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 不曾消失的轨迹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离去时最后的挣扎毁灭了一整个城市,归来时却无声无息。

    他睁开双眼,漫天星辰逐一开始燃烧。红色火焰在水一样柔和清冷的光辉里急速地蔓延开来,最终交融成一片璀璨夺目的金黄。

    沉重的身躯尚无法控制自如。他缓缓举起双手,看着苍白如纸的皮肤一片片焦黑脱落,又一片片不断重生,沸腾的血液灼烧着白骨,带来他遗忘已久的痛楚。

    如此脆弱的躯体,根本无法承受他的力量与意志……哪怕只是其中小小的一部分。

    人类。卑微如蝼蚁,短暂的一生被禁锢于大地,生于尘土,归于尘土,却用无穷的欲望侵蚀了整个世界,让它一天天面目全非。

    他的世界。

    他满怀轻蔑与厌恶……却又因为终于再一次拥有身体而欣喜若狂。

    独自在永恒的虚无之中徘徊得太久,哪怕能够停留的时间极其有限,他依然忍不住花了好一会儿,近乎贪婪地感受着这个真实的世界——有光,有声音,能感觉到心跳的搏动,呼吸间的灼热……连随之而来的痛苦都仿佛是一种享受。

    但这并不能让他满足……远远不够。金色光雾弥漫在他指间,弥漫在这个小小的石厅里。头顶上的天空只余方寸,凝滞的空气里没有一丝微风流动。最初的欣喜过后,这个逼仄沉闷的空间让他越来越难以忍受。他想要展开双翼,摧毁周围一切障碍,咆哮着冲上天空……却并不能随心所欲。

    不停修复的身体只是勉强保持了完整。即使汹涌的力量渐渐平静下来,重生的血肉恢复了正常,也并不能容许他随意使用。

    甚至连深藏在石板下的符文都能束缚他的脚步。那力量细微却柔韧,恍惚间似曾相识,一丝丝寒意若有如无,却能刺入灵魂的深处。

    渐渐升起的焦躁之中,他想起了他的目的。

    他迈步向前。蛛丝般的光线颤抖着断裂,黯然消失,视线之中,却有个影子动了起来,一步步向他逼近。

    他漫不经心地抬头。拦在他面前不远处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人类,套了一身可笑的盔甲,枯萎的身体散发着衰老将死的气息,布满血丝的蓝色双眼中却毫无畏惧。

    那即将熄灭的生命之火燃烧得如此热烈……想要彻底毁灭它也不过简单得像吹熄一根蜡烛。

    但他能感觉到身体里那个从不曾真正屈服的灵魂愤怒的抗拒,微弱却不容忽视。

    ——你许下了诺言。【愛↑去△小↓說△網w  qu 】

    他说。

    神明不会违背自己的诺言。

    他把目光从那胆敢阻拦他的老人的身上移开。毕竟,要达到他的目的并不需要踏过他的尸体……即使他依旧不能容忍这样的冒犯,几千年的忍耐至少让他能暂时当这个微不足道的人类并不存在。

    他伸手拨动空气。金色星辰环绕在他身边,交错的时间与空间在小小的,投映着整个宇宙的星辰之间连出一丝丝绵密的细线,宏大而繁复,像一幅无人能读懂的织锦,或一支无人能唱出的歌,其中每一根丝线,每一次颤动,每一个音符……连他也不能肆意改变。

    他闭上眼,却能看得更加清楚。从灵魂最初的记忆,到无边无际,无始无终的虚无之海……他找到了曾经的自己。

    夺目的金红,带着火焰与鲜血的色泽,起初的轨迹笔直得像一支射出去的箭,却在最明亮的时候缠绕进一团灰黑色的迷雾之中,消失不见。

    没有结束,也没有延续。

    这是在这个被保护的世界之外看不到的东西。无论他变得如何强大,强大到能轻易击碎群星,逝去的众神所留下的规则依旧束缚着他的双翼……直到被他彻底打破的那一天。

    他将自己的意识探入那一片迷雾之中。无数生命的希望、怨恨与挣扎,无数次相遇与分离交织出的迷雾无法被驱散的,就像他从另一个自己……从命运的另一端所看到的未来一样混沌不明。

    但已经发生过的事,无论如何都有迹可循。

    他有足够的耐心。

    徘徊在迷雾中的意识渐渐有些模糊。他再次感受到曾经的愤怒——永远不会消失的愤怒。意料之中的背叛与欺骗竟如此难以接受……或许更令他不甘的是,他竟会输给区区一个精灵。

    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摧毁了他,连灵魂都没有剩下一点碎片……一条濒死的巨龙在最强烈的愤怒之中发出的诅咒,连诸神也会畏惧。

    可还有谁能如此了解他?有谁能在这漫长的几千年里一次又一次阻挠他的归来,一次又一次从他的怒火中逃脱,没留下半点痕迹?

    他甚至已经不记得那个狡猾而大胆的背叛者的面孔,留在记忆中的只剩了一双淡漠又狂热的眼睛,灰色?蓝色?……还是绿色?

    灰色。

    心念一动,他找到了那条淡得几乎看不出的轨迹。若有若无,断断续续,像他一样在那片迷雾之中支离破碎,难以分辨,然后几乎无法察觉地,融入了另一条轨迹之中……又如一道灰色的影子般分离出去。

    他抓到了他。

    骤然而至的狂喜如巨浪般冲击过来。几千年里……即使是在还活着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强烈的快意。

    被烈火烧灼的痛楚再一次席卷整个身体,由内而外,提醒着他这个躯壳已经逼近极限。他的目的已经达到,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但他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

    睁开双眼时,逼仄的石厅已经变成了参天的古木,浓密的枝叶间,斑斑点点的阳光有着怡人的温度,草木浓郁的气息几乎将空气都染成绿色……他却已经感觉不到那些。

    他能感觉到的只有眼前如雕像般直立的精灵。

    金色的长发,绿色的眼睛……那是他的面孔吗?他不记得了,也无关紧要。

    他能在那双几乎从来没有一丝波动的眼睛里看到措手不及的惊讶与慌乱,哪怕转瞬即逝,也已让他十分满意。

    “……许久不见。”他轻声开口,“安克兰……我的朋友。”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