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六章 诱惑(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埃德不止一次地望向窗外,心惊胆战,唯恐天空之上传来一声咆哮,白色巨龙轰然而降……虽然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天多,但他那脾气暴躁的朋友可没有多少耐心。

    供他休息的房间体贴地按照人类的习惯有着能遮蔽视线的墙壁,但他怀疑自己的一举一动并不能避开精灵的耳目。他昏昏沉沉,却无法入睡,只能爬起来坐在桌前涂涂抹抹,试图想出一个以他的力量也确实可行的法术,来寻找诺威的踪迹。

    他倒是不担心那些乱七八糟的符号被谁看到——再高深的牧师或法师也不可能看懂,就连他自己,隔上一晚大概也猜不出自己到底瞎涂了些什么。

    肩头被人轻轻碰触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间差点睡着了。他猛醒过来,回头看向又一次如鬼魅般出现在他身后的芬维,已经懒得去疑惑他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影舞者向他做了一个简单的手势。埃德点点头,保持了沉默。

    跟着芬维钻进床边地下的暗道时,埃德心底闪过不合时宜的感慨——如果矮人知道精灵也会在地下挖洞,大概会捧着肚子笑掉大牙。

    但这狭窄的暗道看起来实在不像是精灵的手艺。它深入地底,坚固却粗糙,更像是某种动物打的洞,让他忍不住越来越好奇。【愛↑去△小↓說△網w  qu 】

    然而芬维可不是什么交谈的好对象。他一声不响地走在前面,连影子都似乎特别浅淡。埃德总担心一眨眼他就会消失不见,不自觉地紧盯着他,直到他察觉这对影舞者而言似乎是种沉重的负担。

    芬维的脚步依旧无声无息,紧绷的肩背看起来却像只浑身炸毛的猫一样紧张。埃德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压下心中诡异的冲动。

    ——他居然想摸摸他的头以示安抚。

    芬维突然停了下来,火把昏暗的光芒照亮另外两个身影,而埃德认出了其中的一个……或者两个。

    他惊讶地睁大眼睛,目光在兰斯?逐日者和……另一个埃德?辛格尔之间转来转去,最后还是落到了他“自己”身上。

    那个黑发的年轻人长得跟他一模一样……连笑起来的样子都是一样的天真无害,让他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心中却也隐约猜到了什么。

    “我会跟您解释,大人。”兰斯恭敬地向他微微低头,“但你们需要尽快换下衣服,我们并没有多少时间。”

    埃德没有犹豫。但是看着另一个“埃德”穿着他的衣服欢快地向他挥挥手,跟着芬维消失在黑暗中的时候,他还是难免疑虑重重。

    这样真的不会被发现吗?虽然他是看不出什么区别……但这里可是格里瓦尔!

    “别担心,大人。”兰斯轻声道,“精灵善于观察,却也同样会囿于成见……他们知道该怎么做。

    轻易被看穿的埃德尴尬地闭上了微微张开的嘴。

    无论如何,兰斯还活着,这倒是让他松了一口气。

    兰斯带着他转进了另一条暗道——更加隐蔽而精巧。

    “……是人类挖掘了这些暗道以打探和传递消息。”精灵不自在地向他解释,“我们只是……借用。”

    借用,并加以改造。

    埃德默默地补充,倒也无意讽刺。

    兰斯安静下来,片刻之后才低声开口:“我应该感谢您和您的朋友救了维奥莉塔。”

    “……她是诺威的妹妹。”埃德回答。

    兰斯没有问她现在的处境,显然是已经知道——维奥莉塔还没有离开斯顿布奇城就被星夜旅馆的主人穆雷带回去了。那个很少露面的精灵消失过一段时间,回到斯顿布奇后倒是对从前一直互相看不顺眼的人类“同行”们友好了许多。

    “可以肯定的是,他忠于银叶王。”娜里亚这样告诉埃德,“虽然他好像一直很讨厌诺威……但维奥莉塔在那里是安全的,她大概也更愿意跟自己的同族待在一起。”

    “我做了件自以为是的蠢事。”兰斯懊恼地叹息,“却连累了她,如果可以的话……”

    “你需要我告诉她你还活着吗?”埃德猜测。

    兰斯犹豫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

    “谢谢。”他苦笑,“但我已经死了……在我可以名正言顺地活过来,或彻底死去之前,她最好还是什么也不知道。”

    他们没有再多说什么。暗道出口是一颗中空的大树,林木间弥漫着淡淡的晨雾。密林的清晨似乎比夜晚还要静谧,刚从隐蔽处钻出来的埃德却不安地觉得四周满是窥探着的眼睛。

    一座白色的石塔耸立在不远处,雾气中影影绰绰,竟让埃德想起柯林斯神殿。很容易便能猜到这座肃穆的白塔是什么地方,那么他们现在的举动……实在相当大胆。

    石塔门外的守卫目不斜视,宛如雕像。厚重的大门后,脱下华丽的长袍,换上了一身侍卫的皮甲的佩恩向埃德充满歉意地一笑。

    “抱歉。”他的解释简单明了,“你应该已经很累了,但唯有这个时候,无声之塔内外的守卫才都是我能够信任的。”

    “你想让我做什么?”埃德直截了当地问,“只要我能够做到……”

    “整个格里瓦尔没有多少地方是我不能进入的。”佩恩说,“无声之塔下的某个密室是其中之一,而我担心其中隐藏了一些不该存在的东西……记得我告诉过你,斯科特曾经出现在这里,询问安克兰的去向?”

    埃德点点头。

    “他不会毫无理由地这么做。起初我以为那是因为这里收藏着一些属于安克兰的东西,比如他断掉的手杖和上面破碎的宝石……斐瑞也是这么解释的,但恐怕那并不是全部。”

    一丝愤怒和恐惧从他眼中一闪而过,却已经足以让埃德意识到事情或许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我本不该让你卷入其中。”佩恩看出了他的不安,略显急促的语气柔和下来,却更加诚恳,“格里瓦尔所有的咏者都忠于长老会,而那个地方以魔法封印。除了你之外,我再也找不到其他可以信任的施法者——但是,埃德,如果你没有确切的把握,那就什么也别做。”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