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一章 坚持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奥伊兰平静地看了他好一会儿。

    “啊。”他说,“你猜出来了。”

    对奥伊兰而言这样简单的陈述已经算是某种赞赏……埃德却只觉得毛骨悚然。

    一瞬间他差点吼出“你为什么没有关好他?!”这样的质问来。这短短的几年里他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危机,好几次死里逃生……心底最深的恐惧,却仍是低头看见穿胸而过的那一点刀尖带着血色的寒光,清清楚楚地听见自己的喉咙里冒出水泡破裂般的声响的那一刻。

    第一次真正面对死亡的那一刻……仿佛胸口无法消除的疤痕一样,深深地刻在他的灵魂之上。

    “他为什么……他到底……”他开口,言辞破碎得不能成句,只能再次紧闭双唇。

    奥伊兰看着他的眼神几乎带着一点同情。

    “不知道。”他回答,“所以我才会在这里。”

    “你在找他?”埃德竭力冷静下来,“巴泽尔跟他在一起吗?”

    奥伊兰摇摇头:“显然,对于他新的冒险来说,巴泽尔有点太过醒目……但他带走了那面镜子。”

    “你怎么会……”

    ——怎么会又一次被他得手?

    不假思索的问题因为老人唇边隐约的笑意而停了下来。

    “……你故意的。”埃德反应过来。

    “他痴迷于那面镜子的力量。”奥伊兰没有否认,“想要让他确实了解他的贪婪和不自量力到底会带来怎样的危险,没有什么比让他彻彻底底地失败一次更简单的方法。”

    而他显然不会在意这样的“失败”,会让旁人付出怎样的代价。

    埃德靠着书架,只想蹲到地上去。他就知道,每当他想要找到什么答案,找到的都多半只有更多的麻烦。

    “……那么你待在这里又有什么用?”他努力挤压着脑子里残存的思考能力,“看到你的影子他绝对会有多远逃多远。”

    “这个嘛……”老人若有所思地眯起了眼睛,“大概是因为我没有料到,他终于能找到一棵可以依靠的大树……虽然那已经是一棵无根的死树,却依旧有足够的力量,像这座扭曲的黑塔一样屹立不倒。”

    埃德瞪着他,脸色渐渐发白。

    那个被诅咒的名字就在舌尖……也许他应该相信,它真的是被诅咒的。

    ……可这说不通。

    他怔怔地想着。如果真是他,他有什么必要让霍安来做这种事?他自己明明更擅长……

    “你知道他是谁。”老人紧盯着他,“……你见过他了。”

    埃德并不否认。在奥伊兰的面前,试图隐瞒什么事,通常都是徒劳的。

    “你也见过了。”他强迫自己直视对方似乎能看透一切的双眼,并在其中捕捉到一丝他从未见过的东西——恐惧。

    见过,并且明白自己并不是对手……所以才会故意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故意出现在埃德面前——而他又一次傻乎乎地把自己送上门来,“寻求帮助”。

    “……在逃的是你。”他突然醒悟过来,“你干了什么?”

    “如果不能藏身于比敌人更深的阴影之中,那就站到阳光之下。”老人扔给他含糊其辞的回答。

    “作为一个死灵法师,你就不担心会被阳光烧成灰吗?”埃德没好气地反问。

    奥伊兰淡淡地看着他,笑而不语。

    埃德明白了——他就是那把遮阳的伞,既大且傻。

    “终于,我们似乎又一次有了共同的敌人。”奥伊兰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在他耳边,“我能够让你们‘不对劲’的小国王恢复正常,那很简单……但正因为太过简单,我建议你还是静观其变。在弄清楚敌人的目的之前贸然破坏他们的计划,通常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又一个“盟友”……何其幸运——埃德的自嘲苦涩而无力。

    “……好吧。”他说,“问题是,我不打算‘静观其变’。”

    他迎着奥伊兰冷下去的视线,毫不退缩。

    “解除那些魔法,”他说,“然后我们再来谈谈‘共同的敌人’。”

    他可以被利用,但有些人不能……有些坚持,他不能再后退一步。

    奥伊兰看了他很久,久到他心中发毛……又或许其实并没有那么久。

    “如你所愿。”

    老人平静地开口。

    .

    冰龙冲向地面的时候,翅膀掀飞了一角屋檐——寻常人家的院子,并不像神殿或城堡那样有足够的空间让一条龙来去自如。

    娜里亚没有冲出来抱怨什么,倒是埃德立刻出现在二楼的窗口,带着恨不能直接跳下来迎接他的热情拼命挥手:

    “伊斯伊斯!这里!我需要你!”

    刚刚变回人形的冰龙抬头瞪他一眼,跳起来抓住窗沿,从窗口翻了进去。

    他心情不佳……而埃德显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们对着彼此灰败的脸色看了一看,默契地暂时对各自的坏消息保持了沉默。

    “需要我干什么?”伊斯坐在窗台上,有点心不在焉地问。

    “就像我们之前说的,找到安克兰……而且越快越好。”埃德神情坚定——如果不是像只小狗一样蹲在满地废纸上的话,大概会更有说服力一点,“我已经找到了办法,但我需要你的力量来……呃,就像,作为一个轴心……”

    他随手摸过一张纸,在有限的空白处画出跟纸上原有的乱七八糟的符号一样莫名其妙的符号,比手画脚地开始解释。

    伊斯盯着他挥舞的手和快速移动的笔尖,却并没有听进去多少。

    是的,那是他们的计划。直截了当,不再彷徨于无数疑问之中,试图找出正确的道路——他们决定自己去走出那条路。

    但此刻,心底翻涌着隐约的不安,他发现他并不能做到他想要的那么坚决。

    “……你知道有些事‘快’不了吧?”他含糊地提醒。

    “我知道,我知道……”埃德叹着气挠头,“但我有把握……真的。”

    他抬起头,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朋友,神情却渐渐变得有些忐忑:“相信我!还是说……有什么不对吗?”

    伊斯沉默片刻,摇了摇头。

    “什么都不对。”他说,“但我相信你……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