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二章 难以面对的真实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南方漫长的夏季进入了最炎热的时候。烈日炙烤着整个斯顿布奇,急促的蝉声时断时续,如濒死的喘息般听得人烦躁又无力。

    踏入水神神殿幽深的走廊时,沁人的凉意也没有带给埃德多少舒适的感觉。

    一面向着庭院的走廊,大半被疯长的藤蔓遮得严严实实,密密层层的叶片间几乎透不下一丝阳光,走在其中的确十分清凉,但……这并不是因为什么魔法,或刻意让植物生长得如此茂盛,只是因为疏于打理。

    野草甚至已经漫上了台阶,在缝隙间恣意生长,唯有庭院中的女神像周围看起来像从前一样整洁。埃德瞥了一眼石砖上还没有清扫干净的、被翻出来的泥土和草根——这里大概也才刚刚被清理过。

    神殿的大厅里依旧有虔诚的信徒,或喃喃祈祷,或静坐无语,进入后院,却根本看不到几个人影,偌大的庭院看起来竟如被废弃般荒凉。埃德回想着那些曾经守卫在每个拐角处的,盔甲闪亮,身形笔直的年轻骑士,来去匆匆的白袍的牧师……那其中有多少活了下来,又有多少倒在柯林斯的迷宫之中,再也不会归来?

    他低下头,沉默地跟随在沃尔特,那位给他送过书的、有着一面之缘的中年牧师身后。如果不是他的出现,埃德大概连后院都无法进入。

    拦住他的圣骑士有着陌生的、已不算年轻的面孔,在听见他的名字时,脸上一瞬间露出的惊讶、迟疑和警惕,像一根细细的针,直刺入埃德心底。

    圣者之名对他而言已并不重要,但在这些从更偏远的神殿里被召集而来的骑士眼中,他连一个值得信任的同伴都不算吗?

    愧疚与委屈交织成无法挣脱的网,沉沉地缠绕在胸口,让埃德连开口寒暄的心情都没有,一路被沃尔特带到了布鲁克?修安的门外。

    然而老牧师并不在自己的房间。沃尔特回头看了埃德一眼,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

    “我只是来还书,并向修安大人道谢。”埃德有些勉强地笑了笑,“当然……如果能允许我借用神殿的图书室……”

    “……请别这么说。”沃尔特低声开口,“在这里,您不需要用‘借’这种词。”

    埃德怔了怔,压在心底的酸楚突然不受控制地翻涌上来,忍不住微微红了眼圈。

    在魔法的保护之下,图书室里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一样光线柔和,一尘不染,仿佛静止在时光之中。

    埃德沿着书架越走越深,直到确定这里再无他人。

    这里的图书室比柯林斯神殿的要大上好几倍,藏书虽不如柯林斯珍贵却十分丰富……然而,埃德并不是来找书的。

    绕过重重的书架从另一扇门离开时,埃德忍不住对自己苦笑。他因为那个陌生圣骑士眼中的怀疑而满怀委屈,却立刻辜负了另一个人难得的信任。

    但他并没有多少时间来纠结于此。

    借着来时一路上的观察,他能轻易避开寥寥可数的守卫,沿着墙壁穿过空荡荡的训练场,从厨房的后门钻进去,溜进了神殿大厅的后方。

    与柯林斯神殿相似,大厅后方相对的空间,悬挂着珍贵的收藏——在这里,这些收藏多半来自安特和贵族们的馈赠。国王的军队短暂地占领神殿时,其中有不少东西不翼而飞,却也无人追问。埃德顺着蜿蜒向下的通道走到最深处,在两扇黑色的木门前停下了脚步。

    布鲁克?修安沉默地站在门前,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他的到来。

    埃德走过他身边,看了看老人说不出是平静还是茫然的面孔,心中突然间乱成一片。

    他痛恨被隐瞒和欺骗……却又在面对真相时心生恐惧。

    布鲁克站在那里,像一座苍白的雕像,不动,也不说话。他已经做出了艰难的选择,剩下的,只能靠埃德自己。

    埃德咬咬牙,推门而入。

    门后的空间并不大。在柯林斯神殿,同样的两扇木门后,房间中央是一个小小的喷泉,四周的天窗让从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开始,到傍晚的最后一丝光线,都能够照射在喷泉上,在那些不断跳跃的水珠之间,架起小小的彩虹……那是费利西蒂最喜欢待的地方。

    但在这里,房间中央圆形的水池里并没有喷泉,四周也没有一扇窗,镶嵌在墙壁上的宝石发出水一般幽幽的蓝光,流动在白色的墙壁和地面上,让埃德恍惚觉得自己沉在了清澈冰凉的水底。

    这是他熟悉的感觉……这是他眷念的感觉。被接受,被保护……安心如沉睡于母亲的怀抱。

    一步步走近水池时,他却能听见自己紧咬的牙关咯咯作响,刻骨的寒意一点点从灵魂之中漫出来,冻结了整个世界。

    听见脚步声而迎出门外的娜里亚被埃德吓了一跳。

    年轻人看起来神色平静,只是脸有些白,乍一看跟街上那些被太阳晒得发晕的人没什么两样……可他的眼里空洞洞的,没有一丝生气。

    即便是瓦拉死去时娜里亚也没有见过他这样的眼神,仿佛完全失去了希望,身体不过是一具空壳。

    “……埃德?”

    娜里亚压低了声音,不自觉地伸手捧住了他的脸。

    阳光如此灿烂,热气蒸腾而上,他的皮肤却冷得像冰。

    埃德呆呆地看了她好一会儿,眼中有什么东西忽地一闪,终于回过神来。

    他扯起嘴角,想要像平常那样给她一个欠揍的傻笑,却到底没能笑出来。

    娜里亚犹豫了一下,担忧又无奈。换做平时,她绝对会一把将他拖进房间问个究竟,即使他不能告诉他什么,她也一定要想办法让他振作起来,但现在……

    “埃德,”她叹气,“你父亲来了。”

    埃德茫然睁大了眼睛,似乎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听明白那句简单又直接的陈述。

    “……什么?”他难以置信地低声问道,飘散的灵魂似乎在惊讶之中被重新扯回身体,看起来多少又活过来一点。

    娜里亚看着他,心情复杂地觉得,那神情不像是惊喜……倒更像是刚刚想起来,他原来还有个父亲。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