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未尽之言(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抱歉。”

    在院子里的月桂树下,布鲁克再一次向埃德道歉,“没能帮上什么忙……”

    他神情沉重,奇异的紫色眼瞳在阳光之下也黯淡无光,虽然满头白发依旧像从前一样一丝不苟,整个人看起来却衰老了许多。疲惫藏在他深深的皱纹里,那为人所称道的、从容而谦和的风度并没有多少改变……但埃德能看得出他眼中无法消散的阴影。

    那并不只是因为泰丝。

    埃德连连摇头,心生愧疚。

    他原本也没有抱多少希望。他尊敬布鲁克?修安,却也很清楚布鲁克并不是伊卡伯德。

    “肖恩……他还好吗?”

    他匆匆开口,似乎只是想转移话题。

    没人能确定肖恩?弗雷切到底去了哪里。人们见到他向西而行,远离了斯顿布奇,但斯科特坚信,他无论如何也会回到水神神殿。

    布鲁克眼神一暗,没有回答。

    “不知道他是否愿意见我……”埃德喃喃低语,假装并没有留意到老人的迟疑,“我想跟他谈谈……虽然或许也没什么用。”

    “我想,也许还是让他自己冷静一段时间更好。”布鲁克低声回答。

    “……你知道他到底为什么会跟斯科特打起来吗?”埃德犹犹豫豫地问道。

    “斯科特没有告诉你吗?”布鲁克平静地反问。

    埃德沮丧地摇头。

    “我只知道那是因为费利西蒂。”他说,声音不自觉地低了下去,“对他们而言……她永远是无可替代的,是吗?”

    布鲁克微微一怔,无法回答。

    他沉默地注视着眼前无精打采的年轻人,神情复杂,心中隐隐的一丝警惕,变成了难言的苦涩。

    他们亏欠他许多,他很清楚……这个无端地遭遇了许多磨难的年轻人却并不曾抱怨过什么,甚至不曾责怪布鲁克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选择了袖手旁观。

    他固然有不得已的理由,但那并不能抹消所造成的伤害。所幸,他大概还有补偿的机会……

    “我也从未想要取代她。”埃德怅然低语,“可是……我到底算是什么呢?”

    那句话轻得几乎听不见,像是忍耐了许久,即使明知得不到回答,也终于无法控制地脱口而出,还带着一点孩子气的委屈……却在布鲁克心头砸下重重的一击。

    他可以给他一个确定的答案,就像肖恩那样坚信不疑,但是……

    “你是个……好孩子。”他艰难地开口,“别去多想那些别人加在你身上的头衔,能够决定你是什么的,终究还是你自己。”

    这样的话说起来总是很容易——年迈的牧师在心中苦笑着,忍不住自嘲。

    然而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呢?在他漫长的生命里所见到的,也只有一个费利西蒂。

    埃德已经不是能如此轻易被安抚的年轻人,但他向布鲁克展露的微笑依旧真诚。

    “我会努力。”他说,“哪怕努力的结果是做一个会法术的商人,像父亲一样扬帆出海……大概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那或许只是个玩笑,布鲁克却一瞬间难过得无法附和。他能听出其中隐约的希望——挣脱眼前交错纠缠的命运之线,自由自在地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的希望。

    但在肖恩布置已久的棋盘上,他不可能拥有这样的自由。而他们自以为无比珍贵的,他可能根本就不想要。

    他们到底在做什么?……谁给了他们这样的权力,去主宰他人的命运?

    压抑已久的疑惑与不安翻涌而出,年迈的牧师在炫目的阳光之下感觉到一阵晕眩。

    “……神殿里有几本书。”他仓促开口,原本只是想要掩饰自己的失态,却突然意识到,他并非别无选择。

    仿佛有清凉的水流浸入炙热干涸的大地,他迅速地恢复了平静。

    “我会尽快派人送来给你。”他说,“那其中有些东西……或许能帮助你唤醒那个红头发的女孩儿。”

    天黑之前,一个中年牧师抱着三本书匆匆而来,将它们交给了埃德。

    那是埃德从未见过的陌生的面孔。牧师告诉他自己来自东岸潘萨里克附近的一个小神殿,因为斯顿布奇的神殿人手不足刚刚被抽调过来。他沉稳寡言,没说上几句话就告辞离去,连大门都没有进。

    埃德望着他在暮色中渐渐远去的背景,又低头看看怀中沉重的书籍,若有所思。

    他原本是希望能从布鲁克那里打听出些什么来的……但他无法确定自己有什么收获。

    至少,布鲁克似乎知道肖恩在哪儿。那么……他也知道肖恩暗地里都做了什么,又有什么目的吗?毕竟,如果肖恩使用了神殿的力量,布鲁克不可能一无所知。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老牧师看起来并没有肖恩那么坚定……或固执。

    他从未见过布鲁克把他的彷徨表现得如此明显。

    直到现在他仍觉得斯科特言之凿凿的猜测无比荒谬,却也并没有过于震惊——那或许是因为经历了太多“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渐渐的竟有些麻木。

    一次解决一件事——他这样告诉自己,抱着书转回自己的房间。如果泰丝真的能够醒过来,眼前着一片迷雾,多少总能消散一些。

    布鲁克体贴地在重要的地方加上了标记。被当做书签的是各种植物的标本,那是老牧师不为人知的小小爱好。但他从来不会将还活着的植物做成标本,那些干枯的树叶或花瓣就多半有些残破。埃德看过了每一处被标记的地方,得到的也只有同样的结论——想要从梦境中挣脱,除了用外力解除法术之外,只能靠泰丝自己。

    没有任何幻境是完美的。只要能发现其中的漏洞,有足够坚强的意识,就能够从其中挣脱。很久之前,一些牧师和法师能够让自己潜入这样的梦境,强行破坏它,或追溯法术的根源,但因为这一类的法术与死灵法术有太多相通之处,在长久的禁止之后,已经没有多少人拥有这样的能力……

    书是古老的手抄本,埃德翻得小心翼翼,唯恐一不留神就损坏了那脆弱的书页。他有点不明白布鲁克为什么要把如此珍贵的书拿出来给他,里面有用的内容实在不多,让人抄下来再给他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他合上书,瞪着封面上那繁复的花纹看了好一会儿,又再次翻开。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