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残剑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幽幽的银色光芒退向黑暗之中,最后一丝光线缠绵地抚过石像模糊的轮廓。【愛↑去△小↓說△網w  qu 】

    在这幽深的地底屹立了不知多少年的女神像,并不能被形容为“美丽”。它有着如男子般过于方正的下颌,薄薄的双唇紧闭着,深深的线条刻出下沉的嘴角,鼻梁挺直,眼睛却有些向外凸出……

    拉贝雅的脸。

    正如希德尼盆地上的神殿里,信徒们满怀虔诚地照着斯科特的面孔凿出了巨大的耐瑟斯神像,古老的神殿中,神的面孔,总是酷似最初某个圣徒的面孔。虽然拉贝雅或许更愿意把自己当成部族的首领,历史中也并未留下她的名字……她的痕迹,终究并未被完全抹去。

    由始至终,“被神所选择”的第一个人类牧师拉贝雅,与她的神灵保持着微妙的距离。她向她祈祷,为她献祭,建造神殿,却像一只还没有被彻底驯化的野兽,总是充满戒心地保持着警惕……也保持着自己的尊严。

    那么骄傲的女人,绝对不会喜欢被当成某种工具……无论是神的工具,还是巨龙的工具。

    绝对的黑暗笼罩过来,又被另一种更稳定的光芒所驱散。

    伊斯回过头,眯起了眼睛。

    漂浮的沙尘如阳光下的迷雾般缓缓散去,包围在身边的似乎不再是水,而是静止的,透明的空气。伊斯觉得自己被装进了一个巨大的气泡里,身后是黑沉沉的神像,身前唯一的光明……那或许是神的幻影。

    一个小小的女孩儿,飘散在水里的长发白得像雪,却在伊斯毫无畏惧的注视中,偶尔颤抖着流淌过黄金般的色泽。她宁静的双眼变幻着深浅不一的蓝,时而如极北雪峰的冰川,时而如墨蓝的大海,时而……像极了埃德深蓝色的眼睛。

    但她的面孔和身形始终看不分明,或无法完全确定下来,伊斯也无法从她开合的双唇中听到任何声音。

    她的力量已十分微弱。而且……伊斯毕竟不是埃德。

    那个天真的家伙,有着犹如斯塔内斯特尔湖水般纯净而宽容的灵魂,仿佛能够包容万物,伊斯的灵魂却是难以融化的寒冰,即使全然透明,也本能地拒绝被侵入。

    他愿意站在这里面对着她而不是当她不存在,已经是因为她身上那一丝亲切的气息……仿佛是克利瑟斯堡,和瓦拉的气息。

    他不信神,却仍忍不住希望,瓦拉依旧以某种方式,存在于某处。

    在他的犹豫与迷茫之间,眼前的光芒明灭不定,仿佛将要熄灭的烛火,最终,女孩儿无奈地笑了起来,伸手指向他的脚下。

    伊斯低下头。石像立在一个浑圆的基座上,却仿佛与基座下的岩石也完全连接在一起。泥沙之下,岩石上雕刻出的符文一个接一个流过银色的微光,围绕着整座石像。

    低沉的轰鸣击碎了恍惚的幻境。女孩儿的身影迅速被翻涌的泥沙所吞噬。只是片刻的失神,激荡的水流就差一点将伊斯从石像前带走。

    伊斯伸手抓住了石像平举在身前的右手,感觉到越来越强烈的震动,仿佛下面有什么东西正试图掀翻石像,挣脱出来。符文快速地闪烁着,一声岩石断裂的声音让伊斯蓦然一惊。

    如果迷宫塌陷……已经经历了几次危险,城堡里那些蠢货总该知道什么时候该逃走吧?

    他不假思索地用力去推神像。他不知道那个女孩儿到底想让他干什么……但无论神像脚下到底藏了什么东西,这里残存的力量显然都已经无法再束缚它,与其让它们相互拉锯弄塌整个迷宫,让克利瑟斯堡砸在他的头上,还不如索性把那东西扯出来。

    片刻的坚持之后,神像缓缓向后倾倒——居然比他想象中要容易许多。

    岩石上的符文最后一次猛烈地闪烁起来,明亮的光芒一瞬间照亮了水底,一片浑浊之中,伊斯毫不犹豫地潜下去,抓住了神像之下圆形的石坑里,那块黑乎乎的、扎在光滑的黑曜岩上嗡嗡作响的东西。

    入手的感觉鱼鳞般滑腻又冰冷,随即是一阵烧灼般的刺痛。伊斯不管不顾地猛一用力,把那玩意儿拔了出来。

    原本越来越强烈的震动瞬间停止。伊斯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被他推倒的神像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

    被水所阻隔,那声音其实并不大,却像是重重地砸在心上。伊斯呆了一下,用力蹬腿,向上浮去,莫名地有点慌乱和愧疚。

    爬出水池的时候他才意识到震动并没有完全停止。即使罪魁祸首已经被他紧握在手中,像条死鱼一样安安静静……裂开的岩石在重压之下发出悲哀的呻吟,伴着断裂的脆响,无数裂缝在石壁上蔓延着,像是一片又一片巨大的黑色蛛网。

    伊斯挥手拍向水面。水流蛇一般翻腾而起,撞上岩石,钻进每一个缝隙,生长着,变化着,化为坚固的寒冰,支撑起即将破碎的岩石。

    轰鸣声低了下去,渐渐消失。但这个迷宫……和克利瑟斯堡毁灭的命运,并没有改变。与传说不同,冰龙创造出的冰,也一样是会融化的,除非他永远待在这里,不停地修补……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伊斯甩了甩头发,沮丧地抹去脸上的水,眼角却突然微光一闪。

    他惊讶地抬头,看着那如丝线般的银色光芒晃晃悠悠地自水中升起,飘向岩石上的裂缝,缠绕在寒冰与碎石之间,织出一条条像符文又像是水流般的银色纹路。

    迷宫之中大概从不曾如此明亮。柔和的银光流淌在透明的冰层之间,映射出绮丽的彩虹。即使在所有的光芒都渐渐黯淡下去,最终完全消失之后,也依旧明亮地留在伊斯的记忆之中。

    伊斯呆坐在重新降临的黑暗里,嘴角不知不觉扬起一丝微笑。

    克利瑟斯堡不会倒塌。或许因为已经没有了需要守护的东西,古老的迷宫用它最后的力量保护了他的家。

    那么……他也不介意偶尔被利用一下。

    伊斯举起手中那毫不起眼的小玩意儿,忍住了挥舞它的冲动。

    这是一柄剑——至少曾经是一柄剑,如今虽然只剩下了剑柄和残留在末端的短短一截,似乎……也还是不要随意乱挥比较好。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