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章 无名之剑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阿坎扛着锤子忠实地站在门外,高大的身体严严实实地堵在那里,活像块人形的门板,瞪圆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他无法看透的黑暗。

    地面晃了好一阵儿,周围轰隆隆地响,伊斯却一直没有出来。他有点担心,又有点害怕,时不时地抬头看看会不会有石头砸到他的头上,又想着是不是该钻进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伊斯让他守在这里,他就得守在这里……伊斯是那么厉害的一条龙,听他的准没错。

    ……但他真的有点担心。

    震动停止了,他探头探脑地了好一会儿,依旧拿不定主意。

    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没有脚步声,也没打一声招呼,金发蓝眼的年轻人突然从黑暗里冒了出来,吓了阿坎一大跳。

    他本能地抡起了锤子,好在及时地认出了伊斯,忍不住呵呵地笑着,就想挤过去给朋友一个热情的拥抱。

    “……你想卡死在这里吗?”伊斯恼怒地推着他的胸口让他往后退,“让开!”

    他看起来像是在生气——他看起来总是像在生气,但他的蓝眼睛里带着笑,阿坎看得出来,所以一点也不害怕。

    被推出去的时候他差点撞到人。那个说话细声细气的女管家让到一边,圆圆的脸上挂着如释重负的表情。

    阿坎完全不记得她是什么时候来的……女管家也很厉害。

    “……有人受伤吗?”伊斯问她。

    女管家摇了摇头,目光在他的右手上飞快地打了个转。

    伊斯的右手握着件黑乎乎的、怪模怪样的东西,乍看像根被烧焦了的树枝……但树枝不会泛出那样暗沉沉的、金属般的光泽。

    “这是……”

    伊斯低头看了一眼,突然有点尴尬。

    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无论如何,名义上来说他已经不是这里的主人,可他不但大摇大摆地闯进了唯有克利瑟斯家族的继承人才能进入的迷宫,还把迷宫千百年来守护的东西给带了出来。

    蒙森看着他发僵的脸,微微一笑。

    “克利瑟斯堡没有什么地方是您不能进入,没有什么东西是您不能拿走的,少爷。”她轻声说,“这是夫人的吩咐。”

    站在瓦拉墓前的时候,伊斯依旧紧握着那柄残剑。

    阳光下,剑柄还是黑乎乎的。那不是锈迹,也不是金属本身的颜色,更像是曾经被扔进火里烧了很久,久到那一层黑灰再也无法洗去,只在一些细微的地方,能勉强看出原本的暗金色泽。

    剑柄要用双手才能整个儿握住,原本应该是柄沉重的巨剑,但至少从剑柄来看,打造得并不精致,摸起来只能感觉到一圈圈细细的、防滑的刻痕,剑锷也只是笔直的一横,没有其他任何装饰,倒是剑柄末端有个奇形怪状的凹槽,像是被砸得变了形……那里看起来应该曾镶嵌了什么宝石,但“宝石”跟这柄剑质朴到粗犷的风格又有些格格不入。

    古怪的不止是剑柄。黑暗中视力终究有限,在阳光的照耀下,伊斯一眼就看出,那乌沉沉的、残余的剑刃,与白鸦那把以精金为柄的破刀,是一样的……它们原本应该是一体。

    第一次看见那把刀的时候伊斯就有一种诡异的感觉。此刻紧握着剑柄,他总是莫名地烦躁又不安,像是握着什么他无法控制,无法掌握的东西……尽管它看起来残破不堪,仍有种凌厉的寒意,一丝丝钻进他的手心。

    冰冷,又灼热。像某种无声的呼号奔腾在他的血液之中,却听不分明。

    危险——这是他唯一能确定的。他不敢把它放在任何地方,只能一直带在身边。

    他希望瓦拉不会因为他左手拿着花来看她的时候右手还握着剑而生气……不,她当然不会。

    瓦拉的墓碑前还有一束尚未完全枯萎的玫瑰,伊斯沉默地放下另一束——瓦拉生前亲手种下的那些花儿如今依然盛放,却也已经是夏天最后的玫瑰。

    他站了很久,始终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便什么也没说。

    艾伦在第二天下午回到了克利瑟斯堡。听到消息的伊斯冲进大厅,又不自觉地停下脚步。

    他知道自己十分任性。但在看见艾伦满头的白发时,他才更加强烈地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么任性。

    他不告而别,一去不回,很少去想艾伦是否会因此而担心。艾伦?卡沃是个消息灵通的人,大概比他自己还清楚他这些日子都干了些什么……但并不意味着他就能理直气壮地连唯一的一封信都写得无比敷衍。

    他犹犹豫豫地迈不出脚,艾伦只好自己走了过来。

    ……他没有用拐杖。

    发现这一点的伊斯睁大了眼睛,惊喜又疑惑。

    艾伦断掉的腿不可能再长出来——就算是斯科特也做不到。

    但艾伦的确是用双腿稳稳地走到了他面前,迎着他好奇的目光笑了笑,敲了自己的右腿。

    轻薄的布料下发出沉闷的轻响,听起来像是木头。

    “一个朋友的礼物。”他轻描淡写地说。

    事实上他走起路来还是有点跛……但这样已经很好了。

    由衷的喜悦让伊斯意识到自己在傻笑的时候也还是傻笑了下去……虽然还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猜这并不是给我的礼物?”艾伦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掠过他的右手。

    伊斯微微一怔,变了脸色,低头看向手中紧握的残剑。

    到现在他才察觉到有什么不对——这柄剑很危险,他不能随便乱放……但他也没有必要始终把他握在手里,像是下一刻就要挥剑对敌。

    他甚至握着它睡了一整晚,还握着它吃了午餐……蒙森好几次欲言又止,他却完全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

    所以……问题很严重。

    在艾伦平静的注视中,他努力压下心底某种越来越强烈的欲望,咬着牙缓缓放开手,任由残剑铿然落地。

    汗湿的手心还残留着那无法被温暖的、冰冷的触感,整个身体仿佛随之一空,也骤然轻松了许多。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