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法则(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成功了吗?”

    一直等候在楼下的娜里亚从椅子上跳起来,急切地询问。

    然而并没有人回答。埃德怔怔地看了她一眼,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两眼发直地匆匆爬上楼,径直冲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脸上从未有过的神情让她不安,却也阻止了她继续向另一个人不依不饶地追问。

    伊斯一只脚已经踏上了楼梯,又迟疑地停下脚步,看着她欲言又止。

    他们向彼此保证过不再有任何秘密,但是……

    “……去吧。”娜里亚轻声开口。

    泰丝悄悄地溜到她身后,探头向上看。伊斯的身影刚刚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她就立刻踮起脚尖准备往上窜。

    娜里亚一把拖住了她。

    “现在不行!”她压低了声音,却异常认真,“给他们一点时间。”

    “叽。”诺威在泰丝的肩头发出赞同的声音,半月形的小耳朵警惕地抖了抖。

    他当然没打算偷听。只是……房间里不知哪个角落,似乎传来一点异样的响动。

    .

    埃德把多利安殷勤地送来的一大堆衣服扒出来扔到床上,在衣箱的最底层,找到了他塞在那里的卷轴。

    他几乎已经放弃了从这个卷轴里找到什么有用的消息,甚至怀疑过这不过是奥伊兰为了让他陷入混乱故意扔给他的东西,即使的确是他自己在一两百年前写下的文字,记载的也的确是斯科特和他的同伴们发现安克兰的故事……却并没有任何实际的用途,也没有隐藏任何让他绞尽脑汁地寻找了许久的秘密。

    然而……

    埃德呆呆地蹲在地上,瞪着卷轴上那些暗色的纹路。它们看起来实在天衣无缝,仿佛只是因为岁月的流逝而自然形成……他是不是该称赞一下那个一百多年前的自己?

    “你相信她?”

    伊斯带着怒意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而他听得出那藏在愤怒之下的惊惶。

    “……我相信你。”他回答,把摊在地上的卷轴转了个方向,往伊斯那边推了推,“告诉我,她是在撒谎吗?”

    伊斯瞪着卷轴,像瞪着一条令人厌恶的毒蛇。但他不能否认,即使在黯淡的光线之下,他也能分辨出卷轴上看似天然的纹路里,藏着他熟悉的文字。

    龙语。几乎没有任何人类,甚至连精灵也很少能掌握的古老语言,音节铿锵而简洁,笔划却异常繁复。长长的一截卷轴,埃德密密麻麻的笔迹已经足够用通用语讲完一个故事,蜿蜒在字迹下的线条里,却只藏得下龙语中的一个词。

    最让他心寒的那一个——“杀”。

    “杀了斯科特。”

    “别告诉伊斯。”

    “别相信尼亚。”

    三句话,三个来自过去或未来的警告,藏在三个不同的卷轴上,不知道埃德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怎样的情形之下留下来……令人惊讶地简单直白,却带着森森的寒意和浓重的阴影,让伊斯充满愤怒的同时,也充满了恐惧。

    “那或许算是一切的开始。”

    那个白发蓝眼的小女孩儿这样告诉他们。

    “这些卷轴原本藏在白石岛——伊斯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我在那里待过一段时间,为了弄清楚自己的身份……这些被太过小心地隐藏起来的警告让我觉得好奇,但白石岛的主人并不愿意提起这些,当时,我也并没有十分在意……”

    然后她离开了白石岛,成为水神的圣者。

    “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圣者,却也不能说不是。我和拉贝雅,我们是双胞胎,拥有的力量却截然不同。我的力量源自这个世界本身,就像白石岛的那些私语者……就像白鸦,而拉贝雅的力量,如我们所继承的血脉一样,来自水神尼娥。”

    但拉贝雅并没能出生就已经死去……她变成了费利西蒂脑海中的一个声音,在长久的时间里以一种特别的形式陪伴着她,直到她们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一直叫她莉莉……后来她给自己取名拉贝雅。我并没有什么特别执着的追求,可拉贝雅有她的职责……当然,因为她没有身体,那也就成了我的职责。”

    作为水神尼娥的第一位人类牧师的继承者,拉贝雅的“职责”中,颇为重要的一部分,是守护克利瑟斯家族。

    “说是‘守护’,却也没什么特别的任务,差不多就是看着他们,别让这一族死绝了而已……瞧,克利瑟斯家族……是阿克顿与卡玛的后代,而卡玛在成为圣者的时候……已经怀孕了。那个孩子并没有死,他被交给了拉贝雅——几千年前那个拉贝雅。那是一个意外,但某种意义上……他也算是神的血脉。”

    漫长的岁月里,延续在血脉之中的力量逐渐微弱,却依旧存在。赫莉娜?克利瑟斯的力量或许是最强的,但她并不能承受。费利西蒂让肖恩把她带回柯林斯神殿,原本是为了帮助她,却并没有成功。

    “我或拉贝雅都无法将她的力量从她的生命与灵魂中分离……她不会什么魔法,没有永恒的生命……但她是个可怕的预言者。她的双眼几乎能看到过去与未来的一切,尽管她无力分辨……”

    在她无数混乱无解的喃喃自语中,费利西蒂再一次听到了那三句话。

    “杀了斯科特。”

    “别告诉伊斯。”

    “别相信尼亚。”

    用古奥的语言,梦呓般柔和飘忽的调子说出来……诅咒般让人毛骨悚然。

    那时费利西蒂已经隐约明白这几句话到底因何而来。在诸神离去之后,阻止任何过于强大的力量控制这个世界,是她们最重要的职责。而她们早已知道谁是自己的敌人。

    一个古老的幽魂,一条被从这个世界驱逐的,心怀不甘的巨龙。

    最幸运的或许是……他们彼此为敌。

    费利西蒂能从往昔的历史中找到无数他们相互阻挠的痕迹,并试图找到能彻底解决问题的方法。诸神留下的力量迟早会消耗殆尽,不远的某一天,牧师们终究发现他们的祈祷再也没有回应,法师们则会意识到,如果他们想要继续使用魔法,就必须找到另一个源头……

    在那之前,她们得保证这个世界如诸神所希望的那样……自由,直到存在于其中的生命,拥有决定自己的未来的力量。

    那些用龙语隐藏着警告的卷轴早已被费利西蒂从白石岛“借”了出来——白石岛的主人当然不会高兴,却也并不想因此而与她翻脸。

    他只是这样警告她:

    “有些法则,即使是神也不能随意破坏。”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