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立场(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没有完成的法术变成了一阵无害的微风,吹过年轻的影舞者的发梢。他持刀的手稳得没有一丝颤抖,神情却一片迷茫,似乎连自己也并不明白,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这不是他的任务。这是……一个意外。

    埃德脑子里已经转过了无数个念头,他们还是如雕像一般彼此瞪视,一动不动。埃德用一种怪异的姿势僵硬地扭着头,时间一久不免有些难受。他觉得他不能指望眼前的精灵会先开口,却又担心会让对方误以为他要施法,只能看一眼那锋利的短刀,又看一眼年轻的精灵,调动脸上的每一块肌肉,努力释放出最大的善意。

    至少,他还是挺擅长这个的。

    精灵眨了眨眼,手臂上紧绷的肌肉渐渐放松。埃德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他的眼神却突然间又变得异常凌厉。

    埃德的心猛地一沉,感觉到的却不是脖子上冰冷的痛楚和涌出的鲜血的灼热,只是眼前一花,精灵已失去了踪影。

    埃德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忍不住伸手摸摸自己的脖子。那里还留着一丝寒意,却没有一点细微的伤口,让他简直要怀疑刚才那一幕,不过是自己在不安中生出的幻觉。

    片刻之后,他明白了年轻的影舞者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无声无息出现在门前的访客礼貌地轻叩雕刻精美的门框,以免客人受到不必要的惊吓。埃德回过神来,意识到影舞者应该是听到了他完全没有听到的脚步声。

    他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强烈地感觉到,精灵们那令人羡慕的天赋……有多么的令人讨厌。在精灵的地盘想要“打探消息”,对一个人类来说简直是妄想,也难怪连几乎无所不能的巴尔克也只能承认自己的人“很难进入”……他之前对自己莫名的自信,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巴尔克的警告在耳边响起。但现在就算后悔……好像也来不及了。

    埃德微笑着站起身来,用理所应当的惊讶掩饰他一瞬间混乱的思绪。

    “抱歉,我没有听见您的脚步声。”他说,“我是……”

    “埃德?辛格尔。”站在门边的精灵矜持地向他点头,倒是没有给他加上什么尴尬的头衔,“久闻大名。我是斐瑞?银叶。”

    埃德恭敬地低头致意,即使知道这有些无礼,也忍不住好奇地打量着面前身份尊贵的长者……精灵王唯一还活着的叔叔。

    他不知道斐瑞到底活了多久,眼前的精灵看起来不过人类四十岁左右的样子,有一张与佩恩并不十分相似的面孔,眉目细长,轮廓柔和,沉沉的双眼在夜色中绿得发黑,眼角的皱纹在白皙的肌肤上分外醒目。【愛↑去△小↓說△網w  qu 】他的身形依旧高大挺拔,只是有些削瘦,一身简单的灰袍除了质地轻盈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披在身后的长发不再闪耀如银丝,而是显出黯淡的灰白……像凯勒布瑞恩。

    这微弱的相似之处,却在埃德心中激起莫名的亲切感。

    他握紧了手杖,露出真诚的笑容:“能见到您是我的荣幸。”

    精灵缓步走到他面前,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语气平和,说出口的话却全然没有一个精灵该有的委婉:“我却并不想在这里见到您。”

    笑容僵在唇边,埃德不知所措地揉了揉鼻子。他准备了一肚子辞藻华丽,语意婉转的精灵语,打算来进行一场口干舌燥、大半时间都耗费于“礼貌”的沟通,却被这直截了当的当头一棍,敲得有点晕头转向。

    斐瑞从容地坐了下来,姿态优雅地为他和还在发呆的客人各自倒上一杯酒,似乎完全没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什么失礼之处。

    埃德也只好讪讪地坐下,从小小的圆桌上拿起精致的酒杯,一口酒还没有品出任何味道,又差点因为斐瑞的下一句话而呛了出去。

    “这世上本不该再有圣者。”精灵平静地说。

    “咳……呃,我……其实并不是……”埃德结结巴巴地红了脸。

    “你不是,你的舅舅,斯科特?克利瑟斯,也同样不是。”精灵的每一句话都像影舞者的刀一样,又快又冷,毫不留情,“诸神已远离这个世界,圣者又从何而来?”

    埃德沉默了好一会儿,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没有反驳的意思。但他原本并没有打算来讨论如此……宏大的话题。比起高高在上的神灵,迫在眉睫的危机,他所关心的人们……都更重要得多。

    “我无意指责您。”精灵说,端坐的姿势仿佛无冕的国王,“人类的信仰便是如此,他们需要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只要能够满足他们的欲望和想象,便并不在意那到底是真是假……但对于精灵而言,这是一种亵渎。”

    “……那么,您又为什么屈尊来见一个亵渎了精灵的信仰的人呢?”

    埃德忍了又忍,还是没能忍下那口气。

    “……我说过,我无意指责您。”精灵微微皱眉,似乎觉得他的恼羞成怒毫无道理可言。

    埃德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继续忍。

    “我只想知道您的来意。”他说,“我很愿意向您解释那一场火,如果您愿意听的话……但我的朋友还在等我。”

    “啊……那场火。”精灵漫不经心地说,“既然您已经熄灭了它,就没有再解释的必要。”

    ……很好。

    埃德想。

    ……不,一点也不好!

    他恼怒地想。他是因为明白这片森林对精灵而言有多么重要才选择留下……结果眼前这位精灵的长老,看起来却根本不在意!

    “我来问您,您那位精灵朋友的去向。”精灵说,“您能找到他,不是吗?”

    无处发泄的怒火堵在胸口,埃德几乎喘不过气来。

    “您不关心被焚烧的家园,却不肯放过一个几乎算是被驱逐的精灵吗?”他问。即使明知现在的诺威或许并不是“一个被驱逐的精灵”那么简单……

    “家园?”精灵抬头看他,深绿色的眼睛里终于有一丝波动,“不,您弄错了……这里并不是我们的家园。”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