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 破碎的梦境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如果不是芬维特地指出来,几乎没有人能透过泰丝盖到胸口的薄毯看出那一点微弱的光芒。娜里亚伸手从泰丝怀里摸出了那柄精巧的小刀,惊喜又忐忑。

    “……我记得我们把她的刀都收起来了?”埃德不解地回忆着。

    ——那可真的是好大一堆,他都不知道泰丝到底是怎么把它们都藏在身上的。这大概也是一种魔法?

    “是这样没错。”娜里亚凝视着刀柄上那两颗小小的、依旧微微闪烁的蓝宝石,被照亮的眼睛里充满希望,“我又把这个放回了她怀里……还记得那条冰原狼吗?”

    埃德点点头,明白过来:“北方。”

    那条毛茸茸的,像狗多过像狼的家伙,虽然只看到过一次,也很难忘记。

    “连莫克也不知道它到底是用什么方式存在于这柄小刀里……泰丝试过呼唤它,可它再也没有出现过。但它也是某种灵魂,不是吗?它在暴风雪里指引泰丝找到过诺威,我总觉得它或许能再帮她一次……没想到真的会有用!”女孩儿看向埃德,兴奋中带着一丝不安:“这会有用的吧?它之前从来没有像这样发过光!”

    但埃德无法回答,只能默默点头。

    这或许真的是个好兆头,也或许预示着更糟的结局……而他们能做的,也只有如诺威所说——

    “抱着最好的希望,做最坏的打算。”

    .

    “……我是在做梦吗?”

    泰丝摊开四肢躺在草地上,疑惑地自言自语。

    太阳晒得她懒洋洋的。杂七杂八的野花随随便便开了满地,还有一只大狗在她身边呼哧呼哧地窜来窜去……

    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做过这样的梦,除了梦里那条狗……那只狼,会乖乖地躺在她身边欢快地猛舔她的脸,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焦躁不安地在她身上乱拱,还扯着她的衣服呜呜地叫。

    “嘿……你到底怎么啦?这里太热了吗?”她抱住白狼的脖子,亲昵地蹭来蹭去,无视了心底那一丝隐隐的不安。

    她不记得北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就像她不记得小莫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可那有什么关系呢?她过得很开心,每一天都很开心,好像这辈子从来就没有这么开心过。

    她不想再记起那些已经忘掉的东西……反正,如果会忘,就证明那根本不重要吧?

    一片阴影挡住了阳光。泰丝不满地在草地上打着滚,滚到一半就被一双有力的手抱在腋下,提了起来。

    “……你不觉得自己睡太多了吗?”诺威一脸无奈地看着她。

    “你见过有人睁着眼睛睡觉吗?”泰丝一脚踢在他腿上,“我在欣赏这个美丽的世界!”

    诺威苦笑着放下她,若有所思地看着围着他们又跳又叫,一刻都安静不下来的北方。

    “你觉不觉得它是想要告诉我们什么?”他说。

    “噢,你又在胡思乱想了。”泰丝漫不经心地扯着缠在头发里的花瓣,“它只是在那柄刀里窝得太久,寂寞得要发疯……让它疯两天就好了。”

    “你到底怎么把它召唤出来的?”诺威微微皱眉,“而且它……如此真实。”

    白狼蹭过他垂在身边的手,那种温热而柔软的感觉,绝对不是一个灵体能带来的。

    “你在说什么呢?”泰丝瞪他,“它不是一直都这样吗?”

    她用力抱住白狼,想要再一次滚倒在草地上,却被诺威一把拉住。

    “泰丝……这不对劲,你知道的。”他说。

    精灵的神情很少这么严肃……泰丝最讨厌他这么严肃。

    “哪里不对劲?”她气冲冲地跳起来拿头撞他的胸口,“哪里都很对劲!你就是闲得发慌而已!我不管,我们都差点死了,为什么不能——”

    她突然停了下来,一阵寒意袭上心头。

    她在说什么?

    “我甚至都记不清昨天发生了什么事。”诺威平静地开口,“我记得埃德需要我们的帮助……或者我们需要埃德的帮助?我连这个都记不清了……每当我试图想起什么,总是会更快地忘掉它……”

    他的神情一阵恍惚,然后用力摇头,坚决地把话说完:“而且……你没有发现吗,泰丝,这里只有我们两个,而我们根本无法离开这片森林——这并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每当他试图离开,下一个瞬间就会忘掉自己曾有过这样的念头,只剩一点破碎到无法捕捉的残影……然而一次次的重复之后,再模糊的影子也留下了难以抹去的痕迹。

    泰丝茫然地眨着眼,视线在那一刻朦胧而扭曲。难以形容的恐慌从四面八方向她压过来,仿佛整个世界都要坍塌在她的身上。

    “……还有,”诺威轻声说,“我想这样的对话我们已经进行过许多次。”

    泰丝拼命摇头。

    她不承认——是的,她不承认。她拒绝了一次又一次,然后呢?……

    然后一切重新开始。

    从某一个他们尚未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以另一种方式开始,细节却越来越模糊,越来越不合情理,仿佛他们灵魂深处的某个地方越来越清楚地知道——

    “这并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于是无论如何都再也无法继续。

    在她意识到之前,眼泪就已经不受控制地滚出眼眶。如果这个世界并不真实,为什么她依旧能感觉到滚烫的泪水划过脸颊?

    迷雾从林间涌出,渐渐模糊了一切。泰丝伸手抓住精灵,不肯放开。

    “这样不好吗?”她抽泣着,“我只是想要过得开开心心的。”

    “……而我想要在真实的世界里给你真实的幸福。”诺威用拇指擦掉她的眼泪,柔声回答,“所以我们得离开……泰丝,我们得想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泰丝继续摇头。不详的预感如此强烈,她清楚地知道这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可是看着精灵的眼睛,她明白她已经无法阻止。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她低头,努力做着最后的挣扎。

    诺威看向北方。冬狼已经停止了它疯狂的转动,安静地蹲坐在地上,雪白的影子在翻涌灰色的迷雾之中依旧清晰可见。

    它向泰丝低吼一声,转身走出几步,又回头看看他们,急切地猛甩着尾巴。

    “跟着它,泰丝。”诺威低声说,“相信它……就像在那场暴风雪中一样。”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