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 幸运者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安克兰静静地站在原地,直视着逼到眼前的匕首,一动也没动——即使身后有另一个影子如幽灵般无声地钻出来,悄然将短刀贴上他的后颈,他也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那些锋利的武器甚至没有割破他的肌肤……他们不可能伤害他,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是诺威?逐日者的身体。

    一个被爱着的幸运者的身体。

    他在泰丝琥珀色的双眼里看到一丝挫败的焦躁,更多的却是……就像她自己常说的那样,“死撑到底”的固执。

    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他从容地从他们面前消失时,唇边有一点难解的笑意。

    .

    “泰丝!”

    娜里亚破门而入,看到的只有面对面举着武器互瞪的红发女孩儿和总是缺乏存在感的影舞者。

    “……你们在干嘛?”

    她问。

    “……没干嘛呀。”

    泰丝收回手,懒洋洋地把匕首抛起又接住,“只是想试试看他到底有多快嘛。”

    娜里亚将疑惑的目光转向精灵,精灵却只是默默地低下了头。

    “芬维?”埃德适时地在门边向他招手,“能不能来帮我一个忙?”

    木门在身后关上时,精灵仍能听到娜里亚低低的声音:“你能不能别再欺负他啦?我知道他以前追杀过你们,可是……”

    “发生什么事?”埃德轻声问道。

    芬维怔怔地看着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该配合泰丝撒谎呢,还是实话实说呢?

    他能听懂安克兰那两句简单的古精灵语……他怀疑泰丝也一样能听懂。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明白泰丝为什么要对她的朋友们撒谎。

    人类的心思实在太过复杂……女孩儿们的心思,大概还要加倍的复杂。

    “啊……算了。”埃德挠着头叹气,“我需要你帮我送一封信给银叶王……”

    他犹豫了一下,才轻声补充:“一封信……和一样东西。”

    .

    “大受欢迎”的埃德在匆匆赶到洛克堡时就隐约意识到等待他的大概不会是什么好消息,菲利脸上的阴云则迅速证明了这一点。

    “嘉德失踪了。”他低声告诉埃德。

    嘉德?卡洛斯并不是个因为自己是国王的亲舅舅就游手好闲的骑士。他担负着整个洛克堡的防御,忠实且勤勉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那让他的失踪很容易被察觉——这大概算是件好事。

    “一些获选的骑士本该在今天宣誓,成为洛克堡的守卫。”

    忧心忡忡的茉伊拉已经无力掩饰自己的憔悴,“可嘉德没有出现,哪里都找不到他……他会去哪儿呢?”

    埃德和菲利交换了一个眼神。这个……他们大概可以猜得出来。

    “父亲气坏了,但我想他更多的是在担心……”茉伊拉迟疑了一下,“我觉得他已经……恢复了正常?”

    她满怀期待地看着埃德。

    “他,和小国王——虽然那小鬼还是很令人头痛。”菲利说,不无惊讶地捅了捅埃德,“你干的?”

    “呃……一个朋友。”埃德在慌乱中脱口道:“尼亚……他有些办法可以消除……那种魔法。”

    菲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我听说过他的名字。”茉伊拉微笑时,眼角已经有细细的纹路,“他是斯科特的朋友……希望有机会能见见他,我至少该当面向他表示感谢。”

    你见过的——埃德默默地想,大概还不止一次。

    菲利的神情也变得有点微妙。

    “还是先找到嘉德……呃,夏顿伯爵再说。”他说。

    小国王大方地给了他的舅舅一片富饶的新领地。此时此刻,埃德只希望那位年轻的骑士有足够的幸运……还有命去受封。

    .

    嘉德?卡洛斯站在一片黑暗之中,瞪着面前的石棺发呆。

    周围并不是绝对的黑暗……一片昏暗朦胧的光线,如雾般漂浮着。但那并不能减少他内心的恐惧——他不愿承认的恐惧。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或许一开始是知道的,可现在,他好像已经忘掉了原本的目的,只是呆呆地站在这里,听着自己的牙齿咯咯作响,心跳声沉重如鼓。

    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还在洛克堡……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还在原本的世界。

    他觉得这里大概是地狱的某个角落。

    他在迷宫中徘徊了许久才找到这里……又或者,是这具石棺找到了他。

    石棺上密布着他看不懂的符文,但他至少知道那是危险的。他绝对不该碰触它——所以当他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按在棺盖边缘时,他的心几乎就从喉咙里跳了出来。

    但他没有放开手。恐惧之中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诱惑……他迫切地想要知道,石棺里到底有什么。

    他开始用力。棺盖并没有封死,石头相互摩擦时的声音让人牙根发酸,却莫名地鼓舞着他。

    被推开了大半的棺盖失去了平衡,重重地砸在地上。那一声闷响让嘉德稍稍清醒了一点。

    战士的本能被同时唤醒——他感觉到了危险,却终于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紧握住剑柄,小心翼翼地探头向石棺内看去。

    他没有看清什么东西……没来得及看清。一只手猛然从石棺里伸了出来,牢牢地扼住了他的咽喉。

    那力量根本不像是人类……那温度也不像是人类。

    冰冷,僵硬,如金属铸就的手指死死地卡在他的喉咙上,一丝丝抽走他的温暖与生命。嘉德怀疑对方轻易就能扭断他的脖子……却并没有这么做。

    他在玩弄他,他在享受他的挣扎。

    力量在迅速地消失。慌乱间,勉强拔出的剑掉在了地上。嘉德拼命地试图掰开那铁钳般的手指,却渐渐无法再思考。眼前黑雾弥漫,他本能地伸出一只脚抵住石棺,用力向后挣。

    恍惚中他听见一声怒吼——更像是野兽的咆哮。脖子上的手一松,他整个人向后跌倒,结结实实地砸在地上。

    法术制造的光芒如闪电般划破黑暗。嘉德艰难地抽着气,不由自主地闭上双眼蜷成一团,嗡嗡作响的耳边却传来意料之外的声音:

    “安特?博弗德……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死?!”

    嘉德猛地睁开眼睛,挣扎着努力爬起来。

    那是阿格尼丝的声音!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