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塑石者 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克尔曼.桑托。

    在斯科特纷乱的思绪里,这个名字不断地跳出来,让人无法忽视。

    克尔曼.桑托和因格利斯.奈夫,大概是一百多年来这个大陆上最为声名显赫的法师。因格利斯的名声多半是因为他的渊博,克尔曼桑托在人们的记忆中留下的,则是纯粹的强大。作为一个法师,他并非无所不精,但他操纵元素的力量,再往前回溯几百年,大概也无人能敌。最终拥有“伟大的塑石者”这个称号,是因为在传说之中,尼奥的师塔,那看起来以人类之力绝对无法建造的华丽而诡异的建筑,完全是由克尔曼用法术创造出来的。

    拥有三重塔的斯顿布奇人对此多半有些不屑尽管那扭曲的黑塔令人生畏,却也让斯顿布奇人有着莫名的骄傲。三重塔高耸入云,神秘难解,但就规模而言,与俨然像座城市般的师塔,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对斯顿布奇人来说,勉强可以接受也乐于接受的是,克尔曼.桑托,事实上与法师国王道伦.博弗德,是同一个人。

    “他并不是道伦。”

    菲利告诉斯科特,就像尼克.斯托贝尔告诉他的那样,“道伦.博弗德是桑托的弟子之一。”

    任谁在听到“我奉克尔曼.桑托,伟大的塑石者之命而来”这样匪夷所思的开场时,大概都会忍不住问出同样的问题。

    “克尔曼.桑托就是法师国王道伦吗”

    “他还活着吗”

    毕竟,克尔曼桑托的死讯,在大概二十多年前,是被师塔郑重其事地公布于众的,而他的葬礼,甚至比一位国王还要隆重。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却十分含糊。

    “他说,生与死,并不是只有我们所能见到和接受的形式。”

    菲利挠着胡子,并不掩饰他的恼怒。

    圣骑士讨厌这样暧昧的答案但法师却擅长故弄玄虚,让一个简单的答案变得云遮雾绕,令人费解。

    而斯科特则能清楚地看到菲利的不安他不喜欢有另一个介于生死之间,无法定义的存在像斯科特一样的存在。

    斯托贝尔与菲利上一次短暂的会面并没有谈论太多。大半的时间里,斯托贝尔只是耐心地回答着菲利的问题。照他所说,道伦.博弗德试图用某种禁忌的法术让自己获得永恒的生命和强大的力量桑托阻止了他。本应在那刻满符文的石棺里醒来的法师国王,已经在一百多年前就化为灰烬,与灵魂都不复存在。

    而桑托的理由,听起来似乎也很有道理:

    人类已经足够强大。在短暂的生命所允许的时间里,人类能创造的奇迹远胜于精灵和矮人在同样的时间里能够创造的。一旦获得永恒的生命,人类将像巨人一样,被诸神所忌惮,最终招致毁灭或毁灭自身。

    “平衡。”斯托贝尔不止一次地向菲利强调,“施法者比谁都清楚平衡的重要,小到一个微不足道的睡眠术,大到整个世界一旦失去平衡,灾难将不可避免。”

    人类自由的意志,无尽的,和相对短暂的生命,同样是一种微妙的平衡。

    然而在时隔一百多年后,却有人开始重复与道伦相同的尝试。作为桑托的最后一位弟子,斯托贝尔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克尔曼.桑托几乎无声无息地就阻止了道伦,斯托贝尔却并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

    “洛克堡甚至整个城市,都被打造为一个可怕的武器,连伟大的塑石者都无法轻易毁灭。但至少,我能找到背后的操纵者。”

    斯托贝尔如此保证。

    菲利并不相信斯托贝尔告诉他的就是全部,尽管与斯科特所知的事实相对照,那个法师倒也没有说谎。

    “他声称奉克尔曼.桑托之命而来,而不是师塔的命令。”他说,“所以,要么师塔根本不知道这件事这不大可能。要么,那些见鬼的法师们另有所图。”

    这样的猜测并非毫无理由。泰利纳.博弗德显然向师塔的某位法师请教过那块不知去向的骨坠有何用途。无论他如何小心谨慎,法师旺盛的好奇心注定他们不可能轻易放过这样的神秘之物甚至,很可能就是他们,在暗中操纵了泰利纳。

    一想到在这种焦头烂额的情况之下,还有可能被当成那些狡猾的法师们互相争斗的工具,菲利就有掉头而去恕不奉陪的冲动。

    但他不希望与巴斯马绍尔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僵,也不希望斯托贝尔再找上其他人比如埃德。

    以及,斯科特。

    “在那位法师看来,你已经破坏了他无比执着的平衡。”菲利木无表情地告诉斯科特,“他建议我借用你的力量,当然,是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之下我觉得,如果有机会顺便除掉你,他大概不会有丝毫犹豫。”

    斯科特低声笑了起来。

    “那么,现在这样不好吗”他说,“我们可以明明白白地互相利用。”

    菲利沉默片刻才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回答他:“如果真是明明白白就好了。”

    斯科特笑了笑,没再说什么。他的确可以装作毫不知情,任由菲利暗中周旋于双方之间,试图得到一个好的结果,但他不想这样利用自己的朋友他已经没剩几个还愿意站在他身边的朋友了。

    他把腿伸直,向后靠在椅背上。这里是菲利与斯托贝尔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被监禁的典狱长卡特伦的接待室。巴斯马绍尔又一次选择了这里,大概是觉得这里还在“不能施法”的洛克堡范围之内,而且守卫森严,即使出了什么意外,他也能够控制局面。

    一线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投进来。距离约定好的时间,似乎已经过了好一阵儿。

    菲利的耐心迅速被消耗殆尽。他低低地咒骂一声,几步走到门前,一把拉开了门。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