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五章 涟漪(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这座塔从远处看笔直而纤细,像一根直指天空的长矛,近看时,塔基却恢宏如宫殿。

    埃德跟着安克兰穿过宽阔的大门,置身塔中,恍惚有种熟悉的感觉。他抬头仰望,并不意外地看见穹顶之上镶嵌的无数宝石,闪烁如漫天星辰。

    他想他脚下密布的符文,大概也跟无声之塔的密室……和极北之光外,希德尼盆地的荒野上那座神殿里祭坛上的符文差不了多少。

    所以……这里便是一切的起点。

    即便有巨龙的帮助,创造了这一切的安克兰,依旧是个无可置疑的天才……就像他创造了生命的父亲一样。

    埃德忽然可以明白那种怨恨与不甘,但安克兰的怨恨,或许是指向了错误的方向。

    他想这一切或许根本与诸神无关。

    安克兰沉默地站在一边,仿佛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之中。当一队精灵缓步进入塔中时,他也只是任由他们的影子从他的身体中穿过,仿佛毫无所觉。

    即使知道那不过是幻影,埃德也做不到如此淡定。他退到墙边,目光不自觉地被为首的精灵所吸引。

    那个精灵像人类的牧师一样穿了一身白袍,只是上面没有任何标记。他身材高大,却十分消瘦,白袍空荡荡的,仿佛藏在下面的只是一副宽大的骨架。他右手中一根手杖堪堪高过头顶,样式普通,杖首一颗蓝色宝石却璀璨夺目,流转的光辉照亮他深邃的五官和蓝中带绿的眼睛。埃德觉得他齐肩的卷发原本大概是金色……却不知为什么蒙了一层雾霭般的灰。在精灵之中他实在算不得英俊,脸还明显有点长……却有种隐藏在平静无波的表面之下的,冰冷而凌厉的气势,令人印象深刻。

    埃德忍不住看了安克兰一眼——他猜出了那是谁,但那几千年前真正的安克兰,和他眼前这一个,似乎已经截然不同。

    并不只是因为他窃取的这具身体外表上的区别。如今的安克兰依然能让人感觉到某种强大的、无形的压力,却失去了曾经的锋芒。

    安克兰全然无视他的好奇,只是安静地注视着那曾经发生……再也无可挽回的失败。

    当精灵们在符文边站定,另一个年轻的精灵才大步走了进来。埃德不可能错认那种目空一切的骄傲,和如烈火般炙热的气息……那个毫不意外地选择了一头火焰般的红发,却依旧保留着自己金色双眼的“精灵”……就是刚才那条吓得他呆如木鸡的炎龙。

    他看起来十分不悦,然而他的怒火在安克兰面前显然毫无用处。埃德聚精会神地看着他怒气冲冲地对着安克兰咆哮,而安克兰从容地回应,三两句话就让对方偃旗息鼓……在埃德抓耳挠腮地后悔自己没有学唇语的时候,炽翼已经乖乖地站在了符文的正中。

    埃德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他依旧听不到任何声音,但当精灵们开始吟唱时,他却仿佛能听到那首曾经如丧钟般萦绕在他耳边的歌,赞美那巨大的身躯,辉煌的火焰,无坚不摧的巨剑,红色宝石般的盔甲……

    无论这首歌到底有没有什么实际的用途,至少炽翼显得十分满意。他微微眯起了金色的眼睛……埃德也不自觉地做出同样的动作。

    他不得不如此。塔内原本柔和的光线渐渐亮到刺眼,那些镶嵌在穹顶上的“星星”越来越亮,亮得人难以忍受。埃德拼命地眨着眼,头晕眼花地觉得它们正在一颗颗自天空陨落,重重地砸到他的头上。

    然后,他再次听见一声巨龙的怒吼。

    他的眼中满是不受控制地涌出的泪水,模糊的视线里,站在符文中的炽翼,身形渐渐扭曲。他心惊肉跳地想起伊斯半龙半人时的样子……眼前的怪物比那要可怕得多。

    它的身体奇怪地肿胀起来,勉强伸展出的双翼一大一小,左翼像是被折断一般耷拉在身侧;它的脸凝固在从龙到人……或从人到龙间的某一刻,锋利的獠牙凸出在白皙的额头和火红的长发之下;它的四肢弯折出不可思议的形状,因为无法站立而伏向地面……

    埃德在它的怒吼声中听见难以忍受的痛苦,一瞬间几乎心生怜悯——伊斯也曾经经受过同样的折磨。

    他忍不住向前踏出一步,然而这一切他并不能改变。

    他望向安克兰。那张属于诺威的面孔上依旧漠无表情,几千年前的安克兰却只是勉强控制自己的惊讶与慌乱——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我骗了它,它骗了我。”

    埃德突然想起这似乎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而事实显然远比安克兰愿意告诉他的要复杂得多。

    他看见安克兰举起手杖,放声大叫着什么。周围的精灵们不安地交换着视线,却谁也没有离开,直到安克兰粗暴地将离他最近的一个扯离原本的位置。

    无能为力的精灵们终于匆匆离去。渐渐暗淡下来的光线里,安克兰笔直地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在他面前挣扎的炎龙。

    他双唇开合。爬在地上的炎龙抬头咆哮着回应,眼中的愤怒如此强烈,隔着几千年的时光,也终于让如今的安克兰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闭眼。”他说。

    埃德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却似乎依然能看见那一团瞬间爆发开来的、耀眼如星辰碎裂的光芒。

    他的心脏砰砰直跳。强烈的好奇让他在那一瞬之后冒险睁开双眼,却只看见一身白袍的安克兰跪倒在地,手杖断成几截,宝石的碎片如流星般飞溅开来……

    而他的生命已在那一瞬间消逝,血肉化为白骨,无声地跌落于地。

    那看起来……也不过是一具普通的白骨。

    埃德不知何时屏住了呼吸,发不出一点声音。他相信安克兰不会只是为了重温这并不令人愉快的回忆而重现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可他现在几乎没有余力去想“为什么”……

    眼前光芒一闪,那一头红发的炎龙,又一次骄傲地站立在他面前。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