个法术

    眼角晃过一片黑影,冰冷的剑刃无声无息地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