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立场(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迅速从失落中振作起来的圣骑士摸着杂草丛生的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像是突然间成熟了许多的金发年轻人。

    “你在安慰我。”

    他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容中却有一丝苦涩。

    “没想到我居然也有需要一条幼稚又莽撞的幼龙安慰的那一天。”他感慨。

    “幼稚又莽撞的幼龙”磨牙霍霍,真心觉得这可恶的家伙不如也一剑戳死更好。

    “斯科特说得没错。”从来不知死活的圣骑士依旧撑着头叹气,“你是个体贴的好孩子……不过你大概弄错了什么。我只是想知道,神……真的是可以被他们所创造的人类创造出来的吗?这听上去简直像个笑话。”

    伊斯疑惑地看了看床上的斯科特。

    “不是他。”菲利摇了摇头,“虽然他也是个疯子。我……是说肖恩。”

    伊斯更加疑惑。圣骑士越来越低的声音听起来却更像喃喃自语,而不是想对他解释些什么:“你知道吗?相信他被莉迪亚弄坏了脑子倒是更轻松一些……但我知道,肖恩没疯,也没有被控制,他坚定地相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就像从前一样……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伊斯听明白了。

    让菲利?泽里失望的并不是另一个世界里看不见的神明,而是他曾经当成父亲般崇拜和敬畏过的人。

    “……他到底干了什么?”

    他忍不住问道。

    菲利沉默了许久,却只是叹了一口气。

    “还是让斯科特告诉你吧。”他没精打采地说,“他知道得更清楚。”

    “我更希望他能告诉我,他到底在干什么。”伊斯扯了扯嘴角,“以及,你们又在干什么?就算斯科特是个疯子……为什么你们现在看起来像是陪他一起在发疯?”

    从天空直冲下去的时候他还以为斯科特失去了控制,正在攻击埃德……但现在想一想,埃德表现得太过冷静,显然对正在发生和即将发生的事——至少是关于斯科特的事——都早有准备,让他不得不怀疑这其实是什么见鬼的计划。

    只不过,埃德所有的计划都像中了什么诅咒一样,总是在各种层出不穷的意外里支离破碎。

    圣骑士瘫在椅子上的身体十分明显地僵了一下。

    “埃德没有告诉你吗?”他又一次逃避了回答,四顾左右,像是现在才发现屋子里其实少了一个人:

    “呃……埃德在哪儿?”

    埃德神情坦然地走在两队精灵之间,竭力把自己当成受到邀请的、被尊重的客人,而不是被监视的囚犯。

    至少在表面上,精灵们依旧彬彬有礼,对他没有丝毫冒犯。但他们的手一刻也没有离开自己的武器,而他们紧绷的肌肉和警惕的眼神,却不完全是因为埃德。

    连绵的树影后藏着许多身影。格里瓦尔的居民们沉默地目送他们走过,全然不像热衷于围观的人类那样,总是忍不住兴奋地交流着各种道听途说的传言,唯恐自己的声音不够大。

    埃德倒宁可他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也好过这死一般的寂静。走在这密不透风的、阴暗的密林深处,他竟恍惚觉得周围幽影重重,森冷如鬼域。

    然而精灵们的目光就像他们的箭一样尖锐锋利,被攻击的也不只是埃德。

    隐隐的敌意弥漫在他两边装备精良到堪称华丽的卫兵和普通的居民们之间。当最初出现在埃德面前的、看起来更像猎人的精灵们被随后赶来的这些士兵用近似驱赶的方式拦开的时候,埃德就已经清楚地感觉到了这样的敌意……甚至更为强烈。

    “所有的精灵都是战士。”诺威曾经这样告诉过他,“所有的战士都是平等的。”

    现在看来,事实显然并非如此。银牙矿坑里的矮人也有这样的区别,但将他们区分开来的只是不同的职责,而不像眼前这样……是不同的立场。

    埃德收回目光,无声地叹息。幼时对精灵近乎狂热的喜爱,早已在现实之中冷静下来……但那些美好到他不忍抹去的憧憬,似乎直到此刻才黯然破碎。

    他甚至对金红色的夕阳下那些精巧绝伦,宛如梦幻般的建筑都失去了兴趣,垂着头,任由自己被带上沿着一棵粗大的橡树盘旋而上的阶梯,乖乖地“等”在那活像个鸟笼的屋子里。

    这里当然不是空庭。埃德怀疑消息是否能传到精灵王的耳边,也许……

    他压下心中的不安,环顾四周。这地方很像之前他与精灵王交谈时的那个房间,完全没有墙壁,只有如枝叶舒展的树木般的支柱撑起透明的穹顶,看似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但埃德知道,在支柱和雕像的遮掩下,房间里的某些地方,在外面是从任何角度都看不到的。

    埃德坐下来,心不在焉地往嘴里塞着他并不喜欢的葡萄,有点担心自己会像米亚兹-维斯的赎罪之塔里的那个精灵,被晾在这里渐渐风干,再也无人理会。

    身边束在支柱旁的帘幕在微风中飘拂。埃德随手抓过去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它看起真的像雾一样轻……

    下一个瞬间,冰冷的刀刃横在他颈边。

    埃德呼吸一窒,目瞪口呆地顺着刀锋看向那只从帘幕后伸出来的,苍白纤细却肌肉匀称的手臂。

    ——所以,他们准备就这么干脆割断他的脖子了吗?!

    隐约看见袭击者脸上黑色的纹路时,埃德惊讶而愤怒地想着。

    这是个影舞者……就像曾经追杀过诺威和泰丝的那些精灵一样,是行走在暗夜中的幽灵,无声无息,冷厉而无情,即使面对自己的同族,下手时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而影舞者听命于长老会——因为银叶王并不喜欢“使用”这样的武器。

    紧贴在他皮肤上的刀并没有立刻切下去,那一点时间已经足够埃德准备好咒语……然后他看见了袭击者的眼睛。

    藏在帘幕后的浅褐色的眼睛,看起来还十分年轻,虽然的确冰冷而凶狠……却似乎也像他一样惊慌失措。

    埃德突然意识到,他或许并不是来杀他的。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