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六章 涟漪(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他再一次对着安克兰咆哮,而安克兰再一次从容地回应……当炽翼带着同样不悦的表情,用同样的姿势站在了符文的正中,埃德才能确定,这并不是后续——炽翼从不曾以这种方式去而复返。

    这只是重复。

    埃德疑惑地大睁着眼睛,努力不错过任何细节。他不认为这是什么无意义的重复……因为尽管看起来依旧平静到冷漠,安克兰的视线却紧紧地锁在炎龙的影子上,一刻也不曾离开。

    精灵们再次开始吟唱,穹顶上的宝石被点燃一般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就像安克兰手杖上的那颗宝石一样。当炎龙的身体再一次被扭曲,埃德不得不忍受它饱含痛苦与愤怒的吼声,那声音在他的脑子里来回冲撞,撕扯着他的神经,却在他几乎要承受不住地抱头蹲地时戛然而止。

    一时的恍惚让他忘了及时闭上双眼……但并没有爆发开来的、强烈的光芒刺进他的眼中。

    时间仿佛被冻结了一刻,连光都似乎停留在空气中。下一个瞬间,一个小小的黑点出现在符文上方,像一只黑色的眼睛,无声地眨了眨。

    视线被扭曲的那一瞬,埃德恶心得想吐。当他从眩晕中挣扎出来,安克兰已如上一次一样颓然跪倒,血肉消融,白骨委地……一点宝石的碎片溅到了埃德的脚边,他低头看了看,默默地退得更远。

    他已经分不清什么是幻,什么是真……最好还是离什么都远一点。

    那个小小的黑点依旧漂浮在半空……不,那不是漂浮。埃德觉得那更像是空气里破了一个洞——而他见过同样的情形,就在圣墓之岛的墓穴里。

    “一个空间之上的裂缝”——伊卡伯德是这么说的。

    他至今仍无法确认那个“裂缝”到底从何而来。眼前这一个,却无疑与安克兰有关。

    他不知道安克兰是如何做到的,也不知道这有什么用……但他似乎改变了几千年前发生的某些事。

    “……曾经有人告诉我,‘时间’是连诸神也不可任意改变的东西。已经发生过的事,无论你试图改变其中多么微小的一点,都有可能付出无法预料的代价。”埃德缓缓开口,不自觉地握紧了手杖。

    安克兰淡淡地扫了他一眼。

    “那个半精灵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他说,“你的确该牢记他所说的每一句话——但我并没有改变任何曾经发生过的事……我所改变的,不过是一段被复制的碎片。”

    他抬起头,而埃德不自觉地追随着他的视线。他看见那些曾经璀璨夺目的星星……那些宝石开始黯淡下来,它们的光芒变得恍惚如梦境,离他越来越遥远……

    隐约看见头顶蓝色的天空时,埃德突然反应过来。改变的或许并不是宝石本身,而是这个世界。

    它正逐渐模糊,或许眨眼间就会消失不见。

    “你也最好牢记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安克兰的声音依旧清晰而平静:“下一次……我或许不会再有这样的耐心。”

    .

    伊斯瞪着手心那块碎片,控制不住地想要把它远远扔开。

    它让他头皮发麻。不只是因为那是块龙骨的碎片,还因为萦绕其上的,过于浓重的血腥气息。

    他撕裂过人类的身体,也面对过无数亡灵……即便是那些死灵法师们残忍的法术,也不曾让他这样不寒而栗——他好歹也是一条龙。

    龙从来不会觉得有什么力量是“邪恶”的。力量就是力量,只有强大与弱小的区别,没有光明与黑暗之分。

    但这块小小的碎片……像一滴燃烧在他手心的血,即使不能称其为邪恶,也实在是……十分不祥。

    “拿好它,拿好它。”

    那条老斑叶龙站得离他远远的,殷勤地嘱咐,“它会有用的——很有用。”

    伊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并不是自愿要拿着这玩意儿的……上一刻他还抱着双臂站在一边,冷眼旁观叶影围着一片平地一脸郑重地转来转去,像是在琢磨着要如何给自己挖个坑埋起来,下一刻,魔法之力如喷泉般毫无预兆地从平地下汹涌地冲出,而叶影扔出那块碎片的样子也像极了斯顿布奇那些往喷泉里扔硬币以祈求好运的蠢游客……

    然后,那“硬币”就莫名其妙地跑到了他手里——而它可不像是能带来一丁点好运的样子。

    它如此之轻,轻得仿佛能被他一口气吹走,又如此之重,重得似乎要沉进他的血肉里……

    手不自觉地一抖。他想起了埃德的描述……这玩意儿似乎的确曾经陷进泰利纳那个笨蛋的手心——如果它们真是同一样东西的话。

    他当然不会害怕。他只是……厌恶。

    然而在他把它砸到那个狡猾的老斑叶龙脸上之前,碎骨中央那个小小的符号,开始无声地改变。

    伊斯疑惑地收回了手。改变的不只是那个符号,还有它给他的感觉……它不再暴烈而冷酷,像一团他无法控制的黑色火焰,而是渐渐柔和下来,变成了……他手心的一朵雪花。

    他惊讶地看着那个原本血红色的符号变成一抹浅浅的蓝,两条微微弯曲的线条对称地向两边伸展,仿佛扬起的双翼,骄傲而自由。

    那灰白的碎骨温驯地躺在他手心,像是变成了他的一部分……像是变成了他身上的一块鳞片,无比自然,完完全全地属于他。

    “……解释一下?”伊斯抬起头,已经失去了把它扔出去的冲动。

    “啊……”老叶影眯起眼,“这很难。”

    “试试看。”伊斯冷着脸。

    “……看见上面的符号了吗?”老人抓抓他稀疏的胡子。

    伊斯的目光闪了闪,并没有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

    老人笑了。

    “你见过类似的符号。”他说,“说不定还大概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那又如何?”

    伊斯并不否认。

    叶影沉默下来。在伊斯失去耐心之前,他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我曾经看见你在希安湖边朝着水面扔石块。”他说,“你不妨……就把它当成那块激起涟漪的石头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