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 技巧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那块石板……那块连因格利斯也说“没什么用”的石板。当埃德终于记得提起的时候,他立刻就想了起来。

    虽然没人知道它到底有什么用——连弗利西蒂都无法确认。她和她的双胞胎妹妹只有一个未经证实的猜测,但如果那猜测是对的……

    它绝对有用。

    “……是你拿走了它吗?!”

    伊斯从床上跳了起来,恼怒地瞪着白鸦。

    “拿走了什么?”白鸦一脸无辜地摊手,“老头子……跟你都不在的时候,那块木头根本不会允许我进入这个房间,你觉得我能拿走什么?以及,我又能拿去哪儿?”

    伊斯才不会相信她的鬼话——穆德是挺厉害,但还没有厉害到能够阻止她的地步。这个讨厌的女人只是不能离开木屋,在屋子里却没有什么地方是不能去的……而且,如果她能够创造出黑门那样的玩意儿,关于那些石板和石板上的符号,她很可能也知道点什么。

    但他不可能逼她说出来……他没办法逼她说出来。就算是斯科特大概也做不到,这世上唯一能从她嘴里掏出点真话的,或许只有那个已经死掉的老法师。

    意识到这一点的冰龙沮丧地移开了视线,恼怒地瞪着丢失了那块石板的书架——至少它不会对他冷嘲热讽。

    “当然,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白鸦带笑的声音仍不肯放过他,“你知道,我一直都在这里。”

    ……说得好像你很愿意待在这里似的。

    伊斯忍不住腹诽,却已经学会了把这种对白鸦来说不痛不痒的讽刺吞回去,以免跟她陷入什么愚蠢且无用的言语纠缠——这个女人已经无聊得快要发疯,那正中她下怀。

    反正他又不能弄死她……他真的不能弄死她吗?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眉心在各种纠结与无力中扭成一团。已经没有人会在这里等着他来欠下另一个人情……而他们需要一切可能的帮助。

    在等待中失去了兴趣的女法师耸耸肩,懒洋洋地转身准备离去。

    “……等等!”伊斯叫住了她,而说出下一句话则需要更多的勇气——或者,只需要少一点骄傲:

    “我的确……需要你的帮助。”

    白鸦不无惊讶地回头。

    “……乐意效劳。”她说,黑色双眼瞬间笑意盈盈。那种过于纯粹的热烈让伊斯猝不及防,甚至有点狼狈地垂下双眼。

    他做好了准备来怀疑她的每一句话……他做好了准备要从各种别有用心的谎言中寻找一丝可能的真实。但说到底……她又骗过他什么呢?

    .

    在不得不等待朋友归来的时候,埃德又去了一次洛克堡,向茉伊拉请求进入黑塔的许可。

    茉伊拉在点头之前稍稍犹豫了一下。

    “你并不是最近唯一要求进入黑塔的人。”她告诉埃德,“父亲带回来的那位学者,罗伯?贝因鲁,这几天时常在守卫的陪同下在那里待上许久。虽然斯科特提醒过我最好不要再让任何人进入,但父亲对此有点不以为然……而那位老人看起来也只是单纯地对任何用文字记载下来的东西都很有兴趣。如果你觉得……需要独处的话,我可以先派人去看看。”

    听起来她似乎认为埃德进入黑塔是为了寻找帮助她“不对劲”的亲人的方法……这倒是没错,但如果不是听说“罗伯?贝因鲁”成天待在黑塔里,埃德也不会突然跑来做出同样的请求。

    他连连摇头,表示并不会打扰那位令人尊敬的老学者——当然也不会被打扰。

    踏入黑塔时他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哆嗦。伊斯和娜里亚都向他描述过这个地方的神奇之处……但那一瞬间他感觉到的,只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阴冷,蛇一般钻进血液之中。

    事实上,虽然有着无数恐怖的传闻,黑塔里的光线——至少人们能够安全地看到的这一部分的光线,阳光般明亮而柔和,像伯兰蒂图书馆一样,在微弱的魔法气息中,弥漫着书籍特有的,干燥而微朽的味道。从地板向上延伸,仿佛看不到边际的书架沉默地俯视着敢于进入这座高塔的人。埃德抬头看了一眼,只觉得那些书随时有可能砸到他头上,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

    他定了定神,向四周张望。不出所料,几排书架之后,那位“陪同”学者的骑士靠在角落里睡得正香,而满头白发的学者却不见踪影。

    埃德低头瞪着地面。他以为只有尼亚知道要如何进入底层……但那可是杰?奥伊兰……

    “我对藏在这座塔下的力量并没有兴趣——如果那是你所担心的。”

    老人的声音从他的头顶飘了下来,“或者说……我的兴趣没有大到愿意承担控制它的危险。”

    埃德尴尬地抬头。书架间隐藏着盘旋向上的阶梯,却没有扶手。奥伊兰的脚步像他记忆中一样沉稳……平淡的语气中暗藏的讽刺也跟从前一模一样。

    “如果你实在放心不下,不如向那位美丽的太后陛下揭穿我的身份?”老人瞥了他一眼,“听说她对你信任有加。”

    埃德沉默了一小会儿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很清楚,对着奥伊兰,他在口头上占不到任何便宜……他在任何方面都占不到任何便宜。

    “不是那样。”他索性坦率地开口,“我来寻求你的帮助。”

    奥伊兰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并没有出声。

    “你大概已经听说了那天晚宴后的‘意外’。”埃德指指自己已经平滑如初的额头,“小国王……和他的外公跟舅舅,似乎都有点……‘不对劲’,我只是想问问你是否知道些什么。”

    “而你居然没有怀疑是我下的手?”老人挑了挑眉毛,“令人惊讶……毕竟我以此闻名。”

    “我看不出你有什么必要做这种事。”埃德回答,“而且,虽然很像是你的风格,但这种方式……很有技巧,却不够强大。”

    他研究过奥伊兰。除了对乔金?德朱里的操纵显得过分粗暴之外,这位声名远播、让莉迪亚都要忌惮几分的死灵法师,在精神控制上的手法精妙绝伦,绝不会轻易让他这样对此一窍不通的家伙看出来……

    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霍安……爱格伯特,”他脊背一寒,脱口问道,“他在哪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