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逝者之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女孩儿竖起一根手指,眨了眨眼,满脸“哎呀呀不知从何说起”的困扰。

    “……我们能有多少时间?”肖恩问伊斯。

    伊斯低头去看燃烧中的水晶莲。那是一截不足小臂长的枯枝,侧生在枝条上那些小小的、状如莲花的花朵已经萎缩成黯淡的黄褐色,却仍带着水晶般的光泽,脆弱得仿佛一触即碎。

    每一朵花被点燃时都爆出一片小小的火花。它烧得不快……却也烧不了多久。

    “……明白。”女孩儿无奈地摊手,“长话短说。首先——”她转向肖恩,“无论是我还是拉贝雅,都不会希望以那种方式‘复活’……我以为你明白的。”

    在她突然沉静下来的眼神里,埃德似乎能看到那个在时间的磨砺中失去了青春的容貌,却让每一个人都心怀敬畏的,真正的“圣者”,但更让他惊讶的,是“另一个费利西蒂”的名字。

    但如果费利西蒂真的是“那个”拉贝雅的后代,似乎也并不奇怪。

    “这个世界需要你。”肖恩平静而坚定,没有一丝动摇,“正如你所说,我们不能仅为自身的需求而存在。”

    “呃……”女孩儿苦恼地交握双手,“我这么说过吗?……就算说过也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如果你了无遗憾,为什么徘徊不去?”肖恩蓝色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她半透明的影子,“我能感觉到你的存在……你无处不在。”

    埃德把脸扭到一边,耳根莫名地有点发烧——这句话为什么听起来这么不对劲?

    “因为我不放心呀!”女孩儿烦恼地踢腿,“而且我好像没有地方可以去……算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肖恩,我告诉过你很多次,有正确而坚定的目标是件好事,但你不能因此而罔顾他人的意愿!”

    “……所以你不愿意?”肖恩终于肯让自己面对这个问题。

    “当然!”

    “……可这是必须的。”

    “……”

    ——一个死结。

    “有时候我真想拿你的头盔砸开你的头,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怎么会比最顽固的矮人还要冥顽不灵……”女孩儿仰天叹息。

    “这是你自己选的圣骑士团长。”伊斯冷冷地提醒。

    “因为他的顽固能弥补我的随意。”女孩儿无奈地摊手,“大多数时候,我们配合得挺好。我知道他并不完美,可我也一样……肖恩,我不是神,拉贝雅也不是……再说,我也不想成为神。”

    苍老的圣骑士沉默不语。他依旧站得笔直,仿佛永远也不会被任何事物所击倒……却能从其中看出一丝脆弱与仓皇。

    “……换一个问题。”埃德开口道,“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们要怎样才能击败安克兰和炽翼。”

    “噢……”女孩儿低声说,“这可是个大问题。事实上,即使有我的帮助……那也很难做到。”

    她挺直了脊背,正襟危坐,稚嫩的声音异常严肃:“我知道你们拥有了阿克顿之剑……但是,听我的,那柄剑不能使用!”

    伊斯微微皱眉。

    “那难道不是你硬塞给我的吗?”他恼怒地问。

    “那是拉贝雅……但也总比落到安克兰手里要好吧?”女孩儿瞪大眼睛,“那柄剑的确能够切开空间……但问题是,你不知道这个世界和另外许许多多个世界是怎样保持着微妙的平衡。一个裂缝足以摧毁一切,更何况是与虚无之海相连的裂缝!为了抵抗它的侵蚀,地狱才会存在……我知道你有多么讨厌那些被称为神灵的‘外来者’,伊斯,但他们的确为保护这个世界尽了最大的努力。”

    “……然后又抛弃了它吗?”伊斯冷冷地说,“干得好啊。”

    “他们不得不离开……”女孩儿叹气,“你可以视之为抛弃,也可以视之为自由。或许终有一天,在时光的尽头,你能在他们那里得到答案……而现在,我所知道的是,那是安克兰或炽翼都不可能给予的自由。我花了一百多年的时间寻找他们留下的每一点痕迹,以我的了解,他们可都没有什么宽容的胸怀。顺从,或死亡,或许将是他们唯一会给出的选择。”

    埃德有些茫然地眨着眼。在这焦头烂额的几个月里,他所关注的无非都是身边的人和事……似乎直到此刻他才清楚地意识到——或愿意接受,他身不由己被卷入的冒险,已经变成了“拯救世界”这样沉重的负担……那甚至让他觉得有一丝荒谬。

    “所以,无论以什么方式,你到底能不能帮上忙?”伊斯问得一点也不客气。

    女孩儿低头沉思。短暂的沉默里,水晶莲燃烧时哔剥作响的声音,清晰得让人心惊肉跳。

    “简单来说,你们只有两个选择。”女孩儿抬头,平静的双眼中带着愧疚与同情,“而除了将我所知的一切都告诉你们,我也的确帮不上什么忙……抱歉,我原本以为,我还有足够的时间……”

    .

    最后一缕青烟消散在夜色中时,埃德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女孩儿的身影在那之前就已经消失。水晶莲尚未烧到尽头,清澈的池水便在闷热的夏夜中结起薄薄的冰层——身处另一个世界的灵魂,已经无力承受这样复杂的交流。

    埃德一阵阵地发着抖。不是因为池水逼人的寒意,而是因为他不得不明了的一切。

    那还远远不是“一切”……却已经让他无法接受。

    他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伊斯的手臂,仿佛不紧紧地抓住点什么,他就会被无形的漩涡卷到世界的尽头,漂浮在永恒的虚无之中。

    他没有做好准备……一点也没有。

    伊斯的脸色比他还要难看。他死死地瞪着冻结的池水,直到越来越厚的冰层发出一声碎裂的清响,整个水池像被过度冰冻的水罐一样爆裂开来。

    “你听到了。”肖恩平静地开口,“牺牲永远是必须的。”

    “那又怎样?”金色双眼冷冷地瞪着他,“她说了我就得信吗?”

    他反手抓住埃德,粗鲁地拖着他大步离开。

    “会有别的办法。”他告诉埃德,也告诉他自己:

    “总会有办法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