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密荫 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去洛克堡打听格里瓦尔的消息,并不是埃德突发奇想。

    斯顿布奇与这个大陆上唯一的精灵王国隔河相望,虽然几百年的时间里,无论人类的王朝如何变幻,两个种族之间都始终保持着和平,却并不意味着彼此之间有多么深的信任。从斯顿布奇还是座小镇开始,暗中就已经有许多双眼睛相互窥探。

    精灵擅长保守自己的秘密,但狡猾的人类从来不会一无所获。

    几年前还能无忧无虑地在洛克堡中乱晃的时候他就无意间听说过这个像安特博弗德那么多疑的国王,派出的间谍更不会少。

    &nbs小说.   “不单是安特。”

    在知道埃德的来意之后,菲利告诉他,“水神神殿也一直十分留意森林里的动静”

    他迟疑片刻,神情变得有些微妙:“但我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还有这个闲心。”

    “他们”埃德默默地咀嚼着这个显出生疏的代称,嘴里有点发苦。

    “我会试着打听看看。”菲利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我知道诺威对你有多重要,但你最好别再骑着一条龙直接冲进格里瓦尔的王庭。上一次你这么胡闹,知道有多少人跟在后面收拾残局吗”

    他指着自己的鼻子瞪他。

    “放心。”埃德勉强笑了笑,“我不会再那么冲动了。”

    菲利看着他,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

    “有时候也许冲动也不是什么坏事。”他说。

    埃德眨眨眼,有点弄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圣骑士离去时的脚步依旧像从前一样漫不经心,埃德却从其中看出一丝沉重与疲惫。

    他不能再增加他的负担。

    目送菲利离开之后,埃德转而开始担心,经历了接踵而至的各种混乱,洛克堡也早已没有“闲心”去留意森林里的邻居。

    幸运的是,虽然派出的人数减少了一些,茉伊拉并未忽视对格里瓦尔的关注,也没有拒绝埃德并不那么合乎情理的请求。

    “在温德尔离开之前,我曾经见过他一面。他告诉我,有些事看起来或许不那么光彩,却是必要的。”在取出那一小叠信件的时候,茉伊拉似乎有些尴尬,“我知道他做过什么,那的确不可原谅但他并非一无是处。”

    安特对塔伯温德尔的信任,并非只是建立在他们曾经的,黑暗的同谋之上。

    “父亲也一直提醒我,永远不要对另一个种族失去戒心何况他们如此强大。”茉伊拉将所有信件交给埃德,“这里并不是全部,只是巴尔克送来的,他认为足够重要的东西看起来精灵们的确有自己的麻烦。许多人都觉得这对鲁特格尔来说算是个好消息。”

    这样的想法十分正常新王的统治才稍稍稳定下来,斯顿布奇脆弱得不堪一击,无论精灵对人类的国度是否有不良的企图,如果他们困于内斗,对鲁特格尔来说总是安全得多。

    埃德迟疑了一下才接过信。他能在茉伊拉的委婉之中听出那一丝不安她相信他,更多的,她大概始终觉得有愧于他她没有多问什么就毫无隐瞒地给了他如此重要的东西,却又不得不担心他会做出什么有碍于这个国家的事来。

    他让她为难了但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能迅速搜集更多消息的办法。

    然而在茉伊拉令他满怀愧疚的忐忑之外,他也听出了另一种东西。

    “您似乎不这么认为”他轻声开口。

    茉伊拉扯了扯嘴角,对自己与众不同的观点并不那么自信:“我总觉得,一个稳定的邻国才更让人安心隔岸观火似乎是安全的,可谁又能肯定那把火就一定不会烧过来呢”

    埃德沉默了好一会儿,轻轻点头。

    又一次的,这位被逼着跌跌撞撞地接过整个国家的女人,让他感觉到惊讶与敬佩。

    她还没有学会那么多的算计,她的每一步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可无论如何艰难,她曾经被人暗中嘲笑的善良与单纯,反而能让她看透权力的迷雾,看清许多人视而不见的真实。

    这世界是一个整体,没有谁能够独善其身。

    埃德当然不能把那些信带出洛克堡,只能静下心来,一封封打开,一目十行地迅速看过。

    银叶王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但他原本也很少出现。空庭之中,某一晚似乎有过短暂的骚乱,第二天太阳升起,精灵们的生活却一切如旧。很难探查到守卫严密的空庭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精灵当然也不像斯顿布奇的人那么热衷于各种流言他们根本不会谈论这些。只是,不知不觉间,浓荫之下,周围的气氛渐渐紧张到就算是没有精灵那么敏感的人类也能轻易察觉。作为鲁特格尔的使者常住在森林里的莱安爵士十分委婉地表示“思念故土”,希望能早日离开而一位大概已经有几百年没有离开过森林的精灵长者,银叶王的叔叔斐瑞银叶,却在森林之外的人类村庄里,偷偷地与一个身份不明的法师见了两次面回报消息的人甚至不能确定那到底是不是个法师,只是觉得那个男人消失的方式,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另外有猎人声称在格里瓦尔之外的森林里,看见了一头他不曾见过的野兽,身上漂亮的斑纹,像是从浓密的枝叶间漏下的阳光,洒落在地上的光斑。

    一只花豹。

    埃德的心重重地一沉,想起沉寂无人的鹿角森林。他很愿意更乐观一些,但他本能地觉得,鹿角森林的精灵们离开家园,悄无声息地来到南方,或许并不是为了回到自己的族人之中。

    他的脸色大概变得有些难看,茉伊拉投向他的目光中便又多了几分关切。

    “如果你需要的话”她轻声说,“巴尔克应该能给你更多的消息。”

    埃德深吸一口气,厚着脸皮点了点头。他听说过巴尔克,那也是他来到洛克堡,向茉伊拉坦陈一切,请求帮助的原因之一。

    如果没有国王的许可,就算是斯科特,或者艾伦那些无所不能的朋友们,也无法从奥林巴尔克嘴里挖出一个字来.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