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三章 隐龙(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冰龙大张的嘴因为这出其不意的一击而歪向一边,鲜红的舌头耷拉出来,看起来颇有些可笑。一瞬间的死寂中,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的埃德不禁有些腿软。

    “……埃德?辛格尔!”冰龙扬起头,怒气冲冲地咆哮。

    “我的错!我的错!”埃德慌慌张张地边跑边拼命道歉,“冷静一点嘛!至少听听它说什么!”

    紧张之中,儿时跟码头上一个吊儿郎当的水手学来的、屡教不改的口音不自觉地冒了出来。他飞奔过去,那条斑叶龙已经趁机翻身而起,却并没有摆出攻击的姿势或转身逃走,反而面对着冰龙森森的白牙十分泰然地蹲坐下来,微微裂开的嘴边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听你朋友的话,小家伙。”它的声音苍老低沉,却有种迷人的魅力,“至少先听听我说什么。”

    “有什么可听的?!”冰龙恼怒地拿尾巴猛拍地面,没有再不由分说地扑上去,“隐龙不可信任!”

    “拉沃洛克……”终于冲过来的埃德气喘吁吁地问出他最担心的问题,“那个老牧师在哪儿?你把他……”

    ——你把他吃了吗?

    这个问题实在有些难以出口。

    “……您是在担心我吗?真是不胜感激。”斑叶龙优雅地向他低头。

    埃德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那就是你?!”他难以置信地大叫出声。

    “梅什?拉沃洛克。”斑叶龙有模有样地挥舞着前爪,向他行了个礼,“从开始建造这座神殿的时候就为它添砖加瓦的年轻工匠,到如今衰老无用的老牧师……是的,那是我,一直都是我——这真是相当漫长又短暂的一生呢。”

    埃德张口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一条活着的龙——变成人类在水神的神殿里当了牧师——几十年都没人发现——不但没人发现,还因为“性情淡泊与世无争”而深得布鲁克?修安的信任。

    他简直不知道哪一部分更难以接受。

    “瞧,我并无恶意。”老斑叶龙语气平静,“我已经老得连最鲜嫩的鹿肉都咬不动了,只是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避开永无止境的捕杀……有什么比一个偏僻的小神殿更安全的呢?”

    这听起来很有道理,埃德却依旧无言以对。

    “你偷听我们说话。”冰龙冷冷地指出,“你想说这也是为了‘安全’吗?”

    “这个嘛……”斑叶龙歪了歪头,“你可以称之为‘天性’——我听到了一个很久没有听到过的名字,一个我以为再也不会有谁提起的名字。【愛↑去△小↓說△網w  qu 】一点好奇总是可以原谅的,不是吗?”

    埃德心中一动。

    “你……活了多久?”他脱口问道。

    “很久。”斑叶龙眯起眼,“久到连我自己也记不清了……当我还年轻的时候,像你们这样的‘人类’还裹着兽皮茹毛饮血,把精灵当成神一样崇拜;格里瓦尔的高塔还刺破树冠,直指天空……那是多久之前呢?”

    它的声音低下去,带着一丝恍惚。埃德对此并无怀疑——眼前的龙连身上鳞片都已经开始脱落,本该华美鲜艳的头冠颜色惨淡如岩石上覆盖着枯萎的苔藓……无论作为人还是作为龙,它都已衰老将死,而龙的寿命,足有几千年那么漫长。

    “所以……”他迟疑地开口,“你真的听过他的名字?”

    “埃德!”

    冰龙开口阻止了他,语气意外地严厉,“别听它的。隐龙不可信任。”

    “隐龙不可信任。”——这已经是它第二次说出句话

    埃德在伊卡伯德的图书室里看到过类似的记载。因为擅于隐藏,斑叶龙又被称为隐龙,身形较小却狡诈多变,好奇心强,爱凑热闹,也喜欢传播各种谣言……因为本身的力量不够强大,在巨龙之中一直被轻视,但也因此而成为最擅长使用魔法的龙——它们甚至并不介意学习使用精灵创造出的魔法,只要那确实有用。

    “最像人类的龙。”

    一位研究者忍不住在他的著述中留下这样的评价。

    “无论你想干什么,现在都可以结束了。”冰龙用它比对方大出近一倍的身形充满威胁地逼近一步,“我不会杀你,但你最好也别打什么鬼主意。”

    “哎呀,哎呀。”老斑叶龙遗憾地摇着头,“我以为你会跟你的父亲有所不同——萨尔斯托?晶冠之子……你们的固执和自大都简直一模一样。”

    埃德不自觉地扯了扯嘴角。他还以为那是跟斯科特学的……所以,那其实是遗传吗?

    “够了!”冰龙恼羞成怒地低吼,“你真的想死在这里吗?!”

    斑叶龙沉默下来,平静地看着它。它的眼神和那个在女神像前不停地清扫着地面的老牧师并没有什么不同,平静得……近乎死亡。

    “我已经快要死了。”它开口道,“死在另一条龙爪下,倒是个值得期待的死法。想想看,几年之前……当你从柯林斯神殿的地牢里飞出来之前,我还以为我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条龙呢。那真的是……十分寂寞。”

    冰龙扬起的长尾在半空转了个圈,又无力地垂了下去。

    “我们应该好好谈谈,小家伙,你和我。”斑叶龙舒展着双翼,“也许不是现在……当你需要的时候,你知道在哪里能找到我。”

    它慢悠悠地转身,并没有展翅飞上天空,而是以缓慢的步伐走向森林,枯叶般的身体渐渐模糊起来,消失在夜影之中。

    树叶沙沙作响,像是有风吹过。

    冰龙有些失神地看着它消失的方向,好一会儿没有出声。

    “……也许你真的应该跟它谈谈。”埃德低声说,“它会知道很多我们都不知道的事……而且我也看不出它还有什么欺骗你的必要。”

    冰龙喉咙里咕噜了一声,像是恼怒,又像是懊丧。

    “在那之前——”它低下头瞪着埃德,“我们是不是还有话没有说完?”

    埃德无奈地点头,又突然惊跳起来。

    “不……等等!”他大叫,无视冰龙越来越危险的目光,慌乱地在黑暗中搜寻:“芬维……他在哪儿?”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