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七章 雾隐(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巨剑在火焰熄灭之后垂直自半空坠落,并不锋利的剑刃重重地砸在岩石上,只溅起了一点火花,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没能刺进岩石半点。

    年轻炎龙的眼中满是嘲弄与不屑,还有因此而浪费时间的恼怒。它拍拍翅膀准备离去,却又突然凝住。

    斑叶龙悄悄地向后退去。从长剑跌落之处,无形的力量汹涌而出,陌生而强大,仿佛它们在无意间破坏了某个堤防,看不见的河水无声地怒吼着从另一个世界里倾泻而下,挟着摧毁一切的气势,猛烈地撞击过来,让这个世界最强大的魔法生物也心生畏惧。

    老炎龙赫然起身,粗哑的声音咆哮出古老的咒语。耀目的光芒突然在眼前炸开,斑叶龙下意识地扭头,再次睁开双眼时,那洪水般的力量已经消失,隐隐黑的视线里,两条巨大的炎龙沉默地注视着那柄乌沉沉毫不起眼,仿佛能吸收所有光线的巨剑,金黄色的瞳孔里燃烧着一模一样的狂喜与贪婪。

    在那一瞬间,斑叶龙迅地反应过来——这件事已经没有它参与的余地。

    炎龙是如何凶残而自私的生物,生为同族的它再清楚不过。它们所看中的东西……不会允许有谁来争夺。

    它本能地想要隐藏身形,展开双翼从山顶上直冲下去,头也不回地逃之夭夭……但它很难从这对父子爪下逃脱。

    “怎么回事?”它只能强自镇定地装傻,“没有成功吗?”

    “……原来你指望过能够成功吗?”年轻的炎龙毫不客气地开口讽刺,“虽然我怀疑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成功’。”

    老炎龙眯起眼看着它,没有出声。

    “试一试总没什么坏处。”斑叶龙让自己流露出适当的沮丧,又装作不在意地甩甩尾巴,“那么……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生过?”

    它克制着仓皇逃离的冲动,再也没看那柄巨剑一眼,甚至故意东扯西拉地开始它所擅长的闲聊,直到年轻的炎龙不耐烦地磨起了爪子,才彬彬有礼地告辞。

    它再也没有见过那柄巨剑……也再没听说过。

    这很奇怪。它绝对不相信那对炎龙父子在得到这样的武器之后会什么也不做,但事实似乎就是如此。

    老炎龙在数十年后死去,年轻的炎龙也在几百年后无声无息地消失,甚至没来得及留下一个继承者。阿克顿之剑仿佛从不曾存在……但漫长的生命里,斑叶龙一刻也不曾忘记它曾经感受到的那种力量的可怕,并庆幸自己能够聪明地迅脱身。

    那不是它能够控制的力量……那不是任何生命能够控制的力量。

    .

    “……所以你其实并不知道这柄剑到底有什么用?”

    伊斯耐着性子听完了这个充满各种感慨和毫无意义的细节描述的故事,心中的恼怒简直要像炎龙的喷吐一样烧上半空。

    “耐心,小家伙。”老斑叶龙不无嘲弄地瞥了他一眼,“我是条斑叶龙……你以为我会真的‘当什么都没有生过’?”

    伊斯不吭声了。谨慎与好奇——斑叶龙天性中的两个极端让它们时常徘徊在各种危险的边缘,却总是能成为最后的幸存者。

    “那对炎龙父子都没有留下后代,它们所知晓的一切都没能被继承……但对巨人与诸神之间的那场大战还有记忆的,并不止它们一族。”斑叶龙慢条斯理地解释着,“我花了很长的时间试图理清这件事,同时还要隐藏这个秘密……那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伊斯木无表情地绷着脸,右手那柄危险的短刀不耐烦地一下下轻拍在腿侧。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有这样倾诉的机会,老斑叶龙越来越啰嗦得难以忍受。

    “它们曾经做过同样的尝试。”斑叶龙说,“那些远古的巨龙……它们用一颗宝石捕捉到了一点神灵的气息,想要用它来制造一件武器,但并没有成功——一件能够切开空间的武器,就像阿克顿之剑……瞧,你知道的,那些‘神’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即使他们以某种形态出现在你面前,也并非真正存在于此,就像逝者的灵魂,地狱的恶魔……所以你永远无法在这个世界真正伤害到他们。但阿克顿之剑能够无视两界的屏障,因为它本身也已经不再完全属于这个世界——你能听明白吧?”

    手中的短刀停了一停,伊斯眯着眼盯着斑叶龙鳞片剥落的额头——一刀扎进去真是再容易不过,还能顺便试试这玩意儿是不是真像它说的那么有用。

    “我听得很明白。”他咬牙切齿地说,“你最好没有撒谎。”

    “撒谎?”

    斑叶龙低低地笑着,控制不住地继续长篇大论,“什么是谎言?什么是真实?一点点小小的偏差就能让事实永远消失在时间的迷雾中。即便是伟大的艾拉弥之战,无数双眼睛目睹过的一切……出现在艾拉弥的圣者明明有四位,精灵的传说中却只有‘三圣者’,人类便也如此相信。而那不过是因为其中一位圣者是个矮人,精灵们根本不愿意承认。他们撒谎了吗?并没有,毕竟的确只有三位圣者是精灵……我只能告诉你,我所说的都是我亲眼见到,亲耳听到的,而我听到的是不是谎言?那些告诉我这些的巨龙听到的又有多少绝对真实和完整?睿智如我,也实在很难分辨。”

    这样的回答十分狡猾,伊斯却也无法反驳。他低头看着短刀,知道它或许是对的——白鸦大概就是用这残破的刀片制造出了黑门……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

    她显然也知道点什么,但伊斯下意识地不想去问她。她的谎言只会比一条斑叶龙更多。

    “……那条龙。”他若有所思地抬头,“那条年轻的炎龙,它叫什么名字?”

    斑叶龙看了他好一会儿。

    “我想你知道的。”它轻声说,“不是吗?”

    伊斯紧闭双唇,没有回答。

    “我还会回来的。”最后他说,“你最好能活久一点……叶影。”

    “承你吉言。”老斑叶龙笑了,“你也一样。保重,小家伙。永远记得,你是一条龙……记得你真正的名字。”

    伊斯听懂了这句话,却只能沉默。

    在他离去之后,冰雪渐渐融化殆尽,沼泽上的雾气又一次缓缓升起。斑叶龙安静地趴在原地,低头沉思,直到一个修长的身影出现在迷雾的边缘。

    “你都听到了。”叶影懒懒地交叠起双爪,“然后呢?”

    来者伸出手,掌心上,缭绕的雾气间,躺着一片灰白的碎骨。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