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界限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斯科特仰头看着小猴子,微笑着反问:“什么秘密你喜欢穿着裙子打扫房间吗”

    盗贼已经把自己的伪装清理得十分干净但身上还有一丝尚未散尽的香气。斯科特对他的行动从来没有过多的干涉,却并不意味着他一无所知。

    尼亚的脸极其轻微地扭曲了一下。

    他在半空里荡了荡,翻身落到地面时,已经恢复了满脸的笑容。

    “说真的,穿裙子可凉快啦”他语调轻快,圆溜溜的眼睛看起来热情又真诚,“你真的不想试试吗”

    这一次轮到斯科特微微扭曲了脸,嘴角笑容一僵,好一会儿才无奈地开口:“你发现了什么”

    “我找到了那只胖狐狸”尼亚得意地咧嘴,“无论他挖了多少个洞,隐藏得有多么完美除非他窝在洞里永远不出来,我总是能找到他的。”

    “在哪儿”

    “不告诉你。”尼亚十分干脆地回答,“要么借我样东西,让我去抓着他的肥尾巴把他拖出来,要么你自己去找。”

    斯科特有些恼怒地瞪着他,盗贼毫无惧色地回瞪,一脸无辜。

    “这么好玩的事,你干嘛总想把我撇在一边呢你把我留在这个世界,难道是为了让我无聊至死,重新回到地狱吗”他理直气壮地指责。

    斯科特眼角的肌肉抽了抽,无言以对。

    “好吧。”他叹气,“那就盯着他,尼亚现在还不到动手的时候。”

    尼亚抓抓脸,似乎不太高兴。

    “尼亚”斯科特加重了语气。

    尼亚十分敷衍地哼哼了两声算是答应。

    他跳起来抓住一根树枝,三两下就又窜到了走廊顶上,动作快得人几乎看不清。

    “你又要去哪儿”斯科特无奈提高了声音,忧伤地觉得自己活像个每天都在因为儿子不肯老老实实回家吃饭而恼怒的父亲。

    “去盯着。”尼亚懒洋洋拖长的声音渐远渐去,“就算是那家伙也比你有趣多啦”

    但没过多久,他又窜了回来,趴在斯科特头顶向他露出半个头。

    “差点忘了。”他说,“埃德来找过你他看起来挺急的样子。”

    又一次离开之前他恶作剧地抓住小白的尾巴猛拽了一下,在白豹恼怒的咆哮声中大笑着跑远。

    小白从走廊顶上跳了下来,奋力把被盗贼弄乱的毛舔得一丝不苟。

    斯科特安静地站在原地,听着永远不肯好好在地面走路的盗贼逐渐远去直到他离得足够远。

    他已经做出了决定,却还是不自觉地犹豫了很久,才拍拍小白的头,低声问它:“他在吗”

    有一瞬间他希望能得到否定的回答,又因此而唾弃自己的软弱。

    小白低低地吼了一声。

    一点无法控制的恐慌缓缓蔓延在心底,盘旋如一条冰冷的细蛇。

    “离远点儿。”他轻声告诉白豹,走向肖恩弗雷切紧闭的房门。

    门很快就开了,白发的老人沉默地站在门内,一道石柱的影子正落在他们面前,光与暗之间留下分明的界限。

    只是一步之遥,却远到无法跨越。

    “费利西蒂在哪儿”

    斯科特直视着肖恩的双眼,平静地开口。

    .

    埃德一直就没有离开神殿太远。

    他心不在焉地在神殿外的集市里逛了两圈。耐瑟斯神殿建成之后,城外这一片筹划已久却被斯顿布奇哪怕最贫穷的人都嗤之以鼻不肯搬来的“新区”,以惊人的速度繁荣起来。或许因为没有城墙的阻隔,周围更为开阔,在这炎热的季节里,感觉比城内还要凉爽许多,连身边的人,脸上都少了几分焦躁,多了几分平和与满足。

    挤挤挨挨的人群中,埃德与一个女孩儿擦肩而过,在对方突然叫起来的时候吓了一跳。

    “大人”一头栗色卷发的女孩儿惊喜地抓住了他的手臂,又赶紧放开,“真的是您您为什么不回家多利安很伤心呢。”

    这话听起来颇有些诡异。埃德茫然地眨着眼睛,终于认出了眼前的女孩儿。

    “希尔薇”

    “您还记得我的名字”

    已经长高了许多的女仆笑容灿烂,向他端正却不那么恭敬地行了个礼,用清脆的声音不无得意地扬声叫道:“嘿各位这位就是我们家的埃德辛格尔大人”

    片刻的惊讶之后,周围响起热情的回应,埃德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被不由分说地拖进了路边的一家酒馆。

    被灌进两杯清凉的啤酒之后,他才从身边乱糟糟响成一片的感谢之中听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受到这意料之外的欢迎。

    他早就把两年前自己对希尔薇的承诺忘得一干二净但多利安没有忘记。这里许多人家的房屋都是在辛格尔家的资助下建成的。

    并不是完全的免费。所有的帮助都要求相应的回报,但没什么是人们无法接受的,无法做到的多利安处理得十分完美。

    埃德满心愧疚。该在这里接受人们的感谢的,明明就是那个矮壮的年轻管家可他回到斯顿布奇这么久,一次也没有回过上城区的那个“家”。

    多利安倒是来问过娜里亚他们是否需要什么,却没有等到埃德回去就离开了。埃德觉得他大概不太高兴因此就更不想回去了。

    但是他至少可以请人给多利安送封信的。

    人群之中,重新回到一个单纯的,“有钱的年轻人”的感觉,好得有点令人惊讶。这些人并不怎么在意埃德曾经短暂拥有的“圣者”的头衔,对他们来说,给了他们最实际的帮助的,是辛格尔家的钱。

    听起来并不怎么伟大可是,那又有什么不好呢

    许多天里,埃德难得地感觉到一丝轻松。他纠结于那些隐藏在时光中的秘密,纠结于神秘的力量和古老的诅咒可就像父亲曾经告诉他的尼亚,解决问题的方式,从来都不止一种。

    但这片刻的“轻松”,实在过于短暂。

    一阵沉闷的轰鸣让所有人都立刻安静了下来,面面相觑。

    “听起来像是神殿的方向”有人不安地低声开口。

    埃德跳起来冲向神殿时,人们迅速地为他让出了一条路。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