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 伤痕(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没事了吗?”

    埃德愣了好一会儿才呆呆地开口,“我以为你不能施法。”

    “是不能。”斯科特半坐起身,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但不得不这么做。”

    他的右手上凝结着一片片已经干枯的血迹,却也同样已经没有了烧伤的痕迹。

    “虽然毁掉了半个神殿,但至少可以证明……法术对肖恩并没有太大的用处。”

    他们说的根本不是一件事——埃德恍然意识到,他以为斯科特施法治好了自己的伤,斯科特所说的,却是他在与肖恩的战斗中,曾经使用了魔法。

    当然……他们毕竟只是人类,外面那一片被巨龙撞击过般的残骸,可不是他们仅凭蛮力就能够做到的。

    “……别告诉我你跟肖恩你死我活地打上这一场,只是为了弄明白法术对他是否有用。”埃德忍不住苦笑。就算是他也能想出十几二十个更温和的方式,而不需要弄得这么不可收拾,除非……这正是斯科特想要的。

    “我需要推他一把。”

    斯科特坦率地承认。他的脸有一半藏在黑暗之中,让埃德看不清他的神情,“他在犹豫……或者还没有准备好。但我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

    他的目光下意识地投向自己的右手:“我曾经以为这是某种惩罚……或提醒,现在看来,多半不是。这具身体已经无法承受他的力量——无论我的血液里有什么是他想要的,这终究也不过是一具人类的躯体,连血都曾经几乎流尽。”

    他说得如此平静,埃德却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埃德?”

    门突然被人拍响,菲利显而易见的怒火在每个音节里暴躁地往上窜,“他醒了吗?!”

    他大概是听到了他们说话的声音,没有立刻破门而入已经算是十分客气……甚至多半是因为小白。

    小白早在斯科特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跳上床趴在了他的脚边,此刻只是悠闲地甩了甩尾巴。埃德只好蹭过去开了门,在菲利用力把门往他脸上砸的时候迅速地逃到一边——但是,当然,他没能逃过娜里亚那结结实实的一掌。

    “你那么一脸严肃地告诉我‘今天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离开洛克堡’!”菲利几乎是在咆哮,“就为了干这个?!”

    “……你可也没听我的。”斯科特淡然回应,“抱歉,这是必须的……我不能让你阻止我。”

    “所以这就是你的‘计划’?”菲利咬牙切齿,眼中更多的却是忧虑,“让他失控到底有什么用处?!”

    他还清楚地记得肖恩险些错手杀了他的那一次,偶尔想起仍会不寒而栗。

    “不算‘失控’。”斯科特回答,“上一次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一次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你是想让我相信,他会真的想要你的命?”菲利阴沉地挑眉,“无论你们之间有多少矛盾,他一向像疼爱自己的儿子一样疼爱你……你到底干了什么?”

    埃德立刻竖起了耳朵,斯科特却沉默了很久才回答,声音轻如叹息:

    “只不过……问了他一个问题而已。”

    费利西蒂。

    肖恩站在黑暗的庭院之中。斯顿布奇这座重新回到他们手中的水神神殿里根本没有几个人,周围一片寂静……他的脑子里却充塞着无数个声音。

    无数人在呼唤同一个名字——费利西蒂,费利西蒂……

    虔诚如称颂诸神之名。

    直呼圣者之名是怎样的不敬……但费利西蒂喜欢这样。她讨厌被满怀敬畏地叫做“圣者大人”,也不喜欢被恭敬地称为“安珀夫人”。

    “我甚至都还没结婚!”

    她曾经玩笑般这样抱怨,“至少也该叫我‘安珀小姐’,不是吗?”

    在她的坚持之下,只有少数人——少数像他这样固执的家伙,才会一板一眼地当着她的面也要称她为“圣者”。

    他从没有……也永远不会告诉她,在他心中,“费利西蒂”是一个多么美好而神圣的名字。

    他第一次见到费利西蒂的时候,她已经一百多岁了,看起来却还像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人,蓝色双眼犹如波光粼粼的斯塔内斯特尔湖,清澈明亮,又孕育着无尽的生机。

    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以为她会永远保持这样,犹如神明一般,不会衰老,不会死亡……唯一的圣者,永恒的光明。

    但突然之间,她却和他一样,眼角渐渐生出皱纹,不可避免地一天天老去。

    她坦然接受这一切,接受她也会像一个凡人一般走向死亡的事实……但他不能。

    他抬起头,眼前是那座古老的尼娥女神像,模糊的面目在月光之下更显温柔,却又带着一种神秘的悲伤。

    也许有一天她也会被善变的人类遗忘,就像曾被他们遗忘的其他神祇一样……

    可人类,终究是需要神的。

    “……弗雷切。”

    寂静之中,苍老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我收到了你的命令。”

    肖恩沉默地听着,并没有回头。

    “……我不曾质疑过你的决定……”布鲁克?修安的声音里有压抑不住的焦虑,让这一向沉稳的老人连语速都比平常快了许多,“但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吗?——不,这真的是你想要做的吗?”

    肖恩微微眯起了眼睛。

    “你是在怀疑我神志不清?”他冷冷地开口,“我们都知道那不过是一种掩饰。”

    “……是的。”布鲁克承认,“当你这么告诉我的时候,我相信你从不曾失去过自己……但莉迪亚?贝尔的力量有我们至今仍无法理解的地方,也许……也许她造成的伤害比你所记得的更加严重。”

    肖恩赫然回头。

    他不能接受这样的质疑……但布鲁克笔直地站在那里,迎着他锐利的目光,平静而坚定。

    “我知道什么是不得已的牺牲。”他说,“我知道凡事总有代价……但是,肖恩……总有我们以任何理由也不能做的事。”

    ——是的。但这世上,也有付出任何代价,都一定要做到的事。

    肖恩缓缓伸手握住了剑柄,又放开——那是费利西蒂送给他的剑,没有名字,看起来也十分普通,却比许多传说中的利刃更加无坚不摧。

    “这并不是我的决定。”

    他说。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