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七章 涟漪(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伊斯的眉毛挑起一个危险的弧度——他不可能满意于这样的答案……何况那块石头他根本就没能扔进湖里。

    “我无法向你追溯它的起源,有太多秘密湮没无闻……”老斑叶龙好整以暇地解释着。

    “……你不妨直接说你不知道。”伊斯说。

    叶影笑了笑。

    “即使是我也并非无所不知。”他承认,不再以过于漫长的前奏来消磨一条年轻冰龙少得可怜的耐心,“如你所见,这东西本不该存在。它结合了龙骨和诸神之语……创造它的无论是谁,要么过于强大到无所顾虑,要么就是个疯子。也许你只需要知道,它的上一个真正的拥有者是安克兰的父亲……那个倒霉的精灵法师用它创造了据说唯有神明才能创造的奇迹——他创造了生命。我想你可以把它当成某种……‘神器’。它的强大无可置疑……尤其是在注入了足够的力量之后,当然,它也会带来巨大的危险。可无论如何,至少在你我之间,它已经选择了你……也许你该因此而骄傲。”

    伊斯微微皱眉——他一点也不喜欢被“选择”。

    “别担心。”叶影轻易看穿了他的疑虑,“它并不会控制你,它只会服从你,像你冰冷的喷吐……像你的双翼一样由你操纵。”

    “而你——或安克兰,就这么好心地把它给了我?”伊斯本能地无法相信。如果这东西真有那么棒……为什么这个老家伙没有一点想得到它的样子,反而明显地避之唯恐不及?

    “……你真该学一学如何好好地听别人说话。”叶影忍不住叹气,“我说‘它选择了你’……你是有哪个词听不懂?我需要换成人类的通用语吗?”

    伊斯的脸不自觉地有点发热,却依然将信将疑。

    “如果你不能相信我,也许可以试着相信自己的感觉。”叶影说。

    伊斯沉默着。那片碎骨安静地藏在他的手心,而他知道至少有一点,叶影没有撒谎——它并没有试图控制它,就像那只剩了剑柄也依然有着强烈意志的阿克顿之剑一样。

    他随时都可以扔掉它……又因此反而犹豫不决。

    这或许是另一种蛊惑。但送上门来的东西,他没理由再扔出去——他们总能弄清楚它到底是什么的。

    “这东西要怎么用?”他索性直截了当地问道。

    “当你需要的时候……你会知道的。”老斑叶龙的微笑几乎是慈祥的,“‘就像你的双翼’——如果你还有更多的问题,不妨去问问你的朋友,我觉得他很可能已经知道更多……也许有点太多了?”

    .

    伊斯在埃德凭空出现在他几步之外时就已经冲了过去。而他得承认,那个傻瓜神情恍惚魂游天外的样子,的确像是“知道得太多”,且消化不良。

    “……嘿。”

    埃德直到他冲到他面前才像是突然惊醒一般咧咧嘴,“……我回来啦。”

    伊斯没好气地瞪着他,好不容易才把提起的手放了下去。他有点明白为什么娜里亚那么爱猛拍他的后脑勺了,有些人就是那么……让人控制不住地想呼上一掌。

    似乎察觉到什么,埃德本能地缩了缩脖子,却还记得十分礼貌地向叶影点头致意——那更像是种下意识的动作。

    然后他瞪大了眼睛。

    “……你是那条龙!”他说。

    “我是。”叶影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希望你有好好地向修安大人解释我的‘失踪’……他大概很难接受他认识了几十年的老梅什居然是条龙。”

    “修安大人……去世了。”埃德的声音低了下去。

    “……是吗……”“老梅什”喃喃低语,眼底有淡淡的失落一闪而过。作为人类的这一生,在他漫长的生命中不过短暂如一梦,却并不是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我想我该告辞了。”片刻的沉默之后,老斑叶龙平静地开口,“我想你们已经不再需要我……也许在我死之前,都最好不再需要。像我这样的老骨头,实在已经经不起折腾。”

    “又不是我们把你扯进来的。”伊斯恼怒地说,“如果不喜欢,你干嘛要自己搀和进来?”

    “是啊……为什么呢?”老斑叶龙笑了。他向他们点点头,微微佝偻着身体,像个真正的、年老体衰的人类那样,拖着脚步缓缓离去。

    “……他为什么会在这儿?”

    过了好一会儿,埃德才有点茫然地问道。

    伊斯想了想,忽地将那片碎骨扔了过去。

    埃德反应敏捷地伸手接住,又在看清那是什么的时候差点把它掉在地上。

    “这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他叫道。

    “你有什么感觉?”伊斯紧盯着他。

    “什么感觉?”埃德莫名其妙,“这东西曾经像条会吸血的虫一样钻进泰利纳的手心里……它恶心死了好吗?!”

    他一脸厌恶地用两根手指夹起那玩意儿,眼神渐渐疑惑起来。

    “……这不是那一块吧?”他说,“感觉似乎……完全不一样。”

    他凑近仔细看了一眼,舒了一口气:“不是那一块呢,上面的符号不一样!”

    伊斯嘴角抽了抽,劈手夺了回来。

    “我们晚点再来说这个。”他说,“你……见到他了?”

    埃德点点头,神情复杂。

    “我们最好还是先离开这儿。”他说,“这地方让我浑身发痒……”

    他向前迈了一步,一瞬间却突然失去了平衡,摇摇晃晃地像是要栽倒在地上。

    他能感觉到伊斯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而他本能地伸手反握,否则……他觉得自己似乎被会被冲走。

    被时间的洪流,冲到不知哪一个角落……就像凯勒布瑞恩一样。

    安克兰声称他并没有改变曾经发生过的任何一件事,但显然有什么已经被改变——否则他又有什么必要多此一举?

    或许只是水面上一点微弱的涟漪,不足以改变流水的方向……却足以改变水面上一片落叶的命运。

    但他不能离开这里,不是现在……他不能只是一片落叶。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