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 行动(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再好的朋友都有不够朋友的时候,埃德对此深有体会。

    一发现女孩儿们拉开了架势准备刨根问底,尼亚和菲利立刻理由充分地逃之夭夭,反正……“埃德什么都知道”。

    其实并不想“什么都知道”的埃德在两个女孩儿过于热切的目光中正襟危坐,满心愁苦。

    只有伊斯在他近乎哀求的眼神攻击下勉强留了下来,远远地坐在窗边。埃德忍不住悲观地怀疑,一旦势头不对,他最好的朋友是不是也会扔下他溜之大吉。

    娜里亚体贴地给他搬来了一大罐蜂蜜水,却只让他更加心惊胆战——显然,不把他榨到渣都不剩,她们是不打算放过他了。

    “这个……说来话长。”他在娜里亚殷勤地强塞给他一杯水的时候战战兢兢地硬着头皮开场。

    “快快快!”泰丝拍着桌子催促。

    ——你可是在过去……或未来成为了一个吟游诗人……或至少是给吟游诗人写剧本儿的人!

    埃德深吸一口气,这样鼓励着自己,振作精神,开始讲述那个过于漫长的故事。

    当他讲到口干舌燥嗓子冒烟也没能说到一半,倒是以另一种方式更加深刻地意识到了这个“故事”到底是有多长……然而那些杂乱地塞在他脑子里,从来也没能理清过的各种细节和疑点,却也意外地因此而一点点清晰起来。

    女孩儿们从难以置信到渐渐有点恍惚的眼神让他多少有点安慰——瞧,会在这一片混乱里晕头转向的可不止他一个。

    “所以……他们也曾经是朋友吗?”娜里亚在他捧着杯子狂灌水的时候迟疑地问着,不自觉地看了伊斯一眼,“安克兰……和那条炎龙。”

    “炽翼?”伊斯嗤之以鼻,“炎龙可不会跟精灵成为什么朋友——它们过于自大到不可能有任何朋友,那显然只是相互利用。”

    娜里亚微微地叹了口气,说不出是因为安心还是遗憾。

    她发了一会儿呆,不安地觉得那几千年前的阴影和如今她眼前的人隐约重合——安克兰失去了父亲,埃德失去了瓦拉;安克兰与一条炎龙结盟,埃德和伊斯是朋友……

    不。

    她对自己坚定地摇头。他们之间的关系截然不同,也在做着完全不同的事……他们不可能有同样的结局。

    在安克兰的算计之下,炽翼被拖入了另一个世界——传说中的虚无之海,诸神诞生之地……并没有多少人相信它真的存在。

    可它存在着,古神的残骸依旧漂浮其中。过于强烈的愤怒让炽翼保留了自己的意识,缓慢地吸收着混沌之中的力量,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成为它原本所憎恶的另一种存在——接近于神的存在。

    那是千万年前它的祖先想做却没能做到的事。

    然而这样的成功已经毫无意义。诸神已经悄无声息地逐渐远离——他们抛弃了这个世界。当然,并没有谁会来告诉一条龙他们离开的原因。

    炽翼被困在了虚无之海。它没有足够的力量脱离,也没有足够的力量突破诸神留下的屏障,回到那个它原本应该统治的世界。它诱惑过精灵,也诱惑过人类。极北之光的祭坛被太阳神留下的圣器所摧毁,斯顿布奇的三重塔莫名其妙地被一个疯癫的法师扭曲……当它意识到安克兰也同样并未消失,而且仍在竭力阻挠它的时候,近乎疯狂的愤怒让它更为执着——它不会放弃。哪怕它大可以选择另一个更容易进入的世界,它也一定要回到自己的诞生之地。

    一次次失败的尝试之后,它以前所未有的耐心,决定像曾经的每一个神灵一样,培养自己的信徒。

    信仰之力,比人类逐渐忘却的要更为强大。

    那或许需要十分漫长的时间……但它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然而,在它做好了再等上千百年的准备时,斯科特被意外地送到了它的面前,充满了被好友背叛的愤怒,在虚无之中挣扎着不肯消失。

    它给了他一个难以拒绝的选择。

    它可以让他自烈焰中重生,让他能够为自己复仇,完成他放不下的心愿。但他必须帮助它凝聚信徒,为它做好归来的准备,消灭它最大的敌人。

    他最终的结局,取决于他能为它做到多少。

    那更像是一个交易。面对无尽的虚空,在怒火与绝望的煎熬之中,斯科特做出了让他后悔的决定。

    他唯一坚持着始终没有答应的,是全然接受它的赐予,信仰它,膜拜它,成为它真正的骑士……犹如他曾是尼娥的骑士。

    但他的生命从此与它相连,再也无法挣脱。

    他从来不是什么圣者。他只是个工具……是个背负着自己的罪责,走在一条绝路上的战士——他想要消灭的敌人,并不止一个。而他固执地认为,如果有人要在这场战斗中付出代价,做出任何牺牲,那只能是他……因为这是他的错。

    如果不是埃德无意间发现了太多,已经无法抽身,他大概会像对伊斯一样,牢牢地保守他的秘密。

    这确确实实是斯科特的错,可娜里亚再也说不出一句责备的话来。

    “我觉得我的头又大又沉,像个快要爆开的石榴。”泰丝呻.吟着倒进她怀里,“为什么那些死掉的家伙,没有一个肯死得透透的呢?”

    娜里亚飞快地看了伊斯一眼。伊斯的脸藏在窗边的阴影里,看不清表情,但他回望她的眼神……冷静得让她不安。

    “我想费利西蒂其实也知道点什么……”埃德挠挠头,“在她还年轻的时候,她就调查过极北之光的毁灭,也查过三重塔的秘密……很少有人会把这相距几百年,隔了差不多整个大陆的两件事联系起来。那不会只是巧合。”

    “那么她查到的东西,或许还在肖恩手里?”娜里亚猜测,“如果我们能弄到手,是不是会有所帮助?”

    “……你想干什么?”埃德警惕地看着她。

    “……帮艾伦送封信给肖恩?”娜里亚一脸无辜地回答。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