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七章 并肩(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娜里亚低头沉思,再次开口时脸上的神情微妙地混合着释然和沮丧。

    “好吧。”她说,“事情跟我们猜测的有点不太一样。”

    伊斯恼怒地发现,他对那个并不包括他在内的“我们”颇有些在意。

    “‘你们’的猜测是什么?”他问,语气不自觉地生硬起来。

    娜里亚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有点尴尬。

    “我们以为……”她的视线飘向一边,“我们以为肖恩想要让斯科特成为国王,而斯科特不怎么愿意。”

    埃德目瞪口呆。

    “你们疯了吗?!”他叫出声来。

    “我们并非无所不知,好吗?”娜里亚懊恼地摊手,“你们像蹲在蛋上的母鸡一样紧抱着自己的秘密不放,我们也只能用我们所掌握的消息拼凑出最有可能的事实……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肖恩?弗雷切有多么强烈的控制欲,然而他精心安排的五月节差点变成一场彻底的灾难,柯林斯神殿至今被笼罩在迷雾之中,他的圣骑士成了杀人的凶手……”

    她飞快地看了埃德一眼,迅速地结束了话题:“他怎么能接受当他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面目全非……如果他想要复仇,让拥有前一个王朝统治者的血统的斯科特取代博弗德家,难道不是一个完美的计划吗?那能解释很多事!”

    埃德哑口无言,菲利却居然在笑。

    “这个听起来也很有道理。”他咧着嘴说。

    伊斯瞪着他,很想把他舌头冻住。

    “斯科特不可能会答应的!”他说。至少这一点信心他还是的。

    “所以,”娜里亚耸耸肩,“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那么惊天动地地打了一架——完美的解释。”

    埃德半张着嘴,脑子里嗡嗡直响。

    “老乔伊和他的朋友们都不怎么喜欢肖恩。”娜里亚勉为其难地分辩了一下,“事实上,他们也不怎么喜欢斯科特,他们觉得肖恩拿他们当废物而斯科特拿他们当傻瓜……总之,我承认那或许不是完全客观的猜测……可不信神的人真的很难想象你们这些家伙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吗!”

    伊斯忍不住皱眉。

    “我又不信神!”他硬邦邦地说。

    娜里亚眯起眼睛看他一会儿,气势十足地叉起了腰。

    “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她问。

    伊斯把头扭到一边,不吭声了。

    “这跟信仰无关!”埃德心底窜起一点隐隐的怒火,“我以为你知道毫无根据的传言是多么令人厌恶的东西……”

    “我当然知道。”娜里亚坦然直视着他,“但这并非‘毫无根据’……以及,埃德,你有想过那些‘令人厌恶的传言’是如何产生的吗?是的,那其中必然有许多无端的恶意,但最重要的是,他们不知道,他们不知道事实是怎样……没有人告诉他们,而又多少人能从有限的见闻里分辨出真实与虚假?我知道你们总以为隐藏某些秘密是为了更多人的安全,是为了保护他们,可当事情发生的时候,人们会察觉……他们会看,会听,会想,会行动,而当他们知道得太少的时候,他们很可能会选择错误的方向——这就完全是他们的错吗?”

    “……所以你觉得我应该告诉所有人肖恩?弗雷切想要创造一个神因为他们所信仰的那些都已经不在了吗?”埃德难以置信地反问。

    “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是的。”娜里亚平静地回答,“你又凭什么认为他们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这是他们所生活的世界,他们有权知道。”

    “他们有权知道。”

    这句话在脑海中与另一个声音重合。埃德眨眨眼,突然间有些恍惚。

    他并不认为佩恩的决定是错的……所以,也许娜里亚也并没有错?

    “你以前能够明白这些的。”娜里亚低下去的声音里显出一丝沮丧,“可现在你只会抬头仰望星空,却看不见脚下的野草。埃德,我知道你很努力,你想为你所拥有的力量找到存在的意义,可你飞得太高了,高得再也看不见那些你曾经能看见的东西……你已经足够强大,可力量并不是一切。这世界这么大……一个无人可敌的法师,一条龙,一位圣者,也不过是维因兹河里几朵稍大一点的浪花而已。‘如果无法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就不可能拥有真正强大的灵魂’……有位朋友是这么告诉我的。”

    “……可我并没有那么想过……”埃德嘟哝着,莫名地有点委屈。他一直觉得自己的问题在于他从来无法像弗利西蒂所说的那样相信自己的能力……为什么在娜里亚眼里,他却变成了一个像伊斯一样自大的家伙?

    “……如果现在你需要做的只是继承你父亲的生意,你会觉得那是难以承受的重担吗?”娜里亚问。

    “呃……”埃德呆呆地回答,“也许不会……做生意并不难啊……”

    “你把自己放在了更高的位置,承担更多的责任。”娜里亚轻声说,“那并没有错,埃德,我只是想说……”

    她用力咬住嘴唇,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沮丧地摇摇头。

    “我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她说,“指责别人好像总是更容易一些……但这的确不全是你的错,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你知道‘那位朋友’是在什么时候告诉我那句话的吗?是在我觉得自己渺小又无用,一点也帮不上忙的时候。就算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剑术,也未必能打得过洛克堡最普通的守卫……我还能做什么呢?我告诉过自己也许远远地等候在你们身后就好,可我做不到……我需要你们相信我,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我并非一无是处。因为无论如何,我还是想要站在你们身边,就像我们曾经向彼此承诺的一样,不管面对什么,我们都会一起面对……或者,只有我还记得那个承诺吗?”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伊斯惊慌失措地望向埃德——因为娜里亚看起来像是要哭了,而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埃德几乎同样惊慌。他们面面相觑,无计可施,解救他们的是从楼梯上方传来的叩击声。

    “抱歉……”芬维探出头,迟疑地开口,“我想你们最好来看看。”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