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四章 未尽之言(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手指仔细地摸索过精心装裱的封面。【愛↑去△小↓說△網w  qu 】柔软的羊皮上,曾经鲜艳的色彩已几乎褪尽,黯淡的线条勾勒出一只半人半兽的怪物和一朵巨大的,生着利齿的花,怪诞中透出一种近乎可笑的朴拙,像儿时听过的那些荒诞不经的故事。

    布鲁克送来的三本书,有两本是关于传说中各种奇异的生物,一本则用极其严厉的、谴责的语气,列出了一个又一个被禁止的法术。在确定任何一本书里的任何地方都没有藏着什么秘密的小纸条之后,埃德抱着头发了一会儿呆,想着如果他是布鲁克?修安,会用怎样的方式来避人耳目地传递一些消息。

    这有点一厢情愿。他并不能肯定布鲁克就一定会偷偷向他透露些什么,但他一次次回想老牧师离开时平静而坚定的目光——那是做出了某种决定的神情,而他最后的一句话,那微妙的语气……显然有着无法出口的未尽之言。

    埃德反复地看着每一处被标记的地方,试图从其中找出一点线索,甚至突发奇想地熄灭了蜡烛,让明亮的月光照在纸页上……事实证明,有些传说,大概就真的只是传说。

    一片已薄如蝉翼般的野樱桃叶在他渐渐开始心不在焉的翻阅中飘了出来,被风轻轻一卷,差点就飞出了窗外,埃德手忙脚乱地把它抓了回来,只稍稍用了点里,干枯的叶片就碎了大半。

    埃德有些无语地瞪着手心剩下的一小半——不知道老牧师会不会责怪他弄坏了他心爱的标本。可这么脆弱的东西为什么要拿来当书签……

    门外突然传来的叩击声钻进他昏昏沉沉的脑子里。他抬起头,惊讶地意识到,天边居然已经隐隐地透出了曙光。

    维奥莉塔站在他门外,脸色憔悴得像夹在书里的那些失去水分的花瓣——她大概也一夜未能安眠。

    “我来向你告别。”

    她直截了当地开口,再没有多说一句就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

    “……等等!”

    埃德顶着他沉重的大头懵了好一阵儿才明白过来,慌慌张张地追上去,“你要去哪儿?外面……”

    他想说外面并不安全,又突然想起这对骄傲的精灵来说或许算是种冒犯……哪怕那是句实话。

    这栋不起眼的房子被保护得十分周全。艾伦的朋友们始终在暗中看护着它,洛克堡派来的人则更明目张胆一些——虽然半是保护,半是监视,茉伊拉派出的人都经过了精心的挑选。【愛↑去△小↓說△網w  qu 】甚至连多利安都雇佣了几个人保护他不肯回家的小主人……自从娜里亚和埃德回到斯顿布奇,住进这里之后,盯着它的眼睛越来越多,埃德有时简直觉得浑身发痒,但至少,还没有敌人敢堂而皇之地闯进来。哪怕是那些曾经追击过维奥莉塔的黑影,也在发现精灵的去处之后,无声地消失在夜色中。

    维奥莉塔的脚步很快,埃德一直追到院子里才拦住了她。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他焦急又坚决,“没有人会放弃寻找诺威……”

    “我并没有担心你会放弃。”维奥莉塔打断了他,看起来要比他冷静得多,“我也知道你有很多朋友,消息远比我要灵通……可我还是得回去,回格里瓦尔。”

    “可是,”埃德不解地皱眉,“你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

    “是啊……”维奥莉塔自嘲地一笑,“那是个错误。告诉我,埃德,你有多少朋友,能对格里瓦尔了如指掌?你熟识的精灵,就只有诺威一个——那样喜欢跟人类打交道的精灵,就只有他一个。而即使是他,也不会希望其他种族,哪怕是他的朋友,插手精灵的内乱……你们很难从格里瓦尔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埃德张了张嘴,无法反驳。

    “我本该留在森林里。”维奥莉塔的目光垂了下去,“即使被监视,被威胁,至少也能掌握一些消息。至少,如果诺威在格里瓦尔遇到了危险,他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回去……还有,如果他并不知道我已经离开,如果他像约定的那样,在夏焰之夜去找我……兰斯已经死了,他不仅会落入陷阱,而且孤立无援。”

    埃德沉默不语。他能反驳精灵的每一个理由,却也意识到,他很难阻止她——总不能施个法,让她跟泰丝一样沉睡不醒吧?

    “听我说——”他不肯放弃努力,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

    “埃德!”

    娜里亚站在月桂树下,向他摇摇头。

    “让她走吧。”她说,走过来递给维奥莉塔一个小小的包裹,“一点吃的……如果你需要的话。”

    维奥莉塔微微犹豫了一下,伸手接了过来。

    她向他们点点头,神情依旧有几分矜持,目光却比从前要柔和了许多。然后她迎着清晨的微风,推开了院门,头也不回地离开。

    娜里亚在埃德再次试图追上去的时候一把拽住了他。

    “让她走吧。”她叹气,“明明知道自己所爱的人身处险境……哪怕并不确切地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待在这里什么也不做,像她那样的女孩儿也是无法接受的。”

    埃德微微一怔,小心地看了看她。

    他倒是能明白这个……也能明白娜里亚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可是……

    娜里亚挑起眉毛,给了他一个白眼。

    “再说,”她说,“你以为我真的会让她一个人离开吗?——放心吧,到不了格里瓦尔她就会回来的。”

    她如此笃定。埃德茫然地眨着眼,总觉得他错过了什么。

    在他焦头烂额地应付各种麻烦的时候,娜里亚当然并不只是待在家里准备一日三餐而已……尽管她的陪伴就已经是他感激涕零的帮助,但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娜里亚已经一天比一天更像她的父亲。

    在“他所喜欢的女孩儿”之外,她也是他最可靠的朋友……一直都是。

    “……你又在傻笑什么?”

    正挽着头发的女孩儿恼怒地瞪他一眼,却在转身时不自觉地红了脸。

    阳光刺破云层。铺了满地碎金的院子里,埃德又一个人呆呆地傻笑了好一阵儿。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